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十八章 乱

第四十八章 乱

  林三水说的第二件事儿其实是我最想办的事儿,可是有了刚才他说的什么离婚之后,我现在心情很差劲儿,根本就没有跟她继续说话的力气和欲望,就说了一句你跟刘胖子商量就行,这事儿跟我说我也出不了什么主意。

  后来再说什么,我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两句过去,最后林三水再一次的确认问道:“小凡,你确定你今天身体没有不舒服?”

  “可能是有,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我也怕他瞧出什么异样儿,人家两口子结婚呢,我失魂落魄算怎么回事儿?

  “那行,那就长话短说,我准备就这两天,让刘先生无论如何去祠堂看一下,如果可以,就立刻做法把这件事儿给搞定。”他说道。

  我点头道那行,就暂时告辞,出了门口的我心情依旧不好,看到那个等在门外的女警也没有给她好脸色,她走过来问我道:“怎么了?你们村长给你吃死苍蝇了?脸色这么难看?”

  就算她这么说,我还是没心情跟她斗嘴,回到家之后我更加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吴妙可,我甚至无法想象等林三水真的把离婚协议推到这个女人面前的时候她会有什么反应,我脸色的难看让林小妖非常的郁闷,趁我二叔不在的时候她把我挤在房间里,因为有昨天晚上我们之间的一切,她一下就搂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呢喃道:“小凡哥你怎么不高兴了?”

  我张了张嘴巴,想要告诉她吧,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林小妖是个七窍玲珑心,她知道我今天去了她家里,就问我道:“是不是今天去我家里,看到了我爸爸的原因?”

  “有点吧。”我点头道。

  林小妖哼了一声道:“咱们的事儿是咱们的,不用管他,小凡哥你也不用有心理压力,是我爸爸先对不起我妈在先,你们男人啊,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就兴许他在外面找女人,就不能我妈在外面找个男人?”

  我被小丫头的话逗的忍俊不禁道:“小妖,你不感觉,咱们三个这样,有点乱伦的感觉?昨晚三个人在一张床上,你不感觉别扭?如果我们俩结婚了,我可是得管她叫妈的人。”反正左右无人,我干脆跟林小妖说说心理话。

  林小妖被我这一句话给说的那叫一个满面的羞红,抡起粉拳对着我就打了过来,骂道:“我让你说!我让你得了便宜又卖乖!”

  我抓住了她的手,抱住她的腰,双手自然而然的往上攀上高峰揉捏着。——男女之事,有了第一次,那之后的就太随意了。我就以这么舒适的一个姿势抱着她,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道:“小妖,我跟你说真的,我感觉这样不太好,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告诉我?”

  这样的姿势让林小妖也非常的舒适,特别是在我的手在衣服外面感觉是隔靴搔痒不过瘾探进了衣服里之后,她的全身几乎在我攀上那只饱满的时候就已经软了下来。

  “我为我妈不值,生不出孩子又不是我妈的事儿,我爸凭什么就怪我妈?我奶奶活着的时候把我当怪物,天天骂我妈不会下蛋的母鸡,这凭什么?女人就是给你们男人生孩子的机器?所以是我让我妈找个男人的,我爸能找小三,就要我妈也给他戴一顶绿帽子也好,刚好那天我跟我妈聊心理话,她说想要个孩子,我就向她推荐了你。讨厌!你别抓的这么用力!”林小妖娇喘道。

  我在听到她说是她向林妙可推荐的我的时候,双手是下意识的用力的抓了一下,马上就换来了她的娇嗔,可是我还是用力的捏了一下那饱满的弹性道:“你推荐的我?你可真大方啊!”

  她嘟了嘟嘴道:“难道不应该吗?我妈本来是想找个人凑合着,只要有个孩子就好,但是我妈那么漂亮能凑合吗?整个林家庄,能配得上她的也就只有你了!再说了我这么做还不是便宜了你?从小到大你看我妈的眼神儿都恨不得吃了她,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被林小妖说中了心里的小九九,心生不服,哥们儿之前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可是我表现的真有这么明显吗?说不得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她垫起脚站起来,然后用屁股猛蹲一下我高高的帐篷,面红耳赤的道:“我让你使坏!”

  说完,这个小丫头竟然跑出了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脸红的回头问我道:“晚上你还来不来?要不要给你留门儿?”

  我差点下意识的点头,想了一下道:“看情况,应该不会去,昨天我爸爸都怀疑了。”

  她看了我一眼,怅然若失的走了出去。

  她走之后,房间里瞬间又剩下了一人,我翻来覆去,想来想去,根本就无法处理,难道这就是胖子口中的所谓我的桃花劫?

  最后,我得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既来之则安之,不然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当天晚上,我还是听到了敲墙的声音,我假装睡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二叔却在这个时候忽然笑着对我道:“想过去就去呗,年轻人的,年少不轻狂,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轻狂?”

  “二叔,隔壁可是住着娘俩。”我对二叔道。——二叔绝对是一个可以倾诉秘密的人,你也绝对不用担心他会外传,并且这个事儿,昨晚二叔是知情的,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又怎么样呢?太在意世俗的眼光干嘛,再说了,林三水不是要跟她离婚么,你们可以以后三个人生活在一起,谁知道呢?”二叔道。

  我目瞪口呆的道:“二叔,你什么时候这么思想这么开放了?其实本来我爸的意思是,他们离婚之后,把吴妙可给你说说的。”

  二叔道:“啧啧,本来我也对这小少妇垂涎三尺的,可是你们都这样儿了,你让我这当叔的怎么要?你们这个说的难听点叫乱伦,然后我侄儿的女人再跟了他叔叔,这一家子要多乱才行?”

  我被二叔彻底的逗乐,也就是这时候我发现,二叔卖萌起来也是挺可爱的嘛!

  我们就这么聊着,被二叔这么淡然的一说,我反倒是轻松了不少,对嘛,何必在乎别人的说法和世俗的眼光呢?年少不轻狂还叫年少?

  后来对面的敲墙声再响起来的时候,二叔道:“真不过去?”

  “不去了!”我压抑着我的冲动道。

  就这样一夜无话,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很早很早,女警就敲开了我的门儿道:“林小凡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昨晚我在去与不去之间徘徊的太晚,现在还迷糊着,这个女警也不避嫌,更不管我二叔也在我房间里,直接冲了进来道:“快醒醒!”

  “你干什么这么着急?!”被人吵醒之后,我的起床气也很大,怒道。

  她的火气更大,直接出门道:“我有一件事儿要告诉你,在大门口等你三分钟,不来的话后果自负!”

  说完,她直接走出了我的房间。

  我被这个女警察大早上的发疯整的根本就摸不着头脑,二叔这时候已经醒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快去吧,叔都羡慕你的桃花运。”

  我虽然有一百个不情愿,可是这个女警的口气似乎有什么大事儿,我就捞了一个大裤衩穿上,揉着眼睛走出了院子。

  这时候的女警已经上了车,开着一盏车门冲我招手道:“上车!”

  我根本就不明就里,上了车之后,这个女警把车开的那叫一个飞快,林家庄的路又很坏,直接颠的我彻底清醒。

  “你大早上的发什么神经!”我怒道!

  此时的她已经把车子停在了村子外的田地间的小路上。

  女警抓着自己的头发,使劲儿的拍着自己的头,看样子真的跟鬼附身了一样,我抓着车门儿,随时都准备跑路。

  “林小凡!你爸爸是个变态!”女警却在这个时候对我声嘶力竭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