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八章 吴妙可自杀了

第十八章 吴妙可自杀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父亲叫醒的,他满头大汗的告诉我一个让我瞬间从迷糊中清醒过来的消息。

  林妙可自杀了。

  “在哪里?”我爬下床,开始穿衣服问道。

  “昨天晚上,就在祠堂里。”父亲说道。

  我一个晴天霹雳愣在当场,恨不得马上抽自己两个耳光!!昨天晚上我在祠堂看到的她,为什么没有推门进去?

  我穿好了衣服,夺门而去,直接冲到了林三水的家里,看到他家里挤满了人,这时候我倒是要感谢昨日大家对我和林小妖的议论纷纷,因为这个,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关心吴妙可。

  准女婿关心丈母娘无可厚非,不然别人会问我,林三水家的事儿,你那么上心干什么。

  等我冲进房间,看到林小妖呆坐在凳子上,浑身的血迹,都已经魔怔了,我摇了她两下,根本就毫无反应,只能大声的叫了一句:“小妖你醒醒!”

  她像是刚睡醒一样的把脑袋转向我,呆呆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哇的一声大哭扑到了我身上,叫道:“小凡哥,我妈死了!!”

  我拍着她的肩膀,示意她冷静下来,问道:“你别着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林小妖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告诉我,昨天晚上,林三水在家一个人喝闷酒,后来喝醉之后,骂了吴妙可两句,两个人并没有吵起来,林妙可一个人出了门儿,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去了祠堂,我发现了她。

  开始林小妖以为吴妙可是去串门儿,心情不好去邻居家里坐坐聊聊天很正常,

  可是等到十一点多,还没有回来,林小妖发现事情不对,就开始找,挨家挨户的找,找到我家的时候还问了我爸,可是那个时候因为我跟林二蛋喝了点酒,我睡的死沉死沉的,就没叫醒我。

  后来,找到了祠堂,那时候的林妙可,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她用一个破碗,隔断了自己的手腕儿。

  “那你妈现在人呢?”我问道。

  “被我爸爸骑车带着去了医院,我爸不让我去。”林小妖道。

  我舒了一口气,送去医院了,看来还没有死。——林小妖看到的,只是吴妙可割脉之后倒在血泊之中。

  “走,去医院看看,我带你去。”我对林小妖道。此刻我满心的负罪感,如果吴妙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真的成一个罪人了。

  假如我昨天推门进了祠堂,就算不和她发生点什么,劝慰劝慰她,她可能也不会自杀。

  假如我昨天没有喝酒,林小妖在去我家找人的时候我醒了过来,那时候可以准确的找到吴妙可就在祠堂里,也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

  这一切的阴差阳错和早知道,让我陷入了无限的懊悔之中。我再也顾不上人群中看我的眼光,拉上林小妖,回我家骑上那辆老掉牙的自行车就开始往镇上赶。临走的时候,父亲还塞给我几百块钱,让我去买点东西看一下,他是一个本分的人,我爷爷的事儿,林三水作为一个街坊,一个村长,可以说对我家仁至义尽,这个社会,你去哪里找那么尽心尽力的邻居?

  等我们赶到镇上,去了镇医院,林小妖的容貌再一次的引起了人群的侧目,这让本身就不怎么出门儿没见过市面的她像一只晕头蚂蚱一样的任凭我拉着手在一个个科室之中寻找。

  她是一个乡巴佬,我也强不到哪里去,我甚至不知道去前台咨询,去找哪一个科室,只是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挨个儿去找。

  最终,在急诊的走廊里,见到了蹲在地上抱着头满眼血丝的林三水,他看到林小妖,几十岁的男人,眼圈儿一下就红了,抽了自己一巴掌,骂道:“小妖,爸对不起你。”

  “我妈她怎么了?!”林小妖看到林三水这个表情这么说话,一下子就吓哭了。

  “还在抢救。”林三水说完,抱着头啜泣起来。

  林三水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枭雄式的男人,当然,这仅仅局限于我们那个村子,我小时候,他还年轻,意气风发的,在别的农民还在种地的时候,他就开始拉着牛车,在方圆的几个村子收粮食去卖,还会在镇上带一些时令的水果回方圆的几个村子卖。搞大棚,搞砖厂,激情四射,不然他能娶到还没出阁就美名远播的吴妙可?

  可是这时候,几十岁的人了,哭的像个孩子,心里相当的不是滋味儿,这还是在我爷爷坟地里号令四方村民的林家庄村长么?

  吴妙可的抢救一直持续到当天下午,才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了性命。用医生的话来说,失血这么多,能救回来简直就是奇迹,更何况,伤者自己本身,根本就没有一点求生的欲望。

  “你们到底对她做什么了?我见过自杀的人多了,还是第一次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还没有醒悟过来的。”医生问道。

  林三水张了张嘴巴。满脸的苦涩,医生摇了摇头没有再问,说道:“尽量不要去刺激伤者的情绪,她需要清净。”

  不管怎么说,吴妙可抢救过来了,我们三个人都呼出一口气,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在这里其实身份非常尴尬,在村民的眼中我可以是林三水家的准女婿,林三水面前我可不敢也不能这么伪装,就对他们俩道:“小妖,三水叔,既然婶儿没事儿了,我就先回去,跟村民们报个平安。”

  “别,你跟小妖在这儿照顾你婶儿,她现在肯定不想看到我,我回去把家事处理一下。”林三水从口袋里抓出几张钱递给我道:“想吃什么自己去买,饿一天了,叔先回去,明天一早就来。”

  我们去了吴妙可的病房,林小妖使劲儿的压抑着她的哭声,此时的吴妙可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是还高度昏迷之中,林小妖想过去看看,我拉住了她,告诉她现在病人还需要休息,可是她这里哪里肯。

  “没听医生说我妈现在不想活了么,只有让她看到我,她才想要活下去。”林小妖说了一个我不能阻止她的理由。

  接下来就是一对苦命母女的悲情桥段,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待着也不是个事儿,加上从早上到现在我真的是滴水未进,肚子早就饿的呱呱叫,就走出了病房,出去在医院门口打包点吃的,带了回去。

  等到我回到病房的时候,发现抢救了一下午,高危的吴妙可,竟然已经醒了。

  “婶儿。”我叫了一声。

  她对我点了点头,脸上甚至还对我挤出了一个惨白的微笑,我因为满是歉意,低着头也不好说话,只是默默的把打包的饭菜摆在桌子上,对林小妖道:“小妖,饿了一天了,吃了东西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看林小妖的脸,发现她满是黑痣的脸,竟然有些泛红。

  她显然也是饿坏了,还是端着饭问吴妙可道:“妈,你吃不吃?”

  “傻孩子,妈这样儿,还能吃饭?你吃吧。”吴妙可笑道。

  “小妖,你别让婶儿说太多话,赶紧吃吧。”我也对她道。

  林小妖端起碗,吃着面条,边吃边抹眼泪,吃到一半儿的时候,忽然大哭着扑到吴妙可的身上,道:“妈,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吴妙可虚弱的抬起手,道:“既然妈这次死不了,就不死了,阎王爷说了,我阳寿未尽,不收我呢。”

  我感觉,这样儿的场面我在就是多余的,尴尬的要死,我跟林小妖关系还没定,跟吴妙可又在那天来了那么一出,就想着吞几口饭出去,晚上找个小旅馆凑合一下。

  谁知道林小妖在我之前放下了碗,对我道:“小凡哥你照看一下我妈,我出去洗把脸。”她说完这句话就走,走之前甚至还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本来就感觉尴尬着呢,更别说林小妖走之后,我跟吴妙可又成了同处一室的孤男寡女。我的脑海又条件反射一般的自动回放十一岁那年我看到的场景,加上那一晚上我们两个的旖旎,让我不知不觉的就满脸通红。

  “婶儿,叔说今天不敢见您,怕您受刺激,明天一早他就来了。”我没话找话的说了一句。

  “昨天晚上,我在地上看到窗户那边投过来的一个影子,我知道,那就是你。”她却答非所问的看着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