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三章 母女战线

第四十三章 母女战线

  我在问胖子别的事儿,他就死活不说,但是我看的出来,林二蛋身体的异变,在胖子看来,这不是什么绝对好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这是必然的,此时的林二蛋就好像是吃了激素一样,但是副作用呢?没有人知道。或许说有人知道,但是他不说。

  “那刘叔,林二蛋这情况,我知道他的力气大是因为他吃多东西导致的,但是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会不会他就这么一直吃下去,然后有一天,可以力拔山河兮气盖世?”我问道。

  “不会,总会有一个饱和值的,这事儿你不用操心,我会有分寸,现在你赶紧带着你的女警察滚蛋,看到她我就浑身不自在。”胖子不耐烦的挥手道。

  等我跟女警从林三水家里出来,忽然发现我们俩没地方去了,我家里已经实在是没有地儿住人,这村子里也不可能有旅馆什么的,我就问道:“美女,你要是回去,就趁天没黑赶紧走,等下黑了我可是没有时间陪你折腾。”

  “我请了一个月的假,不把这个小山村儿的事儿整明白了,我就不回去。”女警道。

  “别介啊,你要在这里待着,你住哪?!我先说好,不是我不让你住,是我家穷的压根儿就没有房间。”我道。

  “这你不用担心,我可以睡车里。”她说道,看的出来,这也是一个执着的姑娘,我顿时无奈了,她要在这里待着,林小妖的情绪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缓和下来?

  等我带着女警回了家,父亲看到这个警察倒是没什么,奶奶那绝对是不给我好脸色看的,老人家在心结解开以后,一心就认准了林小妖是她的孙媳妇儿,对她比对我都亲,我给她倒的茶她都不喝。

  “婶儿,小妖呢,还没回来?”我在奶奶那里撞了一个灰头土脸,就问吴妙可道。

  “不知道,你自己去找。”吴妙可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但是跟我说话阴阳怪气那是肯定的,搞的哥们儿蛋疼的很,我这还没怎么着呢,怎么就有后院起火的感觉?种马小说里那么多女主是怎么办到的?

  “那行,我去找找看,警察同志,你先在家里待着。”我对女警说道。

  这个女警似乎是诚心的跟我作对,在外面压根儿就没给我好脸色,整个人冷酷的要死,可是竟然在这个时候给我挤出一个温暖妩媚的微笑道:“好,我陪你一起去。”

  奶奶跟吴妙可俩人的脸瞬间就黑了。我都想抽这个恨天下不乱的女警两耳光,在他们两个人发火之前夺门而逃。出了大门儿,紧跟其后的女警哈哈大笑,笑的都直不起腰。

  “你差不多点!我跟你不是很熟!”我瞪着她道。

  “不要这样子嘛英雄——”她忽然发碟道,让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骂了一句神经病之后就一个人走开,走了几步一回头,发现她并没有跟上来,而是走向了她的车发动起来走了。

  看着她一走,我的心里却涌起异样的感觉,有如释重负,更有怅然若失失落成行。摇了摇头对自己道,一个农村土屌丝,回来大家当你是大学生牛逼,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儿了?人最重要的是要认清楚自己的位子,人女警红二代一个也是你林小凡能想的?

  找到林小妖的时候,她在后山七爷爷的桃园里帮忙浇水,看到我过来,丢下水桶就要跑,搞的我尴尬的要命,七爷爷对我笑道:“男娃娃,脸皮要厚才对嘛,赶紧去追过来。”

  “让您见笑了。”我道,说完,就朝林小妖追了过去,没几步就给追了上来,原因是林小妖说是跑,其实就是轻微的漫步,跑的一点都不快,很多时候女人的走,只是一个态度问题。她并不是要走,只是单纯的要你追而已。

  “小妖你别这样儿,该回去吃饭了。”我跑过去拉住她的手道。

  “别理我,去找你的女警察去,还来找我干什么。”她赌气一样的嘟着嘴道。

  “什么啊,你别听那些大婶儿们瞎说,我跟那个女警察清清白白的一点事儿都没。”我道。

  “清白就去镇上开房了?”她瞪着我,真是水做的,两句话没说完,泪水就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瞎说,别闹,人是一个高干子弟,哪里能看的上我?”我道。

  “你意思是要是人能看的上你你就跟她好了是不是?!还有我不准你这么说自己,小凡哥要配她绰绰有余。”她的情绪转折很快。

  “走吧,回去吧,人跟我一起回来,是找胖子有点事儿,现在已经走了。”我道。

  她忽然站着不说话了,叫了几声都不理我,我最近没鬼附身什么的整的神经过敏,吓了一跳道:“小妖你也被附身了?”

  “你才被附身了呢,小凡哥,我在想我妈的事儿,你以前答应我的,什么时候做?”她看着我道。

  她这么一说,我立马肉疼,脑海里瞬间就徘徊着那一句婶儿给你一回,心道你们娘俩还真的是亲,这个都能不分彼此,真是奇怪,她可以容忍我跟吴妙可的一切,却不能接受我跟女警走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儿?

  最重我还是没能给她回答,吴妙可是我此时心中最大的疙瘩,林小妖也没有勉强我,这丫头也好哄,两句好话说的眉开眼笑,甚至路上还对我说起了一件好事儿,就是林三水跟她说了,等村子里的事儿消停下来了,就帮她治疗脸上的黑斑,这绝对是值得我们两个高兴的事儿,可是高兴没多久呢,等我们回家吃了饭,还没聊上两句呢,门儿外就响起了车喇叭声。我跟林小妖一起出门一看,差点把我的魂儿都给吓掉了,女警正摇下车窗户,对我笑着招手。

  尼玛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时候回来了呢?!

  林小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对着我的脚一脚就踩了下来跑进了房间,我对女警走了过去,道:“姑奶奶,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感觉睡车里不舒服,回去把我的帐篷给拿了回来,我还没吃饭呢,不请我进去吃完饭,不是说乡亲们都是很好客的吗?”女警看着我道。

  她说是征求我的意见,其实根本就没有,自己打开车后备箱,提出一大袋的驴友设备就走进了院子,我不明白女警来林家庄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但是绝对是来我家引起战火的!

  果不其然,等我回到院子,就看到林小妖已经在收拾东西了,我赶紧钻进她的房间道:“小妖,你这是干什么?”

  “我干什么?人都找上门来了,我给那个美女警察高干子弟腾地方!我们娘俩在不是碍事儿吗?”她说着说着,马上眼圈就又红,我都不知道她一天到晚可以哭多少次,我又是最见不得女人泪水的,也不想让女警在外面看笑话,赶紧关上了房门儿。

  此时的屋里,一下子又成了我们三个人。

  “小妖,我们不走。”吴妙可却在此时帮着我劝林小妖道。

  “对嘛,婶儿都知道,我跟那个女警根本就没事儿!”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吴妙可道。

  “小妖,我们两个现在走了算怎么回事儿?她来了我们就走,我们娘俩虽然是乡下人,但是哪一点儿比不上外面的那个小丫头?”吴妙可说了一句让我口干舌燥的话,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刻意的挺了挺胸前呼之欲出的巍峨壮观。

  我们三个人的关系虽然微妙,但是之前都隔着一层窗户纸,谁都没有捅破,可是吴妙可的这句话,无疑是把一切都挑明了。

  他们娘俩,一条战线。

  母女花。

  房间了的气氛,瞬间就微妙了起来,我承认,此时的我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