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七章 悲哉妙可

第四十七章 悲哉妙可

  “姑娘,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你哥哥是个死人?”我被吓的好悬一口茶水喷出来问道。

  女警看着我,点了点头。

  “没这么简单吧?”我问了一句,肯定不是死人这么简单,这个女警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疯子,她这么可能会说找人去给一个死人治病?胖子是阴阳先生这不假,但是他不是神仙啊!

  可是我再问什么,女警就一概不说,用她的话来说,家里的事儿,属于隐私,除非胖子愿意出手相救,不然的话她不会说的。

  我又拿她没办法,她就是拿一个秘密撩拨了我一下,但是就是不告诉你,对于胖子是否出手,我跟林三水谁都不能答应她什么,就这么聊了一会儿,林三水对警察下了逐客令,道:“警察同志,我跟小凡说两句话,这是私事儿,你先回去成么。”

  “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儿还要让我回避?”女警问道,她嘴巴上虽然这么说,还是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带上了门儿,其实这个姑娘安静下来的时候也不错,不是吗?

  可是留我跟林三水在房间里,我又做贼心虚。谁能不虚?虽然我知道我跟吴妙可娘俩的事儿,林三水知道的可能性很小,按照他的脾气要是知道了,早就拿刀跟我拼命了。

  果不其然,他张嘴竟然说道:“小凡他们娘俩不待见胖子,在你家里住,麻烦你了,至于你跟小妖的事儿,我知道小妖现在这个样子也着实委屈你了,等刘先生把小妖的脸治好,就把你们的事儿给办了。”

  “不麻烦叔,都是自己人,你这么说就客气了。”我道。

  林三水给我递了一支烟道:“小凡,全村儿的后生,我就看你一个人顺眼,沉稳,有脑子,这社会,有脑子的人才能成大事儿,咱别的不说,就说那林二蛋,他力大无穷又怎么样?不会有多大出息,你听说了没,昨天晚上,他在床上把白珍珠给日的嗷嗷叫唤,半个村儿的人都听见了,跟杀猪似的,最后炕都给搞塌了去了,你说,他有了力气,除了在自己胖婆娘的身上使还会干啥?”

  我这次算是真的被震惊了,道:“还有这事儿?就二蛋那力气,你还真别说,白珍珠还真的顶不住他。”

  “谁说不是呢,早上我去赶紧给刘先生买菜,集上看到二蛋他娘在买菜,这事儿以前都是白珍珠干的,我问二蛋娘你儿媳妇儿咋了,她说病了,脸色怪异的很,依我来看,狗日的才会病的,指不定是被二蛋给整的下不了床了。”林三水说起这个的时候,脸上洋溢着每个男人都会有的笑意。

  看着他的笑容,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

  “叔,你跟婶儿年纪也都还不大,没准备再要个孩子?”我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道,实际上我是故意问的,如果我跟吴妙可来了一回之后,林三水不碰她了,那事情不就败露了?

  林三水正笑着的脸忽然就黑了下来,狠狠的抽了几口烟,把烟头摁灭在地上,吐出烟雾,整个人整张脸都陷入了一片云雾缭绕当中。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似乎一提到吴妙可,就要冷场。

  “你婶儿是个好女人,我林三水娶她的时候答应她要让她过城里人的日子,早些年种大棚卖野菜,手里有点闲钱,可是那时候你奶奶她活着,没给你婶儿好脸色看,至于你奶奶走后,终于没人说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了,我的运气又不好,看着家业不小,实际上也是个花壳子,现在我在镇上又找了一个,她更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我算是一天的福都没让她享到。”林三水低声的说道。

  说完的时候,他甚至还擦拭了一下眼角。

  我刚才是故意提起这个话题的,但是现在的我都想抽自己两耳光,没事儿找什么刺激说这个?——问题是说的我自己整个心里都不自在了。

  “叔,其实婶儿,过的也挺幸福的。”我只能这么安慰道。

  “小凡,如果叔要是跟你婶儿离婚了,是不是特没良心?”林三水忽然问我道。

  “这事儿。。。”我张大了嘴巴。

  林三水又点上一根儿烟,点上深吸了几口,对我摆了摆手道:“我跟你说实话,今天我把你留下来,想跟你商量的两件事儿,其中一件就是这个,镇上的那个姑娘又怀上了,刘先生说了,他这次可以帮我保住胎儿。但是那姑娘说了,如果我不跟你婶儿离婚,她就打掉那个孩子,你婶儿她还年轻,人又漂亮,不愁嫁,离婚之后,家里的东西都给她,我林三水也不在林家庄待了,下半辈子,就为了个孩子。”

  林三水说完,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早已经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他的深情黯淡。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希望吴妙可能离婚,甚至以前想起吴妙可跟林三水同床共枕就妒火中烧的我在看到这个我以前想了很久的结果的时候,心里忽然失落了起来。

  “叔,你确定要这么做,不会后悔?”我问道。

  “现在我就后悔,可是后悔有什么用?还是那句话,你没到我这个岁数,到了你就知道,人要是活着,没个儿子是什么感觉。”林三水说道。

  “那叔,这事儿我帮你办不了,这张纸还是你自己去给婶儿,你既然说了你欠他的,那最后这一次,就自己去办,要打要骂就随便婶儿了,行不行?”我说着说着,难受的要命,甚至想大哭一场。

  不为别人,只为吴妙可。

  我一直不明白,在我的印象里那个端庄内向的她,为什么忽然在这么一段时间里变化这么大,甚至说的难听点,由一个温婉的女子变成了一个“荡妇”甚至我都认不出她来。我一直以为是她自杀过一次之后破罐子破摔了。

  就在昨天晚上,我还想她的虚伪,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既然要给我,又何必的去强调只给我一回,就一回?

  吴妙可还是以前的吴妙可,还是我十一岁那年被我一个小孩子撞见洗澡就会惊慌失措的女人。

  如果不是她和吴妙可无法怀孕。

  如果林三水没在镇上找了一个小老婆。

  如果不是她知道林三水已经铁了心的和她离婚。

  她就不会在医院里主动对我那样儿。

  她也不会来主动勾引我。

  ——我原来可以理解林小妖对我的感情,却不能知道吴妙可对我的感情,来的太多突然。

  现在忽然之间,明白了所有。

  她的转变有多大,就对林三水有多么的不舍,她的转变,她的变化,只是因为她不想离开林三水,想挽救这段婚姻。

  我林小凡,对吴妙可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趁人之危而已!

  “叔,婶儿真是个好女人,我再劝你一次,三思!”我对林三水坚决的道。

  坚决的他看我的眼神儿都有点不可思议。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我们两个人各怀心思,两个大老爷们儿默默的抽烟。

  “刘胖子说了,你不会生出儿子,是婶儿的问题?”我忽然问林三水道。

  他的眼神瞬间有点茫然,想点头,又想摇头的道:“刘先生没说,但是小凡,我跟那姑娘,做一次两次她就能怀上,我跟你婶儿,这么多年了,她肚子没一点儿动静,这事儿不在你身上,还能在我身上不成?”

  说完,林三水捏了捏眉头道:“这事儿咱不说,找个机会我会跟你婶儿说清楚,小凡你也别劝我,这辈子我欠你婶儿的,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来还债,咱说另外一件事儿,祠堂里的那个红色的棺材,得赶紧的处理了。刘先生也不知道要在村子里呆多久,趁他在赶紧办了,免得夜长梦多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