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四章 到底谁更凶

第十四章 到底谁更凶

  我看着二叔,发现他此时不再看我,而是盯着那个棺材抬出之后的地面若有所思起来。而徐麟也跟他一样,拿着罗盘跟桃木剑,死死的盯着地面,此刻林三水都不敢出言打扰,谁都不知道这阴阳先生在想什么。

  “挖!撤掉顶篷,问题不在这个棺材里,而是在地下。”徐麟指着爷爷的坟坑之下道。他说着,在整个坟坑周围转了一圈,在地面上插了一圈小旗子,我数了数,总共九只杏黄色的旗帜,上面写着奇异的花纹,仔细的看,倒像是道教的符箓文案。

  这个徐麟可能刚开始是看爷爷是刚刚去世没多久,并没有放在心上,看来鬼这玩意儿跟酒一样,也是分年代的。越陈年的就越厉害,可能爷爷的坟坑下面,就是一只陈年老鬼。

  只是我纳闷儿,爷爷的坟地刚好在别人的棺材上面,这真的是巧合?

  徐麟插完杏黄小旗之后,拿着桃木剑让村民们开挖,但是此时村民们被这阵势整的是真的怕了,完全没有刚才的力气,后来还是林三水威逼利诱,这才几个人合伙,跳下了坟坑。

  可是挖了半个小时,直挖的几个村民气喘吁吁,还是屁都没有。村民里有一个我认识的,叫林嘎子的就对道长道:“先生,您会不会算错了?这里面啥玩意儿都没啊!”

  徐麟盯着罗盘,道:“继续挖,里面绝对有东西,放心,此时是正午,再大的妖孽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作祟,况且我还在这里摆上了真武七截阵,放心的挖!”

  林三水也从一开始的五十块加到了一百块。看着忙碌的林三水,我心里忽然不是个滋味,说句掏良心的话,他是个挺不错的男人,怎么就会绝户了呢?

  金钱的诱惑,计划生育小分队的威逼,加上徐麟的干劲儿,让村民们来的人不得不干下去,这些人本来来就是凑个热闹,估计到现在这情况肠子都要悔青了,这小热闹看的,怎么就越来越不对劲儿了呢?

  直到这里都快要挖出水来了,本来的黄土已经变成了黄泥,徐麟对大伙儿道:“继续挖,就快了!”

  他说完,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一脸的担忧,我听到他自言自语道:“水属阴,怪不得成了气候。”

  他话刚落音,就有人叫了一声!挖到了挖到了!村民们就开始疯了一样的往外面逃窜,林三水拿了一把铁锹站在坑外,骂道:“谁敢上来我一铁锹拍死他!徐先生不说话,谁都不要妄动!”

  “我说林三水你差不多点,给你面子别不当面子使!有本事你自己下来!”现在这个社会,跟生产队的时候不一样,干部们手里有生杀大权,其实现在的村民对林三水没有多大的畏惧,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在背后议论他绝户的事儿。

  面子这种事儿还真的是,给你了你接着,不给你面子,你还能揭下来?林三水被这一句话气了一个大黑脸,没办法,拿起绳子就也下到了墓坑之中。抬头问阴阳先生徐麟道:“徐先生,现在要怎么办?”

  “抬上来!”徐麟黑着脸道,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的紧张与不安。

  林三水都下去了,村民们也没有说什么,我这时候伸出头看了看地下的那个棺材,人群遮挡之中,之能看清楚一个大概,这个竟然是一个红色的棺材!

  村民们很快捆好了棺材走了上来,这时候我才看清楚这个棺材的全貌,很小,比爷爷的棺材小了不是一个档次,我都怀疑,这他娘的会不会是一个小孩子的棺材?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小呢?

  这个棺材倒是没有出现刚才的情况,因为小而且体积还小,很容易被村民们给拉了上来,村民们把这个拉上来之后,才算是真的完成了任务,而且刚才已经跟林三水翻脸了,不用在照顾什么面子,一溜烟的全部都闪电般的跑掉,谁愿意拿生命来凑热闹?

  现场一下就剩下了五个人,我看了看二叔,他盯着那个红色棺材,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任何的意思,老爹不关心这个,而是去清理爷爷的棺材上的泥土。现在精力在这个红色棺材上的,也就我们三个。

  “徐先生,这是个娃娃的棺材?”林三水问道,他在此时竟然跟我想到了一起去了。

  “不是,这是一口镇尸棺,这里面的这个主儿,是以前就曾经诈尸过的,被某个前辈高人封在了这个棺材里,只是因为近年来水量的增加,水冲淡了墨斗线,而且水属阴,这里面的东西被水阴滋养,成了气候。”他走了过去,擦掉这个红色棺材上的黄泥巴。

  我们这才看清楚,这个红色的棺材上面,缠着黑色的细线,缠了好多圈,并且这个棺材的棺材板儿上,就刻了一个巨大的符箓,就是我们在电视上经常见到道士们干掉僵尸的鬼画符。

  “那怎么办现在,一把火吧这玩意儿烧了?火是至阳,能除尽世间一切的妖魔鬼怪。”林三水咽了口口水道,想不到他竟然还懂这个,不过我随即就释然,火烧僵尸的桥段,可是经常出现在电视里,他知道这个也不奇怪。

  徐麟走过去把地上没有发挥出明显用途的杏黄色小旗子全部都收了起来,摇头对林三水道;“如果单纯的火烧可以,前辈高人就不会用镇尸棺把他封印起来了,说句实话,如果我早知道这里有这么厉害的玩意儿,我都不会来,这个东西不是我能处理的了的。道行不够。”

  我在初听这句话的时候,还以为这个徐麟要因为这个红色的棺材要价钱了,意思是本来是来搞定你爷爷的事儿,现在多了这么个厉害的东西,得加钱。——不是我不能处理它,是一千块钱不能处理他了。

  我就道:“徐先生,事儿你要搞好,总不能半途而废,钱我们好商量。”

  徐麟斜眼看了我一眼,道:“因为一千块钱我至于跑到这里来?年轻人我告诉你,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还你们村长一个人情,我们方外之人最讲究因果,一个渊源就可能会导致以后的大麻烦,三水,这样子,我依旧欠你一个人情,这事儿我处理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了,阴阳先生徐麟连着一千块钱都不准备收,收拾好他的家伙儿就准备走,我跟林三水死活都拦不住他,这时候忽然二叔一部跨在了徐麟的身前。说道:“朋友,做事儿讲究个有始有终,这边挖出来这么个棺材,您就丢下这副烂摊子不准备管了?”

  “你有意见?”徐麟也火了,看着忽然拦路的二叔道。

  “意见不敢有,但是您刚才也说了,方外之人最为忌讳因果,难道您不认为,就这样丢下去,才是您以后的业障?这个棺材丢在这里,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万一失当,整个村子都遭了殃,这才是最损您阴德的事儿吧?”二叔不说则已,一说,就把这个徐麟说的哑口无言。

  徐麟嘴巴张了半天,最后叹口气道:“这位兄台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说一句不嫌丢人的话,这东西我处理不了,上面的符箓,是龙虎山张姓天师嫡系的手法,需要张天师来出手的邪魅玩意儿,小道我真的处理不来。”

  二叔忽然看了我一眼,然后拉着这个阴阳道士徐麟道:“先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徐麟看了看二叔,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还是跟二叔两个人走到了另外的坟边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窃窃私语了起来。

  “你二叔搞什么名堂?”林三水满身黄泥巴的问我道。

  我耸了耸肩膀道:“他这个人神秘兮兮的,我也不知道。”

  林三水叹了一口气说道:“说实话,在今天之前,我还以为怀疑他搞得鬼呢,他来你家,来的太突然了,更何况,也就是他来了之后,咱们村儿才出了这么多的事儿,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个扫把星投胎衰星降世了。”

  “三水叔,那倒不是,我二叔这个人,就是话不多,人还是不错的。”我看到本来在摆弄着我爷爷棺材上泥土的老爹听到林三水这么说我二叔,一直都挺温顺的他立马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瞪了林三水一眼。

  老爹是个好人,他是兄长,我可以随便说我二叔的不是,但是外人不行,这就是老爹的态度。

  林三水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对老爹歉意的一笑道:“老哥,我这人就这样儿,就事儿论事,你别往心里去。”

  没过一会儿,徐麟和二叔就从那边走了过来,走过来的时候,徐麟依旧是一脸的为难,道:“这位兄弟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这事儿我真的做一半儿丢下了,传到我师傅那里也不会轻饶了我,但是先说好,我只能试一试,真不行我也没办法。”

  林三水对这个徐麟是崇拜的很,就道:“徐先生您尽管做,您也说了还有个师傅,真不行请他老人家来不就成了?别有心理压力。”

  徐麟脸一黑,道:“我师傅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

  林三水瞬间满脸的黑线。

  之后我们也没有闲扯太多,村民们虽然都抱头鼠串,可是他们只是在更远的地方看着,并且人越聚越多,倒是搞得我们几个跟小丑儿一样,徐麟的办法相对来说非常的复杂。

  这个上面刻的有龙虎山张天师嫡传符箓的棺材,里面的这个玩意儿肯定是阴气极重,现在贸然的打开一旦他治不住里面的东西,全部的人都要跟着遭殃,他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一个散阴朕,慢慢的排掉这个棺材里面东西的阴气,这个过程,要七七四十九天,到了那个时候,里面的力气排的差不多了,他才有把握开棺,除掉里面的东西,当然,就算那个时候,他的把握也不是很大。

  而我们眼下要做的就是,这个红色的鬼棺肯定是不能在这里了,必须得找人抬回去,而且抬棺的人不能是处男,甚至最好都不要用男人,女人最好。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有点纳闷儿,因为我之前在小说里电视里看到的对付阴灵的办法就是用阳,阴阳相克才好,怎么现在这里面的东西阴气过重,还选属阴的女人?

  徐麟道:“这位小哥儿倒是有点见识,你说的不错,但是那就阴阳相克,用纯阳的舌尖血,童子尿,都是阳气极重的东西,可以辟邪,可是那是对付阴灵用的,而我们此时要做的是导,导出棺材里的阴气,这叫好比一个身体虚弱的人虚不受补了一样,此时要是让这个棺材里的阴灵接触到纯阳之气,它会变得躁动了起来,说到底,就是现在我们不能惹怒它,上面的墨斗线已经不太牢靠,他躁动起来怕封不住它,只有以阴气接近它,慢慢的散掉它浓烈的阴气才行,类似于用一个小伤口,慢慢的排出它体内的血液。”

  我虽然说不是听的很明白,但是此时却感觉这个办法真的挺靠谱,本来玄而又玄的东西,被徐麟这么一说,还挺有科学道理的样子,看来以前我听人说易经才是最难去参透的科学,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林三水当然是对徐麟言听计从,他拍胸脯保证道:“徐先生您放心,山里的婆娘不比男子的力气小,我这就去村里叫几个婆娘过来抬棺材。”

  徐麟点了点头,林三水领命而去,这时候徐麟对我道:“这个棺材既然挖出来了,就不能再接触到地面,火为至阳,土能克火,而火能克木,木中又以桃木最为辟邪,你去找个地方,砍点桃木枝过来,做成一个架子,等下我有用。”

  桃木辟邪,这我知道,几乎都不是秘密,而我们村儿就有桃园,砍两棵桃树做个架子也不费多大劲儿,给他百八十块就行,我想到这里,就点了点头。也跟林三水一样的领命而去。

  我刚走,父亲就也被指派了出来,我故意放缓了脚步,等父亲走到我身边儿的时候我问他道:“徐先生让你去干什么?”

  “他让我去找一个地方,要平时人少,又足够大去放置那个红色的棺材,我看以前你三爷爷住的祠堂就不错,我回去收拾收拾。”父亲道。

  我想想也是,这么一个鬼棺就算放在我家里,我估计都会坐立不安,也只有放在祠堂里最为合适,说句难听的话,就算它再怎么厉害,祠堂里可还是有我林家的列祖列宗的,你就算是再大的好汉,也架不住人多是不?

  可是我这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二叔,发现他不在有任务,而是跟徐麟站在一起,我甚至看徐麟对他的样子,还颇为恭敬。

  难道刚才在那个坟后面他们两个的悄悄话,是二叔恐吓了徐麟,所以他有点害怕二叔这个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的人?

  转眼我们俩就走到了村口看热闹的人群之中,有个大婶儿还问我道:“小凡,听说挖出来棺材了,凶不凶?这个先生能制住不?”

  “它再凶,能有胖婶儿您的胸前凶?”我白了她一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