撞鬼手记

返回首页撞鬼手记 > 第九章 牛逼老道

第九章 牛逼老道

  “我日你妹!”确认了那残疾鬼的确在教师公寓之后,我抱着黄鸡就蹦了起来,踩着楼梯蹬蹬蹬的就跑了上去,也顾不上多想,直朝着那半截翁的方向便狂跑了去。

  可我刚跑下楼,便忽然注意到,男生宿舍前边空旷区域的杂草里边,有一个黑影在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嘛。

  我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起来,心想狗日的,该不会那玩意儿已经‘命令’人从楼上跳下来了吧?要是那样的话可就糟了。

  幸运的是,我手上还抱着黄鸡,要是那玩意儿敢偷袭我的话,哥们我还可以求救黄鸡,让黄鸡救命。

  我蹑手蹑脚的靠近,全身都进入戒备状态:“什么人?”

  当时我甚至都已经做好听‘桀桀’阴森冷笑的准备了,甚至手上的黄鸡也准备抛出去了。

  “果然是你小子。”我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老头儿猥琐的冷笑声,我很快便明白了声音的主人,狗日的不正是那个看太平间的老东西嘛。

  那个经常和尸体打交道的老东西忽然出现在这里,让我感觉浑身不自在,有种和尸体呆一块的感觉。

  我尽量压抑住内心的恐慌,开口问道:“原来是你啊,你深更半夜的来我们学校干嘛?”

  “那你深更半夜的抱着黄鸡,在宿舍楼上瞎转悠是想干嘛?”老头儿笑着问道。

  “我……我说我在降妖除魔,你信么?”我说道。

  “信,当然信。而且我就是为了帮你除魔才来的。”老头儿忽然笑着道。

  “哦,帮我除魔?”我愣神了:“你别跟我开玩笑啊,我这人经不起玩笑的。”

  “谁跟你玩笑了。”老头儿笑着道:“我来问你,你是不是楼观道的传人?你师傅是不是楼观道的高手?”

  “楼观道!”听这老东西竟然知道楼观道,我瞬间便惊愕了:“你怎么知道楼观道?”

  “因为我就是楼观道传人之一。”老头子一脸骄傲表情的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老头儿我特牛掰,特崇拜啊!”

  崇拜个屎,牛掰个屁,这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想法。

  “你怎么知道我是楼观道的?实话跟你说吧,我根本就不是楼观道的。”

  “你不用欺骗我,我又不是看不出来。”老头子嘿嘿笑着道:“你今天白天通灵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是楼观道传人了。”

  “我白天通灵了?”深更半夜的听到通灵两个字,我被吓得浑身不由哆嗦了一下:“开什么玩笑,我通灵了?不可能吧,通灵我怎么不知道?”

  “今天你不是说,你听到你死去的同学哭了吗?实际上当时你同学的鬼魂就趴在了你后背上,对你哭呢。因为你们两个的生辰八字挺配的,加上你这段时间阳气太衰,所以你同学的鬼魂能轻易的爬到你的后背。”

  老头儿的一番话说的我脊梁骨发凉,要不是这老头儿正儿八经的跟我说,我甚至怀疑这老头儿是深更半夜的故意来吓我。

  “你可别吓唬我啊!”我狠狠的盯着老头儿道:“你要再吓唬我,我就大叫非礼了,到时候对咱们都不好。”

  “哎,我就纳闷儿了,你说祖师爷怎么会选你这个小不正经的当楼观道传人呢?”老东西无奈叹了口气:“别不相信我说的话,你不是说,你听见你同学说上衣口袋吗?待会儿我带你去检查一下你同学的上衣口袋,你不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吗?”

  我想了想,他说的倒也是,当即便点了点头:“好,要是让我发现你撒谎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哎,按辈分我好歹也是你师叔啊,你小子就不能对我放尊重点?”我对他总是充满敌意,估计老头儿也有些不愿意了:“说吧,你师傅到底是哪位?”

  “你真的就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哼,可惜你猜错了,我可不是楼观道传人,更没有什么楼观道的师傅,我就是一普通的学生而已。”我对老头儿道。

  “行了行了,在我面前还保持什么狗屁神秘感啊。”老头儿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先帮你降妖除魔吧。”

  我这才想起了正事儿来,忙问道:“对了,你刚才看见那半截翁了吗?我发现那半截翁就在楼上晃来晃去的啊。”

  “那是我的戏法儿。”老头儿道:“其实你看见的是这个。”老头儿说着,便是指了指放在地上的一个纸扎,虽然简单,但大致轮廓我还是看清楚了,就是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而已,另一个人没有腿。

  这要是放在那亮光处,就真的好像有个半截翁牵着一个人在晃悠。

  “你妹,你他妈耍我。”我骂了一句:“会出人命的,你懂不懂啊!”

  老头儿嘿嘿笑了起来:“出个毛啊,就你这水平还降妖除魔,我看你还没降妖呢,妖怪倒是先把你小子给上了。放心吧,今天那玩意儿不会出来了,时辰早就已经过了。对了,之前那个小胖也是你安排的吧。”

  我心中好一阵惶恐,好像心思能被这家伙给看透似的,要不然这老东西知道那么多关于我的事?比如他知道我来找半截翁,知道小胖是我安排的,知道我看到这纸扎会跑下来,甚至知道我可能被鬼给上了……

  “咱回去吧。”老东西对我道:“那玩意儿只在至阴的时刻才能出现,现在已经过了至阴的时刻,不会出现了,回去之后我好好开导开导你这个弟子。”

  说着,便佝偻着腰,背着手走在了前边。

  这老头儿身上有太多秘密,另外我也挺想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如果有的话,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存在?有没有地狱,有没有转世轮回,有没有阴阳交合……

  一时间我的脑海便被各种好奇所充斥,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

  于是我跟在老头儿的身后,往殡仪馆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还是有点不放心,心想这老东西到底靠谱不靠谱啊,万一半截翁再来祸害同学,那我心中的愧疚感岂不是又要加重。

  好容易回到了屋子,老头儿打开门,转过身冲我笑着:“你说你来就来吧,还拿什么东西啊!”

  说着,便把黄鸡给拽了过去。

  我心中一惊,忙拦住老头儿:“你想干嘛?”

  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咱不知恩图报,也不能惨遭老头毒手啊。

  “这么肥的鸡,不吃了对不住咱的肚子啊。”老头儿冲我笑笑。

  “不行,这是我救命恩人!”我情急之下,说出了这个让我都没脸皮说出的话来。

  “谁给你说的。”老头儿看了我一眼:“我说你怎么就这么笨啊,鸡血才是至阳之物,配合上糯米才对鬼神僵尸有用。这么肥的鸡,除了能让你看起来比较傻逼之外,没半点驱魔作用,你懂了吗?”

  我愣了一下,心中还是有些不服气:“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祖先就有用鸡驱魔的典故。”

  “哦,用鸡驱魔?你相信……”

  我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可是我爷爷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啊,抱着一个鸡,吓跑了一个千年女鬼。”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跟我说说。”老头儿看了一眼窗外,然后拿起柳叶在眼上抹了一下。

  我看了一眼窗外,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接着便将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哦,怪不得啊。”老头儿说道:“我说他们怎么总是跟着你,还以为是要害你性命呢。”

  “什么意思?”我再次被老头儿这句话给吓到了,浑身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老头儿倒是并未说什么,只是点了三炷香,然后插进了香炉里边,放到了窗户边上,小声的念叨着:“各位好兄弟,多吃点,呵呵,也真够难为你们的。”

  麻痹啊,当时我吓得身体僵硬了,狗日的搞毛啊这是,老东西不会有神经病吧,这什么情况这是?

  要知道隔壁就是太平间啊,哥们儿当时我没被吓得尿裤子就算非常不错了,这场面忒吓人。

  然后你们说我看见了什么?

  在安静无风的夜里,那几株烧着的香竟好像被风吹着似的,燃烧的很快,大把大把的烟雾朝着窗外飘去,然后凭空消失。

  就好像被人吞掉了一般。

  外边有东西!

  我第一时间便意识到了这个让人蛋疼的窘境来,瞬间吓得浑身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小刘,过来给你家保家仙磕两个头吧。”老头儿对我说道,表情相当的肃穆。

  不知为何,我这会儿竟感觉老头儿挺有威严的,他的话就是命令,让我不能拒绝,于是我按他所说的去做,走上去便哐当哐当磕了两个响头。

  之后,老头儿便把我叫到桌子上,一五一十的解释了起来。

  原来,当初吓走那千年女鬼的,并不是黄鸡,而是躲在鸡窝里的一窝黄鼠狼,俗称黄皮子,我们那里称之为:槐树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