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二十八章 阴阳师

第二十八章 阴阳师

  “二叔,我知道你有办法救二蛋,您别在隐瞒什么了,如果你真的有什么苦衷的话,真的可以教给我的,我来!”我都快要跪下求他了。

  “小凡,林家庄的事儿水很深,我不止一次的跟你说过我不是神仙,那并不是我跟你开玩笑。有些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你说,我有我隐瞒的理由,你应该明白。”二叔道。

  “我知道,但是只求你救救人,再说,一个林家庄,到底能有多深的水?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村子。”我点头道,但是我在心里,也感觉二叔是在危言耸听。

  “你不会明白,就说林二蛋的事儿,如果我告诉你,他如果真的丧命的话,就是你造成的,真正杀他的凶手是你,你信么?”二叔看着我道。

  “二叔,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听他说这么一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打了一个哆嗦。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但是这事儿怪不得你,就算我去做,也不能比你做的更好,这才是我不能插手的理由,昨天你的做法是对的,但是林二蛋的魂魄已经完全的被你三爷爷赶出了身体,一个人三魂七魄,通常的鬼附身,只是占据一个人的一魂一魄,所以就算是出现了鬼附身,你不赶他走,他也待不长久,人身体有三把火,这对阴灵的伤害很大,可是林二蛋的附身我见过,是他本人的三魂七魄全部都被赶出了体内。”二叔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是林二蛋倒霉的原因,还是?”我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还是感觉林二蛋真的是一个苦逼孩子。

  “是林家庄的问题。或许是其他的问题,我也不清楚,所以,你要去治林二蛋的鬼附身,可以,非常简单,你的做法就非常妥当,可是呢?治好了之后呢,林二蛋就成了一个活死人。所以你说,林二蛋死了,算不算你一手造成的?可是你要是不救他,他还是死。”二叔道。

  “我只想知道现在有没有办法救他。”我对二叔说道,他说的东西实在太玄乎了,我根本就听的一知半解,我甚至认为他是故意说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故意搪塞我。

  “办法是有,很难。”二叔说道。

  “您说!”我道。

  “为林二蛋招魂儿,他现在就是一具躯壳。只有把他的魂魄招回来,才有救他的可能。”二叔道。

  。。。。。。

  我顿时无语,招魂儿,你当是港台恐怖片儿呢?可是现在我除了选择相信二叔的话,别无选择。

  “这个要怎么做?”我问道。

  二叔看了我一会儿。摇了摇头道:“太难了,再看看吧,还有七天时间,头七回魂夜之前如果林二蛋还是回不来,那就永远都回不来了。”二叔说道。

  “您倒是说说要怎么操作啊,能有多难?”我急切的问道。

  “我会安排的,这个你放心。还有,记住,明天晚上就是你爷爷的六七了,现在长明灯已灭,他会不会回来,还是未知的。”二叔说道。

  “二叔,您来我家,应该说这个时候回咱们家到底有什么秘密我就不问了,我只想知道,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儿的人。”我看着二叔道。

  “我是一个阴阳师,贯穿阴阳的人。”二叔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盯着他的眼睛,但是似乎感觉到一抹哀伤转瞬即逝。

  “阴阳师?也就是阴阳先生,类似徐麟的那一种?”我问道,我以前上学时候痴迷过这样的小说一阵子,也听说过道士,阴阳先生,术士等等的称呼,而我总是傻傻的分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区别,到了二叔这里,他干脆给我来了阴阳师,怎么这名字咋一琢磨,有点日本称呼的味道?

  “不一样,都不一样。走吧小凡,一切都要慢慢的商量,这边的事儿,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二叔道。

  “二叔,您等等,虽然我不知道阴阳师是什么,可是我想请问您一下,可以收我为徒吗?”我犹豫再三道。二叔可以看的出来是一个非常有本事的人,这点根本就无需置疑,虽然说我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是一个大学生一个人民教师第二阶梯纵队的候补队员,说要学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有点欠妥,可是现在这么一个时代,别人笑话你,只会笑话你没钱没本事,想一下阴阳先生徐麟,人可以去上海做法事,所以说掌握别人没有的能力,基本上算是一条康庄大道。

  我问完二叔之后,眼巴巴的看着他,他在听到我这么说之后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看了一会儿道:“就你?你以为阴阳师谁想当就当的。”

  “我怎么就不行了?”我憋着脖子问道。

  “以后再说吧,先回去。”二叔道。

  回到家以后,父亲依旧在那边修农具,看到我们回来还问我道:“二蛋怎么样儿了?这事儿闹的,我都不好意思去看人家。”

  “应该没什么大事儿,现在送医院了,爸,要相信科学,不要什么事儿都往那方便想,累不累?”我对他说道,说完我看我父亲的脸色并不太好,似乎他的额头位置,有一条黑色的细线若隐若现。想到他是去了祠堂跟那个红色棺材里面的红衣女鬼拼命去了,我不禁担心了起来。

  “爸,你没事儿吧?”我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儿?”他反问我道。

  “不是,爸,来借一步说话。”我把他拉到了一边儿问道:“昨天大半夜的,您去祠堂,到底干了些什么?说说您也真是,有什么事儿跟我商量商量也好吗,一个人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要怎么去跟奶奶交代?”

  “我摸黑打开了棺材,就看到一股黑气,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父亲说到这里的时候,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我瞬间就明白了,那个红色棺材里的,就他娘的是个女色鬼,我在祠堂里面经历的旖旎,肯定是进去的父亲也同样经历了,不然他怎么会不好意思跟我说?想到这里,我也没多问,本来想在家里收拾一下就去医院看看林二蛋,想到镇上医院的那对奇葩母女,明天又是我爷爷的逢七,就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儿。

  林二蛋的事儿,二叔说了他会安排,那就一切都好说,他是个挺可靠的人,既然说了要办,就应该会办。

  吃了饭,因为近来这段时间各种各样儿的事儿层出不穷,我这个唯一的教师几乎天天罢工,耽误了孩子们的学习这应该算是最不应该的事儿,本来孩子们就是同村儿的人,我就挨家挨户的检查布置作业,这一忙完,天又大黑,劳顿不堪的我躺在床上,匆匆的睡去。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拍我的脸,并且叫我的名字:“小凡?”

  最近这些妖魔鬼怪小鬼儿横行的事儿,真的把我搞的有点怵胆,这感觉是大半夜的有人叫我,我以为我爷爷算错了日子,提前一天就给回来了,吓的本来熟睡的我一个轱辘翻起身来,翻到床边一看,这个人影还真的熟悉,不是我爷爷,而是我的二叔。

  “二叔,你大半夜的干什么呢,吓的我半死!”我拍着胸口道。

  “就这点出息,还想学阴阳师?”二叔破天荒的笑了笑对我道。

  “这不是一点本事儿还都没有,能不害怕吗?”我说道。

  二叔指了指床边道:“过来坐的近点,我有事儿跟你商量商量。”

  我要拉开灯,二叔也不让,他道:“你奶奶睡的轻,这话我就只能这时候抽空跟你说说。”

  我坐了过去,摸到床头儿的烟,递给二叔一根儿,被他给拒绝了,我点上一根儿好让自己抽了清醒清醒,眼见着我抽了半根儿的功夫,二叔才开口问我道:“小凡,我感觉你爷爷,有问题。”

  我听了好悬没一口血给喷出来,这不是废话吗?要是没问题,每一星期来自己亲孙子的床头走一遭,这他娘的还真不愧是亲爷爷,谁敢说不是亲爷爷我跟谁急,想我了就来陪我睡半夜。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说的不是那个,你没发现,你爷爷就算是诡异了点,每一次诈尸,都特别的平静?”二叔问我道。

  我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你说三爷爷本来也挺忠厚一人,怎么这下就忍心害林二蛋?相对于三爷爷来说,爷爷只是回来看看我,那还真的太仁慈了。”

  “对,他不仅没有害你,更没有对任何人不利。”二叔道。

  “您到底想说什么?”我听他这么大半夜的跟我分析这个,还真的有点不耐烦,谁还没点起床气来着?

  “我是想说,你爷爷跟你三爷爷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你三爷爷死后都可以变成那样一个人,为什么你爷爷却没有。”二叔在黑暗中看着我问道。

  “这事儿您是个阴阳师,您来问我?”我道,这明显的是卖关子。

  “你还记得你爷爷最开始闹腾的时候,村儿里那个跳大神的是怎么说的么?他说你爷爷生前打仗杀人太多,到了阴间之后小鬼索命,其实这一句是屁话,应该是正好相反,你爷爷正是因为生前是军人,有军人身上特有的罡气,又因为杀过人,身上有煞气,正是万鬼惧怕不沾身,怎么可能有小鬼敢找他报复?所以我说,你爷爷之所以没有变的跟你三爷爷那样儿,就是因为他参过军,他的命魂没有变化。”二叔说道。

  “可是我还是不懂您想表达的是一个什么意思。”我打了个哈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