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八章 母亲

第五十八章 母亲

  “ 你这话说的。”我瞪了一眼胖子的,合着按照他的话来说,我父亲就该死来着?不死就不科学了?

  胖子也意识到自己的口误问题,在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胖子倒是没有那么大条,赶紧给我补充道:“小家伙儿,你别急着跟我瞪眼,胖爷我不是那个意思,咱先不说别的,就那天你在去祠堂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父亲他,这次恐怕凶多吉少?”

  我虽然不知道他说什么,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因为胖子说的,还真的是我当时所想。

  “这就对了,事实上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你虽然会难受,但是绝对不会感觉奇怪。可是他一点事儿也没出,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对不对?”胖子循循善诱道。

  胖子这么一说,别说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女警都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可是他不是没出问题啊,他不是晚上会唱戏吗?!”我道,这可是算是那天晚上的后遗症来着。

  胖子看了我一眼,道:“但愿事情就这么简单吧。”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你老爹不能到场,如果可以的话,把他锁到屋里。这就可以算是我今天交给你的任务了,把这个做好了就行。”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儿,父亲到现在为止,他自己是肯定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问题的,他对这个红色的棺材,已经太久不能释怀了,现在好不容易等到要处理这个棺材了,我能不叫他去?

  我又要拿什么理由来阻止他?

  胖子交代完我这个,就下了逐客令,说他要养精蓄锐,还说这事儿其实都怪我,现在对付那个红色的棺材绝对不是最佳时机,但是为了我老爹的身体,还有是我在祠堂里看到的三爷爷,这些胖子都无法解释原因,为了不出现别的变故避免夜长梦多,不得不马上就开始对付。

  我跟女警出了林三水家,没走多远,就听到林三水的破口大骂声,骂道:“你们这些兔崽子,平时不是个个的号称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现在去抬个棺材都不敢去?”

  “三水叔,那个棺材诡异的很,那个风水先生都拿他没办法的,谁敢去动?再说了,最近我们村儿出了多少事儿你又不是没看到,我们可不想做第二个林二蛋,我家没钱,真经不住我这么吃的。”一个后生顶林三水道。

  “放你老母的箩筐屁!你要是能有二蛋子的力气,老子管你一辈子的吃喝!”林三水气的都要跳起来。

  “三水叔,这事儿您找别人吧,长明灯灭了的事儿现在大家谁不知道?谁还敢去那里晃荡?”那个后生顶了一句,竟然跑路了。

  这时候刚好我们走过来,林三水颇有些懊恼的道:“日他老母的,这点事儿竟然都没干好,我这村长当的还真的没意思。”

  “三水叔,大家害怕也情有可原,现在这世道,不拿村长当干部的人多了去了,你也别放在心上。”我劝慰他道。实际上我的心里也在叹息,在偏远的农村,就在林家庄,村长已经算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了,而大家对林三水不是特别畏惧的原因除了他并不是像别的村儿村长就是村霸的原因外。还有一个看似风马牛不相聚的原因。

  他的一个绝户。

  ——不在这个环境里,无法体会绝户两个字,会让别人怎么去嘲笑,现在很多老人的重男轻女,其实并不是他们多在乎是男是女,而是害怕别人的嘲笑。

  下辈儿无人,这对于封建思想毒害严重的村民来说,几乎算是最大的灾难了。大家对林三水看的越来越轻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这个。

  你林三水再怎么厉害,也是绝户,你拿什么来命令我们?

  林三水叹了口气,道:“那小凡你说,现在这群兔崽子都不愿意去,你让叔咋办?总不能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让林先生笑话吧?”

  “去找你们村儿那个林二蛋,这家伙那么大的力气,怎么不知道好好利用?”女警这时候插嘴道。

  “这个我也想过,可是二蛋身上刚出这档子事儿,你不知道他爹娘跟白珍珠对二蛋看的多严,这事儿,他们会让二蛋掺乎?”林三水考虑问题还是比较周到的。

  我一想还真是这个事儿,林二蛋的家人现在绝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好不容易把二蛋给救活了,还会让他参加这种事儿?

  林三水在我犹豫的时候忽然一咬牙道:“走,我有办法了,去找二蛋。”

  到了二蛋家里,林三水就没说别的,就一句话:“刘先生说了,找到了治疗二蛋吃这么多的办法,现在我们要二蛋跟我们走一趟,办点事儿。”

  林二蛋的爹娘一听,还有点犹豫,本来嘛,二蛋这么能吃基本上是这个并不富裕的农民家庭的灭顶之灾,可是因为有了胖子,那又变成了福气,他们最发愁的是林二蛋把这个家给吃垮了,现在胖子管了吃,林二蛋又力大如牛,地里活儿干的一个顶一群,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很着急林二蛋能治好大胃王这个病。

  如果胖子能一直管着二蛋吃喝,二蛋又力大如牛,这是天大的好事儿,不是吗?

  一看二蛋父母那犹豫的眼神儿,我估计这事儿要玄,正在想实在找不到人的话,就我们几个也能凑合着抬动那个棺材呢,那个红色棺材的个头儿,比一般的棺材要小的多,要知道我在最开始见到的时候,还以为那个棺材里葬的会是一个婴儿呢。

  这时候白珍珠扶着墙根儿走了出来,白珍珠在二蛋出事儿的时候就瘦了一圈儿,现在再看多日不见的白珍珠,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还是白珍珠吗?白珍珠个头高,以前近两百斤的体重,现在看她却显得她身材高挑,最多只有一百四十斤上下,减肥了的白珍珠,虽然不说十分漂亮,却也是一个绝对拿的出手的女人。——这跟她以前的形象对比之下,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三水叔,真的能治二蛋吃的多的毛病吗?”白珍珠扶着墙根儿道。

  林三水本来就是扯了一个谎,现在不得不继续扯下去,道:“能吧,刘先生办事儿,你还不放心?”

  “那二蛋吃的多的病治好了,他的力气还会这么大吗?”白珍珠眼巴巴的问道,问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都有些微红。

  “能,绝对能治,吃的少了,力气就慢慢的小下来了。”林三水赶紧道。

  “珍珠,二蛋力气大哪里不好了?不然地里的庄稼活,还不是你忙活?妈是为你好啊!”林二蛋他老娘说道。

  扶着墙的白珍珠眼圈一红道:“妈,我知道二蛋这样子地里活儿我能轻松不少,可是我真的受不了啦。”

  “噗!”女警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再也忍不住的喷了出来,我跟林三水也是极力的忍住笑意,他娘的,我听说过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今天可算是见识了,林二蛋果然威武!

  就这样,我们从林二蛋的家里成功的迁出了这头老黄牛,二蛋子跟我一起的时候,胆子一般都奇大,因为他说我,我是大学生,有知识,知识就是力量,我绝对比徐琳等人都强,我们去了祠堂,那个棺材所谓的小,也只是相对于别的大黑漆棺材而言,可是林二蛋一个人,一只手直接连带着下面的桃木架子给抗了起来,一口气走到打谷场丢在地上,道:“就这?还有别的事儿没?”

  林三水拍了拍林二蛋看起来非常瘦弱的身子骨,不无艳羡的道:“二蛋,这身子骨,在林家庄真的是浪费你这个人才!”

  忙完这边的事儿,我们回到了家,吃饭的时候,我对他们说了今天晚上要对付那个红色的棺材了,话刚说完,父亲就兴致勃勃的放下碗对我道:“今天晚上就要动手?小凡你去问问,有啥需要咱们家帮忙的地方?”

  “问了,刘胖子说,用的上我的地儿会叫我的。”我道。

  父亲的脸上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露出笑脸,他拍着大腿道:“小凡,你不知道,以前给二蛋招魂儿什么的,我都不好意思站在人前,心里总有个疙瘩,这次好了,我一定要去看看那个棺材里,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父亲是如此的兴致勃勃。

  我跟九两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里的无奈。

  我要找一个什么借口,来阻止今天晚上父亲过去?以此来完成胖子的嘱托?

  想来想去,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父亲要是知道他自己的问题也就算了,他那样的人,会自己去避讳,现在的问题是,他不知道。要是让五十岁的父亲知道自己晚上后半夜会变成一个女人,那么好面子的他估计会疯掉,或者自杀。

  这要怎么办?我跟女警想了一下午,直到吃罢晚饭,林三水在广播上喊口号,说今天晚上打谷场上有活动,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参加,接下来叫上名字的,马上去打谷场参加今天晚上的事儿,事成之后没人一百块钱,大家不要乱,这个名字是已经定好的,只要九十九个人。

  五十个男人,四十九个女人。

  林三水拿这些钱出来肯定吃力,这钱估计事胖子来出,听到这个广播我更加好奇胖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来做法事九死一生的,还要自己倒贴钱?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忽然感觉,似乎胖子那张猥琐的脸之下的秘密,并不比二叔少。

  难道所谓的阴阳先生,就是阴阳怪气的意思?

  父亲在听到广播的时候,甚至今天晚上心情不错的他都换上了一身儿衣服,要去见证红色棺材的毁灭。

  我还是没有找到一个稳妥的阻止他的办法。既要阻止他,又不让让他察觉出异样,这样真的好难。

  可是,就在父亲准备出门儿去打谷场的时候,我老娘忽然从房间里出来,拉住了我父亲的衣袖。

  她抱着父亲的胳膊,一个劲儿的摇头,似乎是在阻止父亲出门儿。

  母亲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里,只是一个非常透明的角色,她是一个安静到我会以为她是一个哑巴的女人,在记忆里似乎没有跟我说过话,她也会在饭桌上安静的吃饭,然后,继续回到她的房间。

  我已经习惯了忽略她的存在。

  可是这个人,却在这个时候,忽然的出现了,并且抱住父亲的手臂阻止父亲出门儿。

  母亲的出现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可是看到母亲抱着父亲摇头的样子,我忽然感觉全身冰冷。

  事出反常必有妖,还是这句话。

  为什么,一直都在吃完饭就不会出房间的母亲,在今天会有这么反常的反应?——我忽然想到了父亲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你妈不傻,她比谁都聪明。

  莫非,母亲知道什么?!——二十多年来对母亲痴呆的认知,在此刻看到这个诡异场景的时候,竟然有点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