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五章 此间事了

第十五章 此间事了

  “你这孩子也跟着二蛋那兔崽子学坏了!”胖婶儿嗔了我一眼,说不出的风情万种,看的我赶紧逃离的现场,一路直奔山脚下的桃园儿,看桃园的老人我得管他叫七爷爷,跟三爷爷是不出五服的弟兄,他们这一大家子,这一辈儿的人一起八个,三爷爷排行老三,因为读过私塾识字的原因,混的最好,也最差,因为三爷爷终生未娶。

  这个七爷爷生前跟我爷爷关系很好,看到我来,对我笑道:“小凡,来砍桃木吧?你说你爷爷也是,生前多好一人而,怎么就死了不消停了呢?随便砍,你不来我都准备给你送过去,拿着桃木枝狠狠的抽你爷爷一顿让他还胡闹!”

  “七爷爷,估计我得砍几棵呢,我爷爷闹腾,是因为他占了别人的地儿,我看桃木,不是抽他,是为了对付别人。”我道。

  “你说啥?你爷爷占了别人地儿,老么不是埋在祖坟里?”七爷爷瞪大眼睛问我道。

  “对啊,就在我爷爷的棺材底下,挖出来一口红色的棺材,别提多邪乎了,我砍桃木就是阴阳先生说,用来对付那个红色棺材里的家伙的,先生说了,只要搞定那家伙我爷爷就能安心去投胎。”我道。

  “不可能不可能,咱们这个村儿,老祖宗搬过来才多久?这里以前压根儿荒无人烟,怎么可能会埋有人?要埋也是埋的林家人,可是要是埋的林家人的话,老三能不知道?”七爷爷道。

  我一听也挺纳闷儿的,因为我也在今天看到那个红色棺材的时候感觉不可思议,它出现的实在太突兀了,我们这里甚至连一丁点儿的传说都没有,可是这话我三言两语跟七爷爷也说不清楚,就道:“可能在我们这里第一代先人搬过来的时候,那个棺材就存在了,这谁知道的,挺邪门儿的,七爷爷,去给我拿个斧子来,我得赶紧砍树,太阳下山了就不妙了。”

  “这怎么可能呢?祖坟里怎么可能有外姓人的棺材?”七爷爷念叨着,去他的小屋给我拿斧子。

  而我也在想七爷爷刚才提出的问题,真的是奇怪透了,在我们林家的先人搬来之前,这里屁的人都没,怎么可能会有棺材?

  想到这里,我一把拍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尼玛为什么在我林家的先人来之前这里荒无人烟呢?会不会是这里之前本来是有人住的,就是因为闹鬼,所以人全死了或者搬走了?

  不知不觉的,我的思维竟然渐渐的陷入了之前我看的小说里的情节。可是我却知道,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而是很小,因为在几百年前,中国绝对算的上是地广人稀,而我林家庄的先人在搬过来的时候,这里也没有人居住过的痕迹,而是一片荒草湖泊。

  或许唯一的可能就是有道教龙虎山上的高人,在制服了一个鬼怪之后。选中我了这里的风水,把这个棺材镇压到了这里,而我们因为不小心,刚好把爷爷的棺材埋在了这个赤色鬼棺的上面。

  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考虑这个,事实上纠结于这个也没有丝毫的意义,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把这个棺材给搞定,在七爷爷的帮助下,我砍掉了两棵桃树,并用钉子做了一个简易的支架,我躺上去试了一下,感觉还挺牢靠的,又麻烦七爷爷跟我一起抬到了祠堂。

  等我们俩到了祠堂之后,三爷爷的棺材已经被我父亲挪到了一边儿,因为三爷爷在村民中的地位绝对要比林三水这个村长高上一大截,此时还有人在棺材前祭拜,我们就把我刚做好的支架,放在了祠堂之中。就和七爷爷父亲一起来到了祖坟园,去看一下,他们要怎么的挪动那个棺材。

  林三水来村儿里叫女人去抬棺的事情没有那么顺利,祖坟里的情况可是男人都要被吓得落荒而逃的,很少有女人敢去做这事儿,而且就算女人敢,家里的男人也不肯,所以林三水转了一圈,只叫到了白珍珠一个人。

  白珍珠就是二蛋子的老婆,这个女人能把二蛋揍的屁滚尿流的,绝对是个母夜叉级别的人物,而且她知道我跟二蛋的关系极好,在林三水一说是因为我家的事儿的时候,换了身衣服就来了。

  除了白珍珠,没有人愿意来。这就是林三水不如三爷爷的地方,如果是三爷爷发号施令,那绝对全民响应,用村民们的话来说就是:“你林三水家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呢,你让她们去,我就也让家里的婆娘去。”

  我也不知道这次林三水为什么这么尽心尽力的帮我家的忙,别人这么一说,他还真把林小妖和吴妙可两个人从家里拉出来了,拉出来干嘛,抬棺!

  这一切,都是我来了之后林小妖告诉我的,此刻人群中几个婶儿嫂子们已经开始抬动棺材了,而林小妖和吴妙可在站在人群之外,我因为和吴妙可之间的那点事儿,此刻都不敢跟她说话,就问林小妖道:“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去帮忙?”

  “那徐麟说,不让我和我妈靠近棺材。”林小妖红着眼道。一个自卑的人是极其脆弱的,我知道,林小妖此刻心里肯定翻江倒海,认为徐麟想着她丑的都能吓到鬼。

  “徐先生跟三水叔比较熟,故意这么说,不想让你们娘俩干这体力活。”我安慰她道。

  “真的是这样么?”吴妙可开口问我道,我看到,她跟林小妖一样的,眼圈发红。

  我这才想起林三水那天酒醉对我说的话。

  你婶儿她,是个绝后命局。

  村里人也传言,吴妙可是一个白虎。

  这是人们眼中是不吉利的克夫命。

  难道徐麟是因为这个才不让她们俩靠近棺材?——我张张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脆弱的娘俩儿。

  我把注意力放在了棺材上,林三水不跟吴妙可站一块儿,在地的那边儿看着,看来他跟吴妙可的婚姻,真的已经到了危机时期。

  坟园里,现在全是女人,阴阳先生除外。这些女人一开始还吓得跟什么似的,可是抬起棺材之后发现没什么事儿,又嘻嘻哈哈了起来。此时的情景看着也非常的诡异,一群大老爷们在外面看着,一群女人笨拙的抬着一口红色的棺材。

  而徐麟,则拿着桃木剑,一边儿走,一边儿往路上撒着纸钱。

  嘴里念叨着:“玉虚道后人徐麟,敬请城隍爷,文武判官、各司大神、甘柳将军、范谢将军、牛马将军、日夜游神、枷锁将军借道。”

  就这么一路前行,我没看到徐麟嘴巴里叫的什么神的让道,反倒是沿途的男人都退避三舍,直到这个诡异的队伍到达了祠堂。

  徐麟站在祠堂前,却不走正门儿过,在里面转了一圈道:“一是正门儿又门神爷,二是祠堂的门和院落的大门不对称,要在一条直线上才利于阴气的排除,我们这一次不要是聚气,而是要散,所以这个大门不能走,正对祠堂的正门院墙要拆掉。”

  林三水大手一挥,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儿了,也不在乎再开一道大门。这时候闲着的男人们终于派上了用场。三下五除二就把院墙扒了一个豁口,女人们这才抬着棺材进了祠堂,把红色棺材放在了祠堂里我刚做好的架子上。

  不沾阳气,不近地气。

  这就是徐麟的要求。

  此时我父亲已经回家,因为这事儿,说到底让全村人的人都忙活着,还是因为我爷爷,村民们之间说什么感谢的话就不必了,但是起码今天来帮忙的男人女人,晚饭得在我家吃,这是礼节,所以父亲提前回家安排。

  婶子们嫂子们也回家洗洗,这个棺材真不轻,大热天的都搞得人满身臭汗不是个意思。

  转眼,祠堂里又剩下了我们几个人。

  徐麟在房梁上,贴了一张符,然后用一根绳子绑在房梁之上,绳子的下面,吊着一盏油灯。

  “这个散阴阵的阵眼就是这个油灯,下用桃木上点天灯,是阴邪都怕这玩意儿,此时的阵法就是困住了这个东西,但是伤害却不大,意思就是你跑也跑不了,就是慢慢的耗你,小兄弟,一件儿事儿特别要注意,在从今天七七四十九天之内,这盏油灯绝对不能灭,一旦灭了,就不要再找我,就算找我,我也没有办法。”

  我自然是要点头的,至于四十九天烧油灯的油钱,那都是小事儿了。

  此件事了,我们抽出人手,又找了一个地儿把爷爷重新安葬。

  第二天十点半,这是徐麟算出来的日子,三爷爷准时出殡发丧。

  沸沸扬扬的我爷爷逢七闹鬼的事儿,终于在村民们口中消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