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五章 一夜旖旎

第四十五章 一夜旖旎

  怀里的可人压抑的娇喘声让我沉醉,无师自通的我伸出手拉掉我自己身上唯一的衣服,跨下早已杀气腾腾,正当我横枪跃马准备厮杀的时候,她一把推开我,轻声而压抑的对我道:“小凡,去找小妖,婶儿今天不方便。”

  这如同一盆儿冷水当头棒喝而下,我低声嘶吼道:“怎么不行?为什么不行?”

  她又推了我一下,从我身子下钻了出去,拉着一条薄被盖在身上,道:“ 就是不方便,我跟你,就只能有一回。”

  “我学过生理课,知道什么是来大姨妈!”我迫切的道,放在平时我是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的,但是此时精虫上脑的我,和我梦寐以求的人几乎坦诚相见,我所做的一切几乎是男性的本能。

  “我要一回,就怀上的, 再等等小凡。” 她一边说,一边溜向墙边儿。

  我丧气极了,那感觉就甭提了, 虽然现在我知道,就在这张床上,还有一个怀春的少女在等着我, 可是林小妖对于我,跟吴妙可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对林小妖是怜爱,并不迫切的想要得到,对于吴妙可,因为几次旖旎经历的原因,更加的想要得到,并且她少妇的主动给了我别样儿的刺激和满足。甚至可以直白的说,我随时都在想要得到吴妙可,却对林小妖没有这样的感觉。

  经过这么一缓,我抹了一把脸,让自己冷静一下,拉上快要脱掉的短裤,这才意识到我现在做了什么,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下床就准备走,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蹦出来一个身影从我的身后抱住了我。

  这个身体在瑟瑟发抖。

  我可以感觉的到她的浑身上下不着寸缕。

  假如吴妙可的手感是温软细腻的话。

  那背上给我的触感就是紧绷和极致的弹性,甚至带着那么点冰凉。

  她没有吴妙可的熟练与勾魂,只是从我的背后紧紧的抱着我,趴在我的背上,用牙齿咬着我的肩膀。 这个人除了林小妖,还会有别人?

  “小妖,疼。”我道。

  “为什么要走!是不是嫌我长的丑都不肯碰我?”林小妖哭着叫了一声道。

  我被她这一声大叫吓的魂飞魄散! 不是说我刚才没碰她导致的她受伤而害怕,只是单纯的被她这么一声大叫给吓的,前面的一间房里睡着我二叔,后面的一间房里睡着我的父母,门外睡着一个冰冷的女警,你说你这么大一声的叫喊是为了什么!

  我感觉转过身,想要一把捂住她的嘴,任凭她这么叫下去,被人发现我跟母女俩在一张床上,就算是自己的家人,我也会无地自容, 谁知道我转身的这么一扑,刚好吴妙可也听到了林小妖的叫声来来阻止,我转身一扑,直接把林小妖和吴妙可两个人全部都扑倒在了身下。

  左边,右边。

  两个同时颤抖喘气的人。

  我的手还刚好放在两个身体上都不该放的地方,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两只手都抓了一下,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三个人同时呆住, 任凭是过来人的吴妙可,此时都捂着嘴巴一动不敢动。

  窗外,也在这个时候响起了脚步声和父亲的咳嗽声。

  “小妖怎么了?” 父亲在窗外问道。

  我吓的都软了好吗! 一动不敢动的恨不得自己都瞬移的能力,可以瞬间出移动到我的房间我的床上。

  “小妖说梦话呢,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啊。”吴妙可算是三人当中可以相对来说此时能最沉稳的一个人了。

  “没事儿。”父亲在窗外说了一声。紧接着就又传来了脚步声。

  “吓死我了!!!”我把声音压到最低对吴妙可道, 放松了下来,我才感觉到,我跟身下的两个人算是多么紧密的接触。 夜色再怎么黑,这么近的距离,我都能看到吴妙可羞红的脸和娇艳的红唇。

  就算是刚才受到了惊吓,我也无法抑制我自己的冲动, 对着红唇的位置印了下去, 整个身体一个腾移,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也剧烈的回应着我,让刚才受到惊吓的小兄弟在瞬间又再次敬礼。

  她嘴上说的只要一回, 可是她火烫的身体却出卖了她。

  我不能再犹豫,想要拿下,想要得到,就必须速战速决。 我一把撤掉自己的短裤,一条腿别在她的两腿中间。

  我以为我自己可以做的很好,大学的时候,室友经常在宿舍里放岛国的爱情动作片,我不是圣人,也不会装逼的不看,实际上我们经常一边吃了泡面一边看,或许我跟他们唯一的不同是,有的人看了可以去实践,可以去带着自己的小女友去开房,有的则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和自己的五姑娘带动着床板儿一起晃动。而我则是安静的睡觉。

  我认为自己虽然没有实践过,但是看了那么多的电影也算是一个理论派的影视宗师级别的人物了。

  可是操作起来,确是这么的难。

  她不是安静的,她在不停的晃动。 我像一个晕头苍蝇一样的乱撞,却始终不得门而入,影视作品里以前在我的脑海里记忆深刻的东西此时都成了一片空白。

  我咬住了她的嘴唇,一把拍在她的屁股上,道:“不准晃!”

  她却在此时,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 那一笑风情无限。

  “你进的来么?” 她笑着问我道。

  我瞬间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两条腿使劲儿是撑开她的腿,就用这样的一个姿势开始探入, 她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在紧要的关头,她伸出了手,一把抓住,道:“小凡, 我真的只要一回, 就一回就够了, 你三水叔不是坏人, 不是么?”

  她话刚落音,外面又传来了声音,这一次还是父亲,他没有敲这个房间门,而是去了隔壁我的房间敲门儿问道:“小凡?”

  我顿时又一动不敢动, 父亲这大半夜的找我干什么? 难道他已经发现了什么?!

  这下完蛋,二叔刚才就算是睡着的, 现在也绝对的被吵醒了,这下真的完蛋,这跟被捉奸在床有什么区别!

  此刻我们的动作被定格,只剩下了父亲的敲门儿声。

  “小凡?” 父亲问道。

  “小凡睡着了,看来最近也累的够呛, 你找他有事儿?” 里面传来了二叔的声音, 听到他这么说,我那个感动的差点痛哭流涕啊,您可真是我的亲二叔啊! 绝对是杠杠的亲。

  “没事儿, 那就让他睡吧。”父亲说道, 然后脚步声在吴妙可的窗前停顿了一下,父亲叹了口气回了房间, 不知道他的那一声叹气,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他现在肯定已经怀疑了。不然大晚上的敲门叫我干什么?

  “你的女警察肯定也被吵醒了, 现在你还敢么?”吴妙可咬着我的耳朵轻声的呢喃道, 同时抓着我兄弟的手在轻轻用力的摆弄。 一阵阵的舒爽刺激着我的每一个神经。

  “婶儿。。”我叫道。

  她道:“小凡, 婶儿也有婶儿的难处,来吧,婶儿帮你。”

  她翻了一个人,顺便把我的身体搞的平躺,月光通过后窗撒了进来, 她身上的雪白似乎都在影射月光,丰腴饱满的身体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让我看一眼,就再也无法别过头去。

  林小妖此时早已止住了啜泣,我这么一平躺,刚才激动的我已经扯掉了我身上唯一的遮羞布,她看了一眼,马上羞的拿薄被蒙住了头。

  吴妙可转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在我的胯间,俯下了头。

  这一夜,我体会到了无与伦比此生第一次的滋味儿, 后来娇羞无限的林小妖也被我拖进了战场,没有真刀真枪的实战,却足足的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凌晨时候我摸出他们娘俩房间的时候,双腿还在发软。

  也就是那一晚,我才知道,原来还有安全期这个名次。

  我摸出了房间,紧盯着女警的帐篷,发现里面一片的黑暗,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房间,刚躺下,就听到二叔的声音道:“ 林小妖是一个好姑娘。”

  我瞬间手足无措的道:“二叔, 你还没睡呢?”

  “年轻人, 也要懂的节制才行。”二叔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