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五章 山人自有妙计

第五十五章 山人自有妙计

  胖子跟二叔绝对是一比一的高人,但是俩人在这方面幼稚的可爱,对于胖子这个说话,我真的哭笑不得,免不了就又跑去跟二叔商量商量,二叔也相当的无语,不过总之胖子来到了家门口,这也算是给面子了,只是二叔说道:“连自己山头洞天福地都丢了紫府山玄真观,也好意思这么爱面子?”

  他们两个相约的地方是祠堂,俩人算是艺高人胆大,去的地方就是现在整个林家庄的禁地,我跟女警就守在外面,这时候就算是一个傻子也能看出我二叔的异常了,可以这么说,二叔的地位是胖子提高的,二叔要是不是个高人,至于让现在在林家庄如同日中天的胖子屈尊来见。

  “你二叔到底是什么人?”女警问我道。

  “我不知道,应该也是个传说中的阴阳先生。”我说道。

  女警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

  胖子跟二叔的商谈持续了两个小时,两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等到出来的时候,竟然已经相当的熟络。

  “八千啊,胖爷我跟你真的是相见恨晚,咱们今天说的,那就这么办得了。”胖子笑着对二叔道。

  二叔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下祠堂,眼神纠结。

  至于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俩没问,其实是问了也白问,这俩人神秘的很,像是要在这里搞什么阴谋诡计一样的,问了也不会说,谁会去自讨没趣?

  然后?没然后了,基本上就是各回各家,也没看出二叔有什么准备什么的样子,我现在只要看到我父亲,就着急的很,因为我生怕他晚上的举动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炸毁这个坚强了一辈子的男人。

  “二叔,那事儿什么时候办?”我问道。

  “你急什么?就快办了。”二叔每次都这么说。

  女警又在这里待了一天,就回了镇里,用她自己的话说是需要回家一趟,她临走前把手机号码给了我,并且嘱托我,要想办法帮她劝一下胖子,最起码的要在胖子走的时候,知道他的去向并且通知她。

  女警走之后,每次夜半,还是会响起敲墙声,可是我都假装没有听到,结果第二天,总能看到林小妖幽怨的眼神,至于吴妙可,那一夜之后,平淡的可怕。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这样,三天过去了,而在第四天的时候,我才算是终于看到了胖子跟二叔的动作,林三水忽然在大早上的着急村民们在打谷场集合,每个人都要带上一桶清水,而我则被叫到了林三水的家里,到了他家林三水就问我道:“小凡,咱们村儿的族谱现在在哪?”

  “族谱?”我呆滞了一下,这玩意儿以前都是归三爷爷管,二叔来的时候我还是找他把名字给填上的族谱,三爷爷去世之后,村儿的年轻人对这个观念已经算是淡泊了,没人去管这个,老人们想管,他们不识字啊!所以族谱现在是肯定是留在祠堂里的。

  “你找族谱干啥?现在很少有人去入那个了,三爷爷没了以后,基本上没人管这事儿。”我问道。

  “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你,去把族谱给找过来。”胖子这时候对我道。

  我顿时满脸的黑线,族谱现在在祠堂,你让我去祠堂找回来?哥们儿不敢啊!

  “怎么着?怕了,去吧,大白天的,你放心,不会有事儿,再说了,胖爷看你眉心还没散,童子身吧,那就更没事儿了。”胖子道。

  我也是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儿了,胖子这么一说我还真不好意思说我害怕了,只能打肿脸充胖子硬着头皮跑去祠堂,祠堂在村儿里的位置本来就偏僻,来到门口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就算是大白天的,也让我感到一阵阵蚀骨的寒意,我抽了自己两巴掌,随手捡起来一个顺手的武器——砖头,就走了进去,虽然我知道真的遇到什么东西的话板砖绝对没什么用,但是手中有个沉甸甸的东西,那也绝对是给自己加了胆气。

  我轻轻的推开了祠堂的大门,里面的那个红色的棺材依旧在,胖子的话没错,红色是一个比较纠结的颜色,可以说是两个极端,喜庆和诡异,甚至比白色给人的感官还不好,这个,我总结为我的印象里,都是黑漆棺材,所以很不习惯红色。

  此刻这个红色的棺材上面的长明灯早就灭了,用二叔的话来说,现在这里面的玩意儿,全靠着棺材底下的桃木给镇着,所以才没出来祸害众人,此时我去看桃木,黄色的树枝,已经有大部分变成了黑色,像是被腐蚀了一样,基本上可以一眼看出来。

  桃木枝撑不了多久了。

  我的视线没有在红色的棺材上盯太久,直接冲进了祠堂的里间,那是三爷爷住的地方。祖父就在三爷爷珍藏了多年的那张桌子里。

  推开门儿的时候,我立马惊呆了,我看到本来在三爷爷的那张床上,现在躺了一个人,正背对着我。而且这个房间的床上,地上,全部都是纸钱,这个人好像还在熟睡,我全身的汗毛在一瞬间就炸开了!

  “谁?!”我问了一声道!

  那个人缓缓的在我的目瞪口呆之中转身,我看到这个骨瘦如柴满身老年斑的身影,竟然是我一个特别熟悉的人,我的三爷爷!

  我立刻拔腿就跑,三爷爷这个忠厚的长者,在去世以后整个人都变了,附身林二蛋的场景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

  我一口气奔出了祠堂,直接跑到了林三水家,胖子看到我气喘吁吁的问道:“怎么着,被女鬼追着强奸呢?”

  “我在三爷爷的房间里,看到了他本人!睡在铺满了纸钱的床上!”我大声的对林三水和胖子道。

  “什么?!”林三水马上就站了起来。胖子也一脸的凝重的道:“这怎么可能?”

  “不管可不可能,我都看到了,他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喘着粗气道。

  ——这一次,我们三个人去了祠堂,到了三爷爷的房间里,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我刚才看到的那个人。

  可是他们两个也没有说我撒谎,因为纸钱还在。

  如果纸钱不在了,可以说是我的幻觉,可是纸钱在,就说明我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三爷爷去了哪里?

  “别管那么多了,你们这个狗屁村子真他娘的邪乎到没边儿了!”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道。

  这就好像是一个插曲一样的,来的悄无声息,去的无影无踪。我们三个找到了三爷爷之前珍藏的族谱,没有回家,直接就去了村民们集合的打谷场。

  这里是一片大大的空地,此刻村民们已经集合,乱糟糟的都是说笑,看到我们来,就有人大叫:“林三水和他的准女婿,这集合我们大家,又是要干什么?”

  林三水沉声道:“做雕塑,和泥,就跟我们小时候做泥人一样,不过这一次,得做的跟我们真人一样的大小。可以做的不像,但是一定要做的可以区分出来是男人和女人!”

  “大清早的,地里的庄稼活还没做完,我们这么大人了,你让我们来玩泥巴?”有人马上就抗议道。

  “做一个五块钱!就要九十九个!谁做的多就钱多!”现在的林三水也懒得跟人废话,直接拿钱上,林三水可能没多少钱,可是禁不住胖子腰粗啊。——村民们一听有钱,那马上干劲儿十足的开工,一个可是五块钱呢,纯属没本儿的买卖,地上的黄泥巴能换钱?谁不愿意干?

  “三水叔,做泥人干啥?”我好奇的很,不禁的问道。

  林三水指了指胖子,对我哭笑了一下,示意他也不知道。而胖子则看着我笑道:“山人我自有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