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六章 放下执念

第十六章 放下执念

  徐麟在这边住了下来,按照他的说法就是,方外之人做一件事儿要有始有终,他要把这个红色的棺材处理好之后才会离开林家庄。当然,他不会住在我家,林三水经过了这次的事儿,本来的无神论者党员对神鬼之事信奉的不得了,恨不得把徐麟给供奉起来,加上林三水家的硬件设施的确是比我家强的多,徐麟就在他家里住了下来。

  而我,则负责给祠堂里的长明灯加油,这件事让我想起了我曾经异常痴迷的三国演义,里面诸葛孔明续命就用的长明灯,后来被魏延一下踢到,才结束了诸葛孔明传奇般的一生。

  所以我对这个长明灯真的很是照顾,因为看起来它似乎很屌的样子。

  此后爷爷的这次逢七,也真的天下太平了起来,逢七的这天早上,我打开院子的门,门外站满了乡亲们,都是关切的问我道:“小凡,你爷爷林老么他回来了没有?”

  村民们固然有看热闹的,但是也不乏真的关心我家的人,我向大家报了平安,心里对徐麟也是非常的敬佩,不管我对鬼神之说是否相信,邓伟人说了,不管是黑猫白猫,只要捉到耗子都是好猫。

  我出门儿转了一圈儿,感觉神清气爽,爷爷不再闹腾,我家屁事儿都没有,给我时间,让我忘记那个大学三年时候我嘴巴上没说却给我带来无尽伤痛的女人,彻底的融入到山村儿的生活,我还是一个普通人。

  娶妻生子,度过余生。

  等我回到家,父亲已经收拾妥当,他要去给风水先生徐麟送这次法事的钱,这个徐麟也真算是一个奇人,当时谈好的一千块钱,当天晚上父亲就要给他送过去,可是他死活都不要,就说这事儿其实真不算处理好,起码得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再不济也要过了这次的逢七,确定爷爷不来闹才能收下。

  而父亲跟我商量好的结果就是,本来这一千块钱对于人家这么一个世外高人来说就不是什么大的数目,要是真等到四十九天再去给,那不是个事儿,敢情人家忙四十九天才一千块钱?哥们儿还一个月一千块钱工资呢。

  把钱一送过去,此间事儿就算真的了了,徐麟嘴巴上说要待四十九天,我在放学之后回到家里,父亲就对我说道:“徐先生走了,说有事儿就让你三水叔去镇上请人家。七七四十九天的时候,他会过来安排这边儿的事宜。”

  日子一下子归于平淡之中,我在路上也见过几次吴梦可,她都低着头,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下,有时候我硬着头皮跟她打招呼,她也是心不在焉的应付一生。按理来说,林小妖都能看出来我看她的眼神之中包含的炙热,过来人的她应该不会看不出来。

  实际上我自己也无法区分我对这个女人的感情,是真的病态的喜欢?还是填补我幼时缺少母爱,自己对自己的寄托,还是可怜这个貌美却多坎坷的女人?这一切我都不知道,也未曾后悔过那一次我没有狠下心推到她结束自己二十多年的处男生涯。

  可是我知道,我们两个之间,已经再也回不到以前的那种自然而然的邻里关系,那一夜的旖旎时光,成了两人最大的隔阂。

  因为这个的关系,我甚至都躲着林小妖。

  假如以前是因为我无法接受她脸上巨大的黑斑的话,现在的我,则是无法面对她们母女。

  可是有些事儿,并不是躲藏就可以躲藏的了的,特别是对于林小妖这个执着的女子,这天放学之后,他就在学校门口拦住我,盯着我脚上的凉鞋道:“小凡哥,你为什么不穿我送你的那双鞋子?”

  那一双鞋子,在我的柜子里,千层底布鞋,最难的就是鞋底,完全就是用布一层一层的缝制而成,很费功夫,我无法正视林小妖对我的眼神,就躲到一边儿道:“现在天热,穿了捂脚,等凉快就穿。”

  林小妖哦了一声,看着我不说话,而我甚至连看她都不敢看,看着她的眼神,我有深深的负罪感,并不仅仅是因为吴妙可,更多的是我责怪自己的以貌取人。

  “小凡哥你是不是讨厌我?”她问我道。

  “没有的事儿,你别多想,赶紧回家吃饭吧。”说完,我夹着学生们的作业就要回家。

  林小妖在我背后气的跺脚,我甚至可以想象她脸上的失望表情,可是我能怎么做呢?我不可能去接受她,又何必去耽误她?

  “林小凡!”她大声的叫了我一声,声音气急败坏。

  我终于站住了身形,回头,她飞一样的朝我扑来,紧紧的抱住我,鼻涕一把泪一把,哭的撕心裂肺。

  我全身僵硬,没有推开她,也没有抱住她,任凭过往的村民对我们两个指指点点。

  末了,她狠狠的咬住我的肩膀,我还是不动,她咬了很久,哭的更凶。

  “好了小妖,很晚了,你该回去了。”我道。

  她还是哭。

  直到最后,她盯着我道:“你不喜欢我,从小到大,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我无言以对。

  我要怎么回答,林小妖所谓的对她好,只是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敢跟她玩的人,仅仅是因为在别的小朋友欺负她的时候我挡在了她的身前?

  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一个普通的举动,竟然在她小时候,就让她对我情根深种。

  我没办法回答她。不能欺骗她,更不可以说实话,谁知道偏执的她会做出什么傻事儿来。

  她说道:“小凡哥,没事儿的话,去看看我妈吧。”说完,她整理了衣衫,擦掉眼泪转身就走,走之前,甚至还对我挤出一个笑脸。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的那张脸的时候,心里最深处的时候,猛的疼了一下。

  当年在校园里,我视为今生唯一的她在对我说分手的时候,我也是对她挤出了一个笑脸转身离去。

  可是自己内心深处那一种无以言说的空荡只有自己能懂。

  我似乎多了一双眼睛。能看到林小妖留着血的心脏。

  一个可以为了一套房一个开了一辆普桑的男人就甩了你的美貌女人。

  和一个真心实力从小到大挚爱你的丑陋女人。

  林小凡,你到底选择什么?——在我的心底,自己给自己问了一句。

  破天荒的,我小声叫了一句:“小妖。”

  有些人若想要听不到你叫她,用喇叭也不会回头。

  有些人就等着你的一句呼唤,甚至可以听到你的低声呢喃。

  林小妖马上就站住了身形,愣愣的看着我。

  “给我时间。”我对她笑笑道。

  她瞬间欣喜若狂。

  而我也在此时,感觉全身都轻松。

  有些执念,放下就好。

  告别了林小妖,我去祠堂里添了灯油,检查了一下门窗,怕夜晚的风把徐麟布置的长明灯吹灭,因为之前我和林小妖的搂抱,让封建的村民们正在议论,我不想听到他们嚼舌根儿,就一直待在祠堂之中,甚至顺便擦拭了下祖宗的灵牌。

  看着这个让徐麟都害怕的红色棺材,我反倒没有那么恐惧。

  不管你死后是个什么样儿的存在,你活着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七情六欲茶米油盐。

  我一直待到天黑,才敢摸着小路回家,等我进了客厅,发现最近身体不太好的奶奶坐在饭桌前,父亲在那里抽着旱烟,而二叔则浅笑的看着我。

  我心一沉,恨不得骂娘,刚才在学校门口的事儿,此时定然已经传进了我家人的耳朵里。

  我挤了一个笑脸出来道:“奶奶,你们先吃就行,以后不用等我。”

  奶奶哼了一声,道:“小凡,奶奶知道咱们之间有代沟,但是这话奶奶就撂这儿了,林小妖绝对不行,咱不说那个吴妙可是个绝后命,那林小妖什么长相?你知道别人怎么说她的不?黑猪转世!我林家就出这么一个大学生,你娶个这个,不怕连你老爹的人都丢了?”

  “妈,你别这么说别人。”父亲抽着烟皱着眉道。

  我拿着馒头,搞得尴尬的要死,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跟奶奶解释,因为她说的就是事实,我如果跟林小妖成了,邻里会怎么议论我?——挑来挑去就挑个这个,还不是看人林三水是村长,有钱?

  父亲只是制止了奶奶一下,不再说话,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的态度,这件事儿,他也不赞成。

  奶奶其后没说什么,总之一顿饭没有给我什么好脸色,这顿饭吃的我味同嚼蜡,我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接受林小妖。

  可是,此时的压力,让我何去何从?

  毕竟我不是小说里的男主角,有无与伦比的力量和勇气。

  我叫林小凡,就是一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