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章 虫儿飞

第五十章 虫儿飞

  胖子在听完我说话之后,一直就那么坐着,浅笑的看着我,此时的他,脸上的笑容一点也不萎缩,破天荒的我竟然从他满脸络腮胡子的脸上看出了那么点世外高人的感觉。

  “我想说的已经说完了。你是有什么意思?”我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毕竟如果不是他逼我,我还不愿意出卖二叔的秘密。

  “所以说用彩色公鸡血来对付鬼上身,也是你二叔的主意咯?”胖子问我道。

  我点了点头,事情都已经说到现在这个份儿上,再去否认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您能看出我二叔有什么问题么?”我眼巴巴的问道。

  胖子摇了摇头,道:“我其实已经注意这个人很久了,但是我要纠正你的一点儿是,你二叔这个人,根本就没想过隐瞒自己,特别是在我的面前。”

  他说完之后,看了看我道:“或许你不明白我的意思,胖爷我这么跟你说吧,你二叔假如是想让自己看不出他的异常来,就应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的劳作,就好比我给林二蛋招魂儿的那天来看,在你没去之前,他就站在那里,淡然的不像话,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该有的反应,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的异常来。”

  我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点胖子的意思,二叔之于其他的村民来说,也的确是太过鹤立鸡群了一点。

  “那您的意思是?”我问胖子道。

  他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跟二叔说的一样的话,道:“我不是神仙。风水先生这个职业其实被众多的小说和电影给神话了。红色棺材的事儿,其实我在一进村儿就知道了,之所以不办,是因为我也没有把握十拿九稳。——治鬼跟治病其实是一模一样的东西,或许是一句话早已经把所有的道理给说通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医生只有知道了是什么病才能对症下药,我们也一样,六道轮回这是天命,有人脱离了轮回,在阳间为阴灵,那他的原因是什么?这都是要搞明白的,不然怎么去治?”

  “那您的意思是谁,您对这个红色棺材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对吗?”我有点失望的道。

  “不是没有办法,而是没有把握,我想有机会的话,和你二叔谈谈,你看可以吗?”胖子道。

  我张了张嘴,不敢回答,二叔的主,我自认为是不能帮他做的,最后只能说道:“行,我和他说说,但是我父亲的事儿,我希望可以尽快的解决,实话跟您说,我不可能跟那个女警一样的大气的跟您说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但是您帮了忙,以后需要我林小凡的地方,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胖子扣了扣鼻子,笑骂道:“没钱就是没钱,漂亮话谁不会说?就你那熊样儿,胖爷我什么时候也用不上你,赶紧滚蛋回去跟你那二叔说一声,你爹那事儿,我估计事儿不大,至于是什么原因,胖爷我还想不明白,你二叔不是说了帮忙了么,先让他看看。”

  胖子的话说的相当打脸,搞的我一个面红耳赤,站起来就要告辞,可是这时候胖子又叫住我道:“小家伙儿你等等,我估计你跟你二叔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把这个交给他,告诉他,让他来找胖爷我。”

  胖子递给我一个东西,竟然是一个名片大小的纸张,上面印刷非常的精致,镶金戴银的,一看就知道胖子的拙略品味,在这个“名片”之上写了一行小字,上书曰:“紫府山玄真观无名真人刘天赐。”

  我用尽了脑袋去搜索,也在脑海之中找不到所谓的紫府山玄真观到底在哪里,不过我对胖子的这个做法倒是喜欢的很,简直屌炸天,像极了武侠演义小说之中的拜帖。

  胖子这已经算是自报家门,意思就是,我是谁谁谁,你是哪门哪派的?报个名号上来,老夫刀下不杀无名小卒!

  所以这个名片,给我一种非常好奇的感觉,小心翼翼的揣上名片儿辞别了胖子,回到家中左右也无事,二叔此时已经去地里和父亲帮忙干农活儿,我又心生恍惚,其实如果没有这么多的蹊跷事儿,这该是多么融洽的一家?

  我左右四顾了一下,不见女警九两,就问在那边忙碌家务事儿的吴妙可道:“婶儿,那个女警察呢?”

  她看了我一眼,眼神儿有点躲闪的道:“好像是去学校了。”

  她说完,就继续忙她的家务,不再理我,这就是吴妙可和林小妖最大的差别,在那一夜之后,林小妖和我,算是真正的如胶似漆,之前不敢和她的亲密举动现在她根本就不排斥,而之前就可以亲密的吴妙可,在经过了那一晚之后,反倒是跟我生分了起来。甚至对我有故意的躲闪。

  对于这个举动,我理解为林小妖在那一晚之后,确定了这辈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所以所有的亲密举动都可以接受,而吴妙可则在愧疚不安,一个良家妇女,之前的想法变为实践之后,确是会难以接受。

  我没有跟她在说什么,出了门儿直奔学校,我这才想起来,我其实并不是在林家庄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我是有工作的,我是一个不在编的人民教师。

  甚至之前还立志要让孩子们走出大山,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可是这一系列的事儿,让我差点都忘记了还有一群小孩子在等着他们的小凡老师去给他们授课。

  我走到学校,所谓的学校只是几间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房子,据说是以前知青下乡时候盖的,在学校外,我就听到了唱歌声。

  穿过大门儿,我倚在墙上,看到了扎着马尾的女警,她的怀里坐着一个扎着俏皮羊角辫儿的女孩儿。

  孩子们在笑着,跟着女警在生涩的唱着那首童谣。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看着这个和谐的画面,我甚至有些沉醉,竟然就这样靠着墙,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一群孩子围着我叫林老师,甚至还有大胆调皮的孩子问我道:“林老师,你和陈老师会结婚吗?”

  我对着他的脑袋就敲了一下,笑骂道:“滚蛋回家吃饭去!等老师忙完这段时间之后,就继续上课。”

  “我们的作业都交给陈老师了。”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儿道。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道:“真乖。“

  孩子们散去之后,我在看陈九两,就顺眼了太多太多,实在是她刚才教孩子们唱歌那时候闲适淡然慈祥的美给了我太大的震撼。我多想时光就定格在现在,爷爷未死,还喜欢抽烟袋天天被奶奶欺负。

  三爷爷还坐在祠堂里,和孩子们逗乐。

  时光如白云苍狗,从那天就在这个学校,我的学生来告诉我有一个跟我老爹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来过之后,我的生活,整个林家庄,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叔你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何而来?

  “晚上你准备怎么办?”女警却在我思绪纷飞的时候开口问我道。

  “先看看再说,不是我不相信你说的话,实在是亲眼看了父亲的做法之后才能做决定。”我道。

  女警拿出一个手机,道:“这个交给你,可以录像的,我昨天晚上实在被吓坏了,甚至都不敢大声的叫,不然的话,可以录下来。”

  接过女警的手机,这种智能机,我也熟悉,之前玩过室友的,摸索了几下,找出摄像功能,这时候女警忽然对我道:“来,给我拍几张照。”

  就这样,一个一身制服的漂亮女警,在一个山村儿里摆出一个个pose。

  我放佛回到了大学时光。

  青涩的我和青涩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