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十九章 婶儿给你一回

第十九章 婶儿给你一回

  “对,是我。”我知道隐瞒不了,干脆老实回答。

  “我在去祠堂之前,去你家门口转了转,我知道你去林二蛋家喝酒了。”她又对我道。

  我口干舌燥,我又不是傻子,更不是情商的白痴,她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她去祠堂,就是为了找我,而且她说的话,还是在质问我,既然去了祠堂,既然看到了她,为什么没有推开门进去。

  我要怎么回答她?

  “小凡,你说,婶儿是不是特别贱?”她看着我,两行清泪顺着苍白的脸流了下来,看的我心疼的要命。

  “婶儿。。”我叫了一声。“您误会了,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

  “那你为什么不推门进来!!”她忽然咆哮道。

  我不知道如何作答。我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我不是圣人,更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如果吴妙可只是一个寂寞的少妇,那我早在那天就把该办的事儿办了,那叫各取所需。可是她这样哭着,让我怎么下手?

  “小凡,婶儿知道你是好人。你放心,婶儿只想要个孩子。”她红着脸道。

  “可是,婶儿。。”我心中狂跳不止,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样,一个黑色的头上长着魔鬼的角的一直在叫,上啊,不上就不是男人,另外一个洁白的,头上顶了一个天使光环的小人则再说,小凡不要,你这样与禽兽无异!

  “小凡,你是大学生,你相信鬼神么?“吴妙可脑袋像是秀逗了一样,不停的快速的转折话题,搞的此刻局促的我都跟不上她的思维跳跃。

  “我以前也不信,可是你爷爷的事儿,让我不得不信,其实你叔这个人,说是不信这些,其实他最信,甚至已经到了迷信的地步儿。我有时候就想,如果不是说有什么命局之说,为什么你叔没问题,我没问题,就是要不了一个孩子?”吴妙可说着说着,眼泪就又流下来了。

  “这次你叔要跟我离婚,并不是那个姑娘逼她,非跟我离婚不可,而是我在,他家里就不会有娃娃,用他的话说,我就是一个绝后命。”

  “那个姑娘第一次怀的孩子,我以为不是你叔的,可是他自己说,那就是,那个孩子没了,后来这姑娘又怀上,又没了。”

  “以前有个先生跟他说我的命局就是一个克夫绝后命,本来娶了我,他就要活不过四十岁,但是因为他祖上积德,让他不是一个短命相,他的孩子替他挡了灾,所以他这辈子就不会有儿子。所以说,就算他这时候跟我离婚,我也不怪他什么,我这辈子跟他,就给他生个小妖这样的女儿,他这么大岁数了,就算做出什么,都可以理解。”

  吴妙可说着说着,都泣不成声了起来。

  “婶儿,你需要好好休息,别说太多的话。”我对她说道。

  “可是我不信啊!!你说我这辈子,做过什么昧着良心的事儿?就算是有这个什么命,它怎么会就遇到我呢?”吴妙可道。

  “婶儿,这东西,你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是我感觉就算有,真的有老天爷有鬼神,也是找那些个恶人的,好人一生平安。”我劝慰她道。

  “那你爷爷呢?你爷爷就是生前是恶人?从我嫁过来到现在,老么叔什么样儿我可看着呢,要是老天有眼,他怎么会过世后这样闹?”吴妙可反问我道。

  我顿时哑口无言。

  两个人又沉默在这里,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苦命的女人,劝也不知道怎么劝,因为她不傻,什么事儿都想的明白。

  最主要是她说的我都感觉邪乎。

  两个人都没有问题,就是怀不上孩子。

  林三水却跟别人能怀上,可是怀上了,怀上了,孩子却屡次的保不住?

  难道真他娘的有什么绝后命?

  “小凡,等婶儿好了,婶儿给你一回,就一回,婶儿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也不说要个孩子的话,我有小妖这个孩子,再怎么不好,也是自己的孩子。死过一回我算是明白了,人,女人,就得为自己活着,我不是为了讨好你三水叔,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就是看看,我自己是不是真的绝后的命。”吴妙可靠着病床,平静的道。

  “婶儿。”我张了张嘴。

  “你要是不行,我就找别人,我吴妙可要是不要脸了,还怕找不来男人?”吴妙可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像个死人。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气氛就这样沉默了下来,而这一次解救我的是林小妖的回来,可是我看到她那张羞红的脸和看我的怪异眼神,我就知道,这个小妮子肯定是在门外偷听了我跟吴妙可的对话。

  跟这对极品母女在一个屋檐下,我尴尬的不行,这下还不容易逮到林小妖回来的机会,我赶紧找个机会逃出了病房,在医院门口找了一个小旅馆,一晚上三十块住了下来。当天晚上我就失眠了,脑海里充斥的徘徊的全是吴妙可的那一句婶儿给你一回,一回,一回,一回。

  第二天一大早,我回到了医院的病房,就看到了满眼血丝的林三水和沉默的母女,林三水看到我就站了起来,对我所道:“小凡,你出来一下,我有事儿跟你说。”

  我看了下吴妙可,这一大早的就有事儿叫我,难道是吴妙可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的疯狂跟林三水摊牌了?

  我看吴妙可,发现她也别有深意的看着我,我顿时心里一沉,无法解读她那个眼神的意思。这让我真的心里没底,如果这个女人真的破釜沉舟了,以后让我林小凡还怎么在林家庄立足?我不敢答应她的请求,除了良心过不去之外,还有的问题就是我怕事迹败露之后我家人都要顶着巨大的压力。

  我忐忑的跟着林三水走出了病房,他一直没停,穿过了走廊,我心里更加的不安,有什么事儿要到哪里去说?难道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爆打我一顿?

  我们一直走到医院的花园之中,林三水才站住了身形,递给我一支烟,还给我点上,道:“小凡,有件事儿我跟你说一下,你得有心理准备。”

  我腿都软了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啊搞得神神秘秘的,其实最应该有心理准备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我嘴巴上说的却是:“三水叔,有什么话您就说。”

  “那天你婶儿在祠堂里面割了腕子,等我们冲进去救人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我还是小妖,把徐先生留下的长明灯给弄灭了,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注意到,就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想了起来,就想着去看看,才知道是灭了,真的灭了。”林三水苦笑道。

  “那叔,这事儿,你应该跟徐先生去说啊!赶紧让他想办法!”我急切的道,这个东西虽然我也不是多相信徐麟的话,没有见过红色棺材里的东西也不知道里面的玩意儿有多么的可怕。可是这玩意儿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赶紧找徐麟处理一下才是王道。

  “我找过了,今天早上来我甚至没有先来医院,可是徐先生的家人告诉我徐先生在上海,帮一个人处理一场法事,现在不在家,徐先生这个人又不用手机,所以我才找你商量商量。”林三水说道。

  “那有没有出什么事儿?我是说鬼怪伤人的事儿,比如我爷爷那样儿?”我问道。

  “暂时来说还没有,我也没听说村儿里有什么动静,只是我跟你说,我不是想着灯灭了,也就灭了一晚上而已嘛,现在点上也还来得及,可是就是昨天晚上,我甚至把灯油都给换上了,可是任凭我怎么点,根本就点不着,就算我勉强点着了,也会在一眨眼的功夫,风平浪静的屋子里,就被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给吹灭了!把我给吓的!”林三水说到这里的时候,搞的我大白天的都有点浑身发抖。

  我以前在大学的时候看过一本盗墓小说叫鬼吹灯,林三水现在说的这个情况,可他娘的不就是小说里写的被鬼吹了灯?!

  “那三水叔,现在怎么办?”我问道,我的心里也一下子就慌了,这个棺材里,看来是真的有鬼啊。

  “本来这事儿我这个做村长的得在村儿里处理,可是你看你婶子这样,我也回不去,所以我跟你说说,你回去注意几天,让村民们加紧防范,你是个大学生,处理事情也有章法,记住,真有什么事儿先报警,不管是鬼怪还是人,警察都得管,有大檐帽带着枪,也是底气,记住,有事儿就来叫我。”林三水对我说道。

  这样刚好,我正愁无法在病房里面对这奇葩的一家子,女儿急着嫁给我,老娘要给我一回,这都叫什么事儿?

  我骑着自行车,跑回了家里,到家里就看到了老爹愁眉苦脸的蹲在家门口抽烟,我停好了车子,问老爹道:“你这表情是怎么回事儿?”

  “灯灭了,灭了。”父亲叹气道。

  “我知道灭了,这不还没出事儿呢?那徐麟说的话也并不可信,您别往心里去。”我道。

  父亲摇了摇头,欲言又止,说道:“你妙可婶儿咋样儿了?”

  “抢救过来了,现在三水叔在照顾,我也是听他说了灯灭的事儿,所以回来看看。”我对父亲道。

  “你还是去看看二蛋吧,这都是造的什么孽。”父亲叹气道。

  二蛋?我一愣,立马着了慌,道:“二蛋他怎么了?”

  “差点被她媳妇儿给掐死!”父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