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四章 异

第五十四章 异

  小伙儿并不是一个电脑高手,就好像他之前电脑里的照片一样,女警可以一眼就看出来那些照片是假的,可是手机的这张照片,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毫无PS痕迹。

  女警当时在惊吓之后就跑回了局里,找到了一个技术部的同事分析了一下,这个同事在搞完这张照片之后,一个大老爷们儿,双腿直打摆子,道:“如果我十几年的经验和我这台电脑没出错的话,这张图是没有被处理过的,也就是他手机照出来的图片,拍摄的日期,跟这个人死亡的法医推测日期基本吻合,基本上可以说是,这个人死亡之前的三个小时内,拍了这张照片。“

  女警察彻底的凌乱了,这个案子,到了这里,都出现了鬼怪,那就成了悬案,但是女警察的调查结果,在警察局里不胫而走,一时间议论纷纷,因为这个,警察局还特意开了会,下了封口令。

  女警本人是个命犯太极的人,她太执着了,就算她相信有鬼,可是她也要找出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这个小伙儿是怎么死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拍出了这张照片。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机缘巧合的找到了胖子。

  ——胖子在讲完这个故事的时候,女警陈九两被吓得瑟瑟发抖,胖子的回忆里女主角也是个警察,这让九两有得天独厚的代入感,并且因为我和林三水并不知道R雪,也不感觉怎么恐怖,九两已经完全的受不了。

  “你知道这个R雪?“我问她道。

  “知道,一个可怜的女孩儿,我上大学时候,我们宿舍的人,都了解过她的资料,当年害她的人不得好死。刘胖子,你后来怎么办了!“九两对胖子叫道。

  “你可以叫我胖爷,也可以叫我刘叔,但是请不要叫我刘胖子,别忘了你现在是有求于我。“刘胖子道。

  “你要是敢说当时你对付了R雪,我绝对跟你势不两立!“九两站起来,这姑娘已经入戏太深无法自拔。

  “哪能啊,胖爷我又不是神仙,但是她给我看那张照片的时候,我也纳闷儿,这情况古书上没写啊,而且我知道那女孩儿,是挺好的一姑娘,算是那个畸形时代的牺牲品,而且那小女孩儿已经被同道中人给超度了,并祈福下辈子投好胎,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儿,就把那个小姑娘给打发了,可是今天忽然看到你送来的这个录像,胖爷我忽然琢磨着,这是不是眼睛的问题?“

  胖子打了一个停顿,道:“道法无边,边走边学,我也就是推测,你们别往心里去,在我们道家,是有开天眼一说,就是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当然,你们也会知道一个玩意儿,那就是阴阳眼,这都差不多,意思就是能看到鬼。可是摄像头是什么?——电子眼,这其实是一个另外的一种眼,胖爷我琢磨着,是不是摄像头这玩意儿,也跟我们道家的天眼差不多?“

  我听的无比的蛋疼,因为我很少玩摄像机,也不是很明白胖子的意思,女警却是脸色惨白的站起来道:“你的意思是说,在你旁边站了一只鬼,你看不到,打开摄像头,就能拍摄出来?“

  胖子点了点头,道:“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但是得加一个特定的条件,换言之,在一定的条件下,用手机的摄像头,能照到人眼看不到的东西,至于这个特殊的条件是啥,胖爷我也没琢磨明白,对了,你们谁以后在鬼压床,或者感觉身边冷飕飕的有什么东西在飘荡的时候,就可以打开手机摄像头扫一扫,说不定就能扫到眼睛看不到的东西了呢,等胖爷我想明白,就把这个发现载入史册!“

  女警脸色难看的很,我上大学的时候天天见女同学在空间微博晒自拍,女警长这么漂亮,以前绝对也是个自拍党,但是我估摸着,从今天以后,她就不敢在一个人的时候给自己拍照了。

  万一他娘的拍出什么东西呢?

  跟胖子商量完了这个,之后我们好像也没话好说,现在谁都可以看的出来父亲的问题绝对跟祠堂的那个红色棺材有关,就是谁都不知道问题它出在哪里,胖子也没有对付红色棺材的办法。

  我们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四个人,包括九两,都在默默的抽烟,谁他娘的说最可怕的是人心?那是因为他没见过鬼!

  抽了一会烟,我就琢磨着做今天我来要做的第二件事儿,就对九两跟林三水道:“警察同志三水叔,我跟刘叔有几句悄悄话要说一下,你们俩行个方便。“

  林三水肯定没事儿,点点头就出去,女警九两这个人多疑,出去之前还看了我几眼。

  “刘叔,您的名帖,我给我二叔了。“他们两个出去以后,我对胖子道。

  胖子一下子来了兴趣,道:“哦?那他怎么说,有没有被胖爷我的名头给吓到?“

  我看着胖子的脸,都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二叔说了,紫府山玄真观?好大的排场!想见,要你去找他!“

  “哎呦我去!“胖子一拍大腿,道:”好大的架子!告诉他,让他来见胖爷我!就今天,过期不候!“

  我一下子难办了,这俩人跟老小孩儿一样的斗气,可是去搞定那个红色的棺材绝对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拜托两位世外高人别这么小孩子脾气行不行?

  “胖爷,刘叔,我说这事儿,谁见谁并不重要,我二叔那个人死脑筋,您老人家心宽体胖的,别跟他一般见识行不行?就当给我个面子。“我对胖子道。

  胖子借驴下坡,故作为难状道:“小伙子,成,这次胖爷我给你面子,你记住,这是胖爷我给你面子!“

  我自然是千恩万谢,就这样约定,等今天中午大家都睡午觉的时候,他们两个见个面。

  这边儿的事儿敲定之后,我就带着女警回家,在路上女警问我道:“你跟那个胖子鬼鬼祟祟的说什么呢?“

  “这是个秘密。“我故意逗她道。

  谁知道这个女警白了我一眼,竟然不再多问,而是在过了一会儿道:“我再帮我找个地方睡觉。“

  “你不是挺爱睡帐篷的么?“我不知道她为啥会忽然这么说,就纳闷儿道。

  女警瞬间脸憋得通红,呆了一会儿,跺脚道:“你爸爸这个样子!我不敢在外面睡觉了行不行?!“

  ——她说的还真是个问题,这个女警面冷心细,这在给林二蛋招魂儿的时候我就见识到了,当时的她可是吓得整个人都贴在了我的身上,可是这事儿就难办了,在这个小山村儿里,我去哪里给她找地方去住?不能住别人家,一个人住她肯定还是害怕。

  “要不你就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我对她道。

  她嘟着嘴道:“这边儿的事儿不搞清楚,我绝对不会回去!“

  “可是我真的找不到你能住的地方啊!“我道。

  “我跟那个娘俩挤一挤吧。“女警说完就走,完全不是跟我商量,而是跟我通告。

  看着女警走过去的身影,我有点失落,更有点放松。

  这正如我对这对母女的感情。

  纠结。

  ——回去之后,我就对吴妙可林小妖两个人说了这事儿,人都是这样儿,心里再排斥,表面上也不好说什么,再怎么着,女警在我家也算是客人,他们俩也是客人,要服从我这个主人的安排。

  于是我的隔壁,就睡了三个人。

  我不禁想,我要是在今晚摸进房间里去,那是几P来着?

  当然,这只是我一个邪恶的想法,女警就在白天,搬进了母女俩的房间,吃罢午饭后,胖子来到了我家门口,没有进来,而是叫女警把我叫了出来。

  “小伙子,胖爷我想来想去,还是我来见他太掉我的面子,这么着,我们俩各退一步,你让他来祠堂见我,刚好,我们俩也琢磨一下这个怨气滔天的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