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章 归位

第六十章 归位

  只见胖子,不知道从哪里拖出来一条黑布,站在那里招呼我道:“小家伙儿,这时候还在忙着泡妞儿,都还不来帮忙?想累死胖爷我?”

  我脸一红,赶紧跑了过去,这个黑布很大很粗的一卷,我们俩才勉强抬的动,这时候我真羡慕林二蛋的力气,我们俩抬着黑布,一直太刀跟打谷场邻近的祖坟坟园,胖子开始在地上滚动着黑布团,这一滚动我琢磨明白了。

  这个黑布就像是地毯一样的平铺着,这么长的布,刚好从祖坟坟园里延伸到打谷场,像是在平地上,铺了一个黑色的小桥。

  做完这一切,胖子已经累得满头大汗,蹲在地上大口的喘气,我问他道:“接下来干嘛去?”

  “让胖爷我歇歇,等十二点,还得忙活。”胖子道。

  刚才的忙碌,瞬间就冷静了下来,这一休息就是一两个小时,好在这一次也没有什么骚乱,村民们可都是看在一百块钱的面子上呢,大家都在闲聊着,人真正的多起来的时候,现在看这个体积蛮小的红色棺材,反倒是没有那么恐怖了,大家甚至还在议论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但是无一意外的,大家都认定这里面会是一个女人,因为红衣服是女人穿的吧?红鞋子是女人穿的吧?那红棺材肯定也是女人用的。

  我跟九两就站着听大家的议论,过了一会儿,九两忽然问我道:“这么大的阵势,怎么不见你的小情人跟丈母娘?”

  我根本就不用搜索就知道他们两个不会来。

  但凡村子里有灵异什么方面的事儿,他们都不会来。

  原因很简单。

  吴妙可是白虎克夫命。

  林小妖从小到大都被说是妖孽转世。他们两个都是不吉利的象征,如非不得已,不会出现在这种场所,别人不说什么,她们娘俩也不会来,省得别人看到了不舒服。

  “可能他们不信这个吧,所以没来。”我对九两道。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已到十二点,传说中的阴阳交替之时,影视作品中的鬼敲门之类的,也一般都发生在这个时间点儿,胖子这时候站起身,开始走往祖坟坟园,手中不知道何时又拿出了他的罗盘和铃铛,一边走一边摇晃。

  “大家一起跪拜!请祖宗归位!”林三水站在那些泥雕之前,开始大把大把的朝火堆里丢着之前。

  请祖宗归位!这一句话,让乱糟糟的人群瞬间的安静了下来,全被朝着祖坟的方向跪拜了下来,现在就算是没脑子的人也能想到胖子到底要干什么,他是要在祖坟里,引领祖先的亡魂出来。

  那些泥塑,是胖子为他们的灵魂做的载体,现在要做的,是请祖宗上身!

  我也朝着那个方向跪拜了下来,九两不跪,被我给拉了几下,道:“我知道我林家的先人跟你没关系,但是死者为大姑娘,咱要顾全大局!”

  全场的人,除了二叔跟胖子,全部都在虔诚的跪拜着。甚至那些大婶儿大嫂们口中开始念念有词,无非是趁这个时候祈求祖先保佑什么的话。

  胖子左右罗盘,右手铃铛,肥胖的身体跳大神一样的四处扭动,口中唱着我们听不懂的诡异歌谣。

  天空在一次的阴了下来,这其实又是一次百鬼夜行,这样的天气,在林家庄上空,会跟上次一样出现阴云遮荫闭月。

  一时间,除了火盆,打谷场上没有别的光芒。

  胖子不停的晃动手中的铃铛,跟我们上学时候的铃铛一样,似乎是在叫在祖坟坟园之中沉睡的林家先祖醒来,一起来帮林家庄度过这场灾难。

  祖坟坟园的方向,忽然莫名的冰冷起来,让此刻光着膀子的我格外的寒冷。女警抬头一看,随即张大了嘴巴。

  胖子手持铃铛引路,跟上一次帮林二蛋招魂儿我们看到虚幻的身形,只要一双墨绿色的眼睛不同,这次在那条黑布上,开始慢慢的出现行人。

  这些人形态各异,神态安详,但是个个看起来都脸色惨白,最重要的是,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穿着那种红白相间的寿衣,异常的宽大,像是一个个长袍,慢慢的走在那条黑布上。

  我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瑟瑟发抖。没有人会不恐怖,也没有人在此时还会怀疑什么。

  胖子就这样引着已经显化出来身形的林家先祖,引领到了那些贴着名字的泥塑旁边。

  林三水已经忘记了往火盆儿中丢纸钱的动作,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紧张,身子埋在地上,不停的叩首。

  “请众神归位!”胖子收起铃铛,撒出一把黄纸,此刻的他,像是一个天神下凡,又如同引路的阴司鬼隶。

  那一个个的穿着寿衣的身影,竟然在胖子的牵引之下,找到了对应贴着自己名字的泥塑,然后坐了下来。

  一时间,所有的身影都消失不见了。胖子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此刻大家再看泥塑的方向,那里本来看的还算清晰的地方,此刻一片的模糊,像是在这个世界被分割了出去。

  我瞪大了眼睛想要去看清楚,可是越用力的想要看清,就越是看不清。

  “各就各位!准备开棺材!”胖子对林三水叫道。

  林家庄的村民们现在处理这种状况,都已经算是有了经验,那叫一个训练有素,现在列祖列宗都出来了,谁还敢造次,大家马上就像一开始被交代的一样,围成一个圆。

  到此时,胖子的阴阳已经组合完成。

  ——这样百鬼出行,上了泥塑真身的场面实在是壮观,壮观到我以为现在这样的档次,对付这个鬼棺估计不会有任何的压力,可是遥望二叔,他还是一脸的凝重。并且在月色之中,比刚才还让人心神不宁。

  我真想上去抽他两耳光,在这个时候,都这样了,你他娘的还在担心什么?你有什么想法还不应该说出来么?!

  林家先祖归位,村民们围成胖子口中的阴阳双圆之后,胖子丢掉了罗盘,开始在那边招呼我道:“小家伙儿,过来帮忙开棺。”

  如果可以,我宁愿跑掉,可是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还怎么跑路?二叔跟胖子两个绝对都是欠抽的人,现在用的上我,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要在这个时候搞突然袭击?

  “我跟你一起去?”女警看着有点打摆子的我道。

  “没事儿,胖子这么厉害,肯定没事儿,再说了,哥们儿还是处男呢,万邪不沾身。”我抹了一把脸道。

  女警点了点头,把衬衫丢给我,道:“去吧,小处男先生。”

  她说的轻松,但是我还是可以从她的颤抖之中看出她的焦虑和不安。

  我一边走一边系着扣子走向胖子,真的走近了这个红色的棺材,我似乎体会到了二叔脸上表情的含义。

  这个棺材太安静了。从被林二蛋抗到这里来,一直到我们忙好这一切,这个红色的棺材都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一动不动,这里面的玩意儿到底是艺高人胆大,放任我们随便的安排,认为我们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还是现在他已经不在里面了?——如果她不在了,那她现在会在哪里?我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在夜半化作花旦的老爹。

  这才是二叔担忧的地方?

  “胖爷,不对劲儿吧?这个棺材里面的主儿,就这么等我们来灭他?”我对胖子道。

  “谁他娘的知道?胖爷我今天办事儿,可是严格按照书上来,一点纰漏都没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成与不成这都是我最后一次搀和,你们林家庄太吊胖爷我不敢看!”胖子抹了下脸上的汗水,丢给我一根儿撬杠,道:“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开棺看看里面是什么玩意儿再说。”

  胖子在丢给我撬杠之后,也在这个红色棺材之前点了三支香,撒下一把黄纸,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的碎碎念道:“棺材里这个,胖爷我是紫府山刘天赐,因果六道轮回本是天命,你既然身死,理当堕入轮回之中,就算有再大的冤屈,死之后都是黄土一剖,何必呢?胖爷不不想与你为敌,你若是原因此时投胎而去,胖爷我甚至能找师兄弟帮你念度人经,祈求你来生投胎一个好人家,怎么,胖爷我够意思吧?你要是愿意,就轻轻的敲三下棺材,可好?”

  胖子一看就是胡言乱语,可是他说话的表情却是如此的认真,搞的我也不知道这厮现在到底是真的跟棺材里的这个主儿商量呢,还是在这边关键时刻贫嘴?

  我拿着撬杠,手心全是汗。

  竖起耳朵听着。我无比渴求她能敲动棺材。

  不管真假,我现在还是宁愿她能投胎,投好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