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五十九章 阴阳

第五十九章 阴阳

  母亲的这个动作,不仅是吓到了我,连我身边儿的女警九两都挨的我近了一些,我拍了拍她的手臂,示意她没事儿。

  父亲对母亲笑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可是母亲却不回答,只是抱着他的胳膊摇着头,不让他出门儿。

  所以今天困扰了我一整天的问题,竟然在关键时刻被母亲给轻松化解,可是我的心里却紧张了起来,从未干涉过父亲的母亲,为什么在今天这么反常。

  反常必有妖,古人的话一般都是诚不欺我。可是事情发生的两个人是我的父母,两个在我身边平平淡淡的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两个人,他们俩的身上会有什么疑点?

  “你老娘也有问题,林小凡先生,我为什么感觉你家里的人都怪怪的?”九两半开玩笑的说道,她这一句话缓和了气氛,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去回答。

  “慢慢的就明白了,事情不会那么复杂,他们在之前的二十多年里,都是地地道道的本分人物。”我对她道。

  我们就这样抱着满头的疑团,到达了打谷场,今天来,林三水算是下了血本,这个价位甚至都让村民们打破了头的来,最重挑选留下了九十九个人,等我们到的时候,发现二叔,胖子,林三水站在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

  胖子看了看我跟九两,道:“你父亲没来?”

  我点了点头。

  胖子的脸色瞬间就怪异了起来,是他对我嘱托的不能让我父亲今天来,可是我父亲真的没来了,他似乎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道:“你是用什么办法让他不来的?”

  “我妈拉着他,不让他来。”我如实的回答道。

  胖子哦了一声,怪异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跟二叔商量,接下来的话中,我了解到了他们今天的做法。

  道家中,提到道教,第一个想起来的东西不会是穿着道袍的道士,而是现在享誉世界的神秘八卦图,太极阴阳鱼图案,可以说,贯穿整个道教教义的,就是所谓的阴阳大道。

  道家现在所留下的修炼方法,还是大家都可以见到的道教的中医,一般就一句话可以概括:“阴阳调和。”

  种种都可以说明,所谓的阴阳二词在道教中的重要性,今天胖子要摆的,还是一个阴阳。

  给林二蛋招魂儿的时候,是借阳,借人体之阴阳。那是一个小阴阳周天,并且作用是“困”,道教的法阵,每一个都有每一个的作用。当时主要是为了让胖子召唤出来的夜行百鬼不跑掉,所以用村民们的身体自身摆了一个阴阳小周天阵。

  可是今天的胖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也就是有林八千在,不然胖爷他自己绝对不敢这么玩。这几乎是在玩命。

  生为阳,死为阴。

  天为阳,地为阴。

  这些都是阴阳,忽略掉人体最大的阴阳之力,相对于死,生才是最大的阳。

  今天,胖子要搞的,是一个生死大阵。

  九十九个活人。

  九十九个泥人。

  活人为阳,死人为阴。

  我在之前是猜测,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一样的明白,刘胖子在之前所做的朱砂黄符是什么做用。

  刘胖子在之前村民们恶搞泥塑的时候就对林三水道:“没事儿,以后他们会哭都哭不出来。”

  现在果不其然,当时村民们绝对是因为无聊的心态,恶作剧一般的把泥塑做的跟裸体展览一样,现在,胖子和我,则手持那些用朱笔写上姓名的黄符,分成出来男女的,贴在那些泥塑的额头。

  现在村民们的表情真的算是变幻莫测,才叫做胖子口中的哭都哭不出来!

  因为他们当时手中恶搞出来的泥塑,现在全部都变为了他们的列祖列宗!

  “操,林三水,你这是搞什么名堂?!你要这么搞,怎么不早说?”村民们马上就受不了了。

  纷纷把矛头对向了林三水,这实在是太打脸了,这么搞,以后还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叫个球的叫,这样儿搞,说不定祖宗还偷着乐呢,你们咋不知道他们不嫌自己的短?”林三水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哭笑不得,只得跟村民们打俏皮道。

  就这么扯几句,村民们也没计较这个,一晚上一百块,林三水现在可谓是他们的金主,也不能得罪,最主要是,现在这个时代,对于这个看的也不是那么的重。再说了,再怎么粗鄙的泥塑也是他们自己做的,当时林三水让他们做的好点,他们听了吗?

  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他们啊。

  贴好朱笔黄符,我们几个一起忙碌,再一次的把这些个泥塑摆成一个圆,太极阴阳的标志性图案就是圆形,胖子倒也没有标新立异,还是跟以往一样的摆成阴阳鱼的图案。

  每一个泥塑面前插了三支香。

  胖子捧了一个香炉,在每一个泥塑面前都屈指一弹,清水弹在泥塑的额头。

  九十九尊泥塑,九十九个活人。

  九乃数之极致。

  组成一个大阴阳。

  就算我不懂行,此刻也感觉胖子摆下的大阵,实在是牛逼XX到不能再多。

  我看着二叔,因为我有种第六感,这个胖子,说不定也是跟徐麟当时摆下的散灵阵一样,是出自于二叔的手笔。要不然胖子之前都没有什么动作,偏偏在跟二叔合计之后就想出了办法。

  二叔在胖子做这一切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很平淡,可是在胖子撒完水,我以为一切都算是准备就绪只欠东风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却凝重了起来,这搞的我的心都跟着吊的七上八下。

  难道重头戏,现在才开始?

  此刻的胖子非常的忙碌,我也不可能去问一下接下来要做什么,二叔这个人,我问了还不如不问的好,就跟女警站在一起看着他们的动作,女警脱掉的警服还在林三水家里,她的身上现在穿着的,还是那个可以箍得很紧的紧身儿白色小吊带儿,让那些还在苦等着干完活儿收钱的男人们看着使劲儿的屯口水。

  要是村里的姑娘他们还能出言调戏调戏,可是这姑娘谁不知道是城里来的冷艳女警?当时招魂儿的时候可是把他们眼中的神仙中人刘胖子打成猪头的存在,谁敢上前造次?

  现在的酷暑天气已经快要过去,马上立秋,夜晚的山村还是有无尽的蝉鸣,只是夜色致中和已经带上了些许的寒意,我一是看到女警的确是有点冷,二来村民们不是传现在这女警已经是插足我和林小妖的第三者?既然是这样,在他们的印象里,女警已经算是我的女人,让他们看了去,哥们儿不是亏大了?

  我就脱掉了衣服,轻轻的盖在了她的肩膀上。

  在电视里,如果出现这样的情节,那么女猪脚肯定会安静的靠在男猪脚的肩膀上,韩国片的话最多来的激吻,东京热的话估计直接来个现场直播的啪啪啪。反正不管是咋样,对我来说都是好事儿。

  可是这个女警竟然拉着衣服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嫌弃的道:“我说林小凡,你多少天没洗澡了?还有,就你这一身排骨,还真好意思拿出来秀?”

  我瞬间满脸的黑线,尼玛电视上绝对都是骗人的啊,我拉住衣服想要夺回来,不带你这么阴损人的,哥们儿这短袖衬衫一给你,自己都已经半裸了你知道吗?

  可是她却死死的拉着衣服,笑骂道:“我说你怎么这么小气?一个衣服都给了还要要回去?”

  看着她的笑脸,我不禁的有些呆了。

  她没有被我看的低下头满脸羞红,而是踹了我一脚骂道:“再看一眼信不信老娘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我一下就明白了,不是电视上骗人,而是这个女人,不能以常理来度之。

  那边的胖子,此时已经开始了新的动作。

  二叔的脸上,已经写上了紧张。

  “别闹了,胖子来真的了。”我对女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