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七章 二叔身上最大的疑点

第十七章 二叔身上最大的疑点

  我草草的吃了饭,泡了一杯浓山茶,走到了外面,我需要去静下来,思考一下我今天冲动做的决定。

  我出来没多久,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是我老爹,他抽着烟袋走到我旁边道:“走吧小凡,出去走走。爸有话跟你说。”

  我知道,他要说的,肯定还是林小妖的事儿,可是我能说什么?我能说我完全是在林小妖身上找到了曾经被甩的我的感觉,所以才接受的她?

  走出了村儿,我们爷俩儿沿着小路一直走着,父亲没说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直到转的我两条腿都痛了,老爹又装了一烟袋的烟对我道:“小凡,你长大了,小妖是个好姑娘,男人一辈子,找一个真心诚意对自己的女人就够了,你奶奶是个老顽固,不用听她的。”

  “爸。”我张了张口,看着他,无言以对。

  “爸年纪大了,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感情,但是我估计,你也是因为可怜她吧?千万不要因为这个,你可以可怜她一时,却可怜不了她一世,等你不再可怜抛弃她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才是最可怜的,决定了要人家姑娘,就要去静下心来,发现姑娘身上值得你喜欢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长久,当然,说句不该说的话,你爸我是没资格说这句话的,因为我跟你老娘谈不上什么感情,可是时代变了,我们那时候,只要有个媳妇儿就好,情啊爱啊,吃都吃不饱谁有空管爱情?”父亲自嘲的笑道。

  “爸,其实妈挺好的。”我道。

  “对,是不错。起码安静,有时候我感觉你妈其实不傻,她是个聪明人,在看我们这一群傻子,当然,这是自我安慰,好了,不说这个,好好对人姑娘,那娘俩都是可怜人,你辜负了人家我可不依。”父亲说道。

  “爸,您放心,您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我道。

  “好,有你这句话爸就放心了,其实我早就想把你叫出来谈谈,并不是真的因为小妖那姑娘的事儿,是你二叔,你一直在跟我说,你二叔身上疑点太多,不是爸傻看不出来,是我能说什么?就看他跟爸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咱们既然出来了,就跟你说说他,怎么说呢,我也感觉奇怪。你二叔身上最奇怪的一点是什么你知道不?”父亲问我道。

  我想了一下,二叔身上的疑点实在太多了,你要我现在忽然的去挑一个最大的,我还真的挑不出来。就随便捡了一个道:“就是他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在我们这个小山村儿里忽然住下来?”

  父亲抽着旱烟袋道:“不是,你算算,你爷爷在回到林家庄之后,遇到了你奶奶,然后有了我。如果说你要叫他‘二叔’的话,那就是在有了我之后才有的他,更可以说,他是你爷爷在和你奶奶结婚之后,跟别的女人生出的孩子。这个你可以理解吧?”

  我瞬间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道:“您的意思就是爷爷在回了林家庄之后就和奶奶结婚,并且一辈子未曾踏出过林家庄半步,奶奶又管爷爷管的严,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跟别的女人之间有什么不正当关系。更不可能去过山东聊城对不对?”

  父亲点了点头,道:“因为我们俩长相的问题,所以他是跟我是兄弟,这不可否认。可是就时间来说,他应该是你爷爷在回林家庄之前跟别人生的孩子,所以,他只能是你大伯,而不能是你二叔,现在你想想,他一回来自我介绍,就管我叫哥哥,让你叫他二叔,似乎对我们家,我的年龄了如指掌,是不是很奇怪?”

  父亲说的我陷入了沉思,这是一个非常好算的帐。爷爷在林家庄之后没机会偷腥,有机会也是在林家庄之前,那二叔的年纪,绝对比父亲大,可是,他为什么在一开始回来,就让我叫他二叔呢?

  “而且我听你爷爷说过,他在部队的时候,的确是在山东聊城打过仗,他是不是在那里认识你二叔的娘,这个谁也说不准,谁让他还没来得及交代就去了呢?”父亲叹气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假如二叔是哪咤三太子那样的人物,怀胎三年的话,那还有可能。”我看气氛紧张,就我们爷俩,没必要整的太过凝重。就开玩笑说道。

  “去你的,不过小凡我跟你说,你怀疑你二叔,这可以,暗中去调查,也可以,这个疑点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不管叫叔还是叫伯,他都是我们家的人这无疑,但是你不能表明了问他,你爷爷在林家庄生活了几十年没有去看过他们,这就是我们家对你二叔的亏欠,你妈这样,你应该明白单亲家孩子的难处,更何况还是你二奶奶拉扯一个孩子?几十年前的未婚先孕,那可是要浸猪笼的。我听说吴妙可跟林三水闹离婚的事儿基本上已经成了定局,吴妙可这事儿你上点心,真不行就同过林小妖劝劝吴妙可,她真能成你二婶儿,那绝对是亲上加亲的好事儿。”父亲说完,站起身道不早了,赶紧回去睡觉,明天你还得上课。

  他的话,却让我心中翻江倒海。

  吴妙可跟林三水,真的走到了离婚这一步?

  第二天,在去学校的路上,我就发现了人群中对我的指指点点,夹杂着那些嫂子们婶子们的议论纷纷,短短的一个晚上,我和林小妖的事儿就被传的沸沸扬扬,我低着头,尽量的不去看他们,却竖起耳朵听他们的谈话,无非就是村长家一喜一悲,老的要离婚,小的丑成那样还能嫁个大学生之类的话。

  以致于在放学之后,我就又提着酒,去找林二蛋,旁敲侧击一下吴妙可和林三水的情况,本来已经消停了,怎么可能说离婚就真的离婚了?

  最终我也没有得到答案,因为这次传出离婚是因为有人在镇上看到了吴妙可和林三水夫妇,林三水走在前面,而吴妙可走在后面红着眼睛流着泪,所以回来就有了二人已经离婚的传言。

  “我说你怎么三句话离不开吴妙可?我今天听说你跟林小妖搞到一起了,我就琢磨着你小子眼光那么高怎么会看上那个丑丫头,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瞄上吴妙可了?小凡,真看不出来,眼光不错。”二蛋子几杯酒下肚,又开始瞎扯。

  “嫂子,二蛋子又醉了。”我对里屋扯着嗓子叫了一句。

  “别兄弟,我错了。哥不胡说了。”林二蛋马上压住我的胳膊道。

  “我爸说,如果他们真离婚了,让我撮合一下吴妙可跟我二叔。”我这么对林二蛋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儿,吴妙可那个不会下蛋的,你二叔瞧得上?”林二蛋问我道。

  “谁跟你说她不会下蛋的,她没问题,你别胡说。”我有点恼,二蛋什么时候跟村儿里的女人一样变成长舌妇了?

  “你怎么知道她没问题?”二蛋纳闷儿道。

  “我。。有问题能生出林小妖?”我差点说出那天在林妙可的房间里,我看过她的检查表,可是立即转口,二蛋子的嘴巴我也信不过,我要是那么说了,指不定明天全村儿怎么传呢。

  我又跟二蛋闲扯了几句。也得不到什么靠谱的信息,就跟他们两口子告了别,出了门儿,就琢磨着去祠堂里给长明灯添点灯油。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的心绪特别的乱,只要在祠堂,那个现在旁人都不敢去的地方,才能让我静下心来。

  走到祠堂门口儿,忽然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哭声。

  因为在林二蛋家里我也喝了点酒。这一个哭声把我吓的全身冷汗都出来了。尼玛,大晚上的祠堂里,哪里来的哭声,难道长明灯灭了,红色的棺材里,跑出来一个女鬼?

  我在地上捡了一根棍子防身,慢慢的走近了祠堂的窗户,点破窗户纸,看到了在祖宗的牌位前,跪着一个女人,正在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这个人,竟然是吴妙可。

  看到她因为哭泣耸动的肩头,我的心也揪成一团。

  她是来等我的,这自我推测,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

  因为现在全村人都不敢来祠堂,只有我会在每晚,过来给长明灯加灯油。

  我知道她想做什么,我也知道我现在推门进去,很有可能得到每个男人想要得到的一切。可是我没有,我看着她在那边一直的哭泣,最终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有些事儿,不是我不想做,却不能趁人之危。

  利用一个女人的可怜之处去得到她,与禽兽何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