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三十一章 纠结

第三十一章 纠结

  她的声音听起来幽怨,说的内容又让我羞愧难当,我顿时就臊了个大红脸,道:“哪里有?!”

  在客厅里坐着的人,他们听不到林小妖对我说的什么话,我们两个的举动落在他们的眼里,那绝对是小两口之间的打情骂俏了。更扯淡的是乡亲们实在是太实诚了,实诚的都不成样子。

  “哎呦小凡来了啊,赶紧跟小妖说说悄悄话,妙可你也做点好吃的款待一下姑爷,我们就先走了。”其中一个老嫂子道。

  “别啊嫂子,都坐。”我脸红的道。

  “心里想着我们赶紧走,嘴上又挽留,小凡你也学的不老实了?看你的脸红的,嫂子也是你这个年纪过来的,啥不懂?”她道,说完,几个人一溜烟的全给走了。

  我最不想的其实就是跟这娘俩独处,这下这几个老嫂子会错了意,我说你们别他娘的这么自作聪明成不成?

  “小凡,站着干嘛,来这边儿做,婶儿又不会吃了你。”吴妙可在那边儿招呼我道。

  我挠了挠头,走了过去,心道,你怎么不会吃了我,上下两张嘴,哪张吃不是吃?吞不了我,能吞的了我小兄弟!

  “林二蛋送去医院了,现在怎么样儿了?”我坐下来就赶紧岔开话题道。

  “我去看过,还在昏迷不醒,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听白珍珠说,是因为三爷爷上身?还是你给救过来的,用那个五彩的大公鸡?”吴妙可看着我,若有所思的道。

  我点了点头,也知道她在想什么,那天晚上三爷爷起尸的时候的那一只五彩公鸡,我是来她家里抱走的,抱去了祠堂,她现在肯定知道了我那天晚上做了什么。就挠头道:“这个办法是我在电视上看的,一试,还真的管用。”

  “你呀你,做啥事儿就不知道想一想,假如林二蛋这次有啥三长两短,那白珍珠跟二蛋一家人不恼死你了?——鬼上身大家都见过,没有死人的,可是你拿鸡血一喷,林二蛋就死了,你说这事儿,麻烦不麻烦?”吴妙可看着我说道。

  尼玛!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层?

  “婶儿,你在医院听到二蛋的家人说我啥了?”我道。

  “他们倒没有明说,就是白珍珠的娘家人说你太年轻,嘴上没毛办事儿不牢的,还说你这么两天了,不是因为心虚,怎么不敢去医院看看?白珍珠还跟为了护着你,跟自己娘家人吵了一架。看来小凡你的女人缘不错嘛。”吴妙可道。

  她这么一说,我还真坐不住了,看来我得去催促催促二叔,二蛋招魂儿的事儿得赶紧办,必须得办,不然真有个三长两短,肯定要赖到我头上的,我当时那牛逼哄哄的举动,估计就彻底的成了笑谈了。

  村民们肯定会说,大学生林小凡一口鸡血喷死了自己的发小林二蛋!

  “婶儿,我先回去一趟,得赶到医院去看看林二蛋。”我站起身告辞道。

  吴妙可的眼圈说红就红了,看着我道:“如果不是因为林二蛋,婶儿也不会捡今天出院。”

  我一听迷瞪了,林二蛋跟你出院不出院有什么关系来着?也就是林三水有钱,换成别人抢救过来之后贴个创可贴就能下地干活了!

  “他们说你不去看林二蛋,我以为你是躲着我才不去的,婶儿出院,就是不想让你为难而已啊。”吴妙可道。

  这娘们儿疯了!!!林小妖可是在旁边呢!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不敢看林小妖一眼,直接低头脸红脖子粗的说道:“您想多了,是我爷爷的事儿,你可以出门儿打听一下。”

  “我知道,我听人说了,婶儿,小妖,我走了啊先,去看看二蛋。”我道,说完,直接脚底抹油开溜。

  太刺激了!太刺激了!老子都要受不了了有木有?吴妙可敢当着林小妖的面说这样的话,这对奇葩母女我估计已经达成了共识。想想都让人血脉喷张不能自持,可是我真的还没有准备好啊!

  女人是男人最好的助胆剂,当然,前提得是你喜欢的女人,我本来这两天的糟糕压抑迷茫心情,在来见一次吴妙可之后几乎一扫而空,我不得不无耻的承认,我特别的喜欢跟他们娘俩在一起的感觉,这可能是我恶趣味的使然,又或者是人之常情,我不得而知,但是不管是我的生理还是心理,都在他们俩这里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和满足。

  我一路奔回家,直接闯进二叔的房间,压低声音问道:“林二蛋在医院还没醒呢,你说的招魂儿的事儿,什么时候办?!他要是死了,大家还说我那鸡血给喷的呢!”

  “你现在知道了?这事儿跟医院还不一样,去医院的都是病人,真病死了也是医生尽力了,可是撞邪这事儿,本来好端端的一个人,给整死了,谁能接受一个‘被鬼害死’的理由?到头来还是埋怨到你的身上,就这还好了,招魂儿的事儿真出问题,你才是吃不了兜着走。说不定连自己都要搭进去。”二叔摇头叹息的看着我道。

  “那我也不能看着当时的二蛋子不管不顾。”我道。

  说到这里,我也纠结的要死,这事儿还真不好说,其实性质跟在路边看到跌倒的老太太是一样的,你不扶吧,一老太太跌坐着,咱从小接受的教育不能让我们袖手旁观,你去扶吧,他娘的讹上你赔点钱咱就不说了,问题是恶心,绝对比吃一个腿上沾着屎肚子里怀了孕的死苍蝇还要恶心。

  如果我当时想的多一点,那林二蛋那样的情况,我救还是不救?——虽然我心里救的声音多了一点,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我有那么点动摇。

  道德,就是他娘的这么流失的。这事儿还真不好办,二叔说接下来的招魂儿难度更大,救,还是不救?

  我啧了啧嘴巴,表示这个问题真难办,可是想想我跟二蛋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一起下水捞鱼,一起上山打鸟,一起偷七爷爷的桃子,揪三爷爷的胡子,一起看老寡妇洗澡。我忽然发现我对这个山村儿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很深的感情,这份儿感情正是因为这个山村的与世隔绝才显的那么弥足珍贵。

  我现在顾虑那么多,是因为我曾经走出大山,见识过外面残酷的现实世界,并用外面的世界来考量这个朴实的山村,我林小凡其实才他娘的是最大的俗人啊!可以说换到外面,村长林三水会为了村儿里的事儿这么东奔西跑?林二蛋的家人也估计早就找到我家来讹钱了。

  “救!乡亲们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不堪。”我道。

  “救是肯定要救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头七是个坎儿,更是个契机,成败,就只等那天了。”二叔道。

  “那我怎么不见您有什么准备工作,招魂儿不是很大的事儿么?难道拿个林二蛋的破衣服一叫二蛋回来吧,二蛋回来吧就成了?”我问道。

  “我有准备。对了,可以让林二蛋先出院,在医院也是浪费钱。”二叔道。

  跟二叔聊完天之后,我想想也是,二叔既然说了帮忙,肯定就有自己的打算,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是不说则已,说了就可以给人安全感和信任感的人,偏偏二叔就是这样儿,别了二叔,我拉出我的自行车就去了镇上。

  吴妙可的第六感很准很准,或许说这甚至都可以算是女人的天赋神通,我在之前没有去镇上看林二蛋,除了爷爷的问题之外,其实更多的也的确是因为她们娘俩在医院,到时候一旦惹出什么乌龙事件,那绝对非同小可。

  在这个偏远的林家庄,婚外情,足以毁掉两个家庭。早几十年,那可是要浸猪笼的。

  好在吴妙可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出院不让我为难,所以我有必要马上去看一下林二蛋,当时我可是答应的别人先去我随后就到了,等到了镇医院,情况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林二蛋还昏迷不醒,医院也查不出问题的所在,只能说检查观察,不行的话送去市区的大医院,再不行就省城,再不行就北京。然后宣告死刑。

  其实大家都知道,去市区不行,基本上就意味着林二蛋可以入土为安了,农村人,也没有那么多钱可以折腾。

  到了之后,我就以阴阳先生徐麟的名义跟大家商量出院的事儿,这一方面可以隐藏我二叔的身份,第二就是因为现在在大家的眼里,我就是徐麟的弟子,只有拿出徐麟的意思,我才能说服大家把林二蛋从医院接回家。

  不然我一个半大小伙子,说让人出院,人凭什么相信我?

  就这样,我来了一趟,就把林二蛋接了回家,我对林二蛋家人说的话是,我师傅徐麟是通过电话跟我联系的,他很快就会回来治疗二蛋,他们也信服,我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我那个蓝屏诺基亚里欠费久的SIM卡都要被注销了?或许现在心里唯一一个忐忑的,那就是我。

  万一二叔不成功,那我就只能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