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二章 鬼话

第六十二章 鬼话

  我被胖子死死的拉着,九两也在劝我,说如果他们是有办法去对付那棺材里的东西,我去了是累赘,如果他们不能对付,那我去了也白去,只能是送死。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一直自称胖爷很叼么?关键时刻你跑什么?去救人啊!”我对胖子怒吼道。

  “这事儿不是胖爷不管,是胖爷管不了,月属阴,天现两月,这是什么格局?”胖子黑着脸道。

  我还是要去,我家里的两个男人,现在都生死未卜,大道理我明白,可是我们听了那么多的道理,为什么还是不能过好这一生?就是因为道理我们全都明白,可是真的事情发生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谁能淡定?

  我奋力的挣扎着,他们两个死死的拉着我,最后,我后脑勺一阵钻心的疼,两眼一发黑,只感觉天昏地暗的,之后的事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脑海还是一阵的疼痛,睁开眼,看到了三个女人三张脸。

  林小妖,吴妙可,陈九两。

  而我此时,则在自己的床上。

  我一个轱辘翻下来,道:“我爸呢?!我二叔呢?!”

  林小妖一下子就扑在了我的怀里,眼睛哭得跟兔子一样的,道:“小凡哥,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听这个就是一切全完蛋了,整个身体都无力支撑一阵的眩晕,我红着眼睛瞪着陈九两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眼神有多么的可怕,九两在我的怒视之下甚至倒退了两步,道:“小凡,你别紧张,胖子已经去救人了,不一定会有事儿。”

  “胖子去了?”我诧异道。

  “对。他回来抽了一整包烟,抽了自己几耳刮子,吐了几口口水,就过去了。”九两道。——“所以你不用着急,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稳住。”

  “我他妈的要是能稳住就怪了!”我穿上鞋,他们三个又要来烂我,我站着道:“谁拦我我抽谁,不信试试!”

  我从来没有这样对人说过话,他们三个人在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齐齐的愣住了,我知道我的伪装能护主林小妖和吴妙可,断然不能骇住本身就胆子奇大的陈九两,趁着他们愣神的功夫,我一个提速,就从他们中间窜了出来。

  我知道我去了帮不上忙,我也知道我去了凶多吉少,但是我不能不去,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能看着我老爹去送死。

  我跑出了我的房间。一溜烟跑到大门口。却看到门口站了一个人。

  一个浑身花旦装扮,头戴凤冠霞帔的绝美女人,我的老娘。

  二十三年了,我第一次看到她对我笑。

  笑的是如此慈祥,如此的温柔。

  看到她就我想起了沉醉于二胡中的长衫儒士风流的父亲,想起他的那句话:“林家必须死一个人。”

  父亲这句话说的非常明显,他是去送死!

  “妈,让我过去。”我对她道,刚才对付那三个女人的一招,是绝对不能对在自己老娘身上的。

  她依旧看着我笑,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她就站在门口,伸长了手臂,浅笑的看着我,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算是我母亲这一生对我的第一次命令。

  “可是爸会死,我要去救他。”我强压着自己内心的焦急对母亲道。

  她看着我,摇了摇头。

  “妈!”我眼泪都出来了,她还是一个动作,继续站在门口,轻轻晃动着脑袋。

  此时屋里的三个女人也出来了,站在我身后,都没有吭声,我看着老娘,她也看着我。气氛一下就沉默了下来。只有林小妖这个轻轻啜泣的声音传来。

  这时候,母亲却破天荒的对林小妖招了招手。是的,招了招手。

  林小妖显然是没从我母亲的动作中反应过来,这也难怪,二十几年的印象里,整个林家庄,谁不知道我母亲就是一个痴呆的人?可是今天她的表现,让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是个傻子,被这一个女人蒙蔽了二十多年。

  “我妈叫你呢!”我对林小妖道,说完,我又看着我老娘,想要趁机冲出去。

  之前我老娘是一个“痴呆”。林小妖照顾她吃喝,在她面前干什么都可以,可是现在,等于说是儿媳妇儿人生意义上第一次见到婆婆,林小妖此时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两跳腿几乎迈不动步子,艰难的走到老娘面前。

  我老娘脸上的表情似乎定格在了微笑的瞬间。

  她拉住了林小妖的手,轻轻的套上了一个墨绿色的手镯。

  林小妖一下子扑在了我妈的怀里,竟然大声的抽泣了起来,一边抽泣一边道:“林伯伯不会有事儿的!”

  我瞄准这个机会,想要一下子冲出门,却在一瞬间,母亲像是一个武林高手一样的伸出了胳膊,这时候,她说了第一个字。

  “等。”

  声音很小,略带一些沙哑,跟唱京剧的时候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最重,我还是没冲破母亲的封锁,因为我实在无法冒犯算是今日“灵智初开”的母亲,我们几个就站在大门口。

  直到天蒙蒙亮,打谷场方向没有出现任何的声音。

  鸡鸣破晓之后,刘胖子和二叔才回来,二叔此时身上只穿了一条裤子,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赤裸着上身的二叔,整个上身的肌肉匀称线条流畅。

  只是他的后背上,全是疤痕。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巨大疤痕如同老树盘根一样密布在这个男人的后背之上,似乎诉说着他无尽的故事。

  刘胖子整个脸都肿了,身上背着一个人,看到之后,我顿时就大喜过望,走过来道:“爸!”

  胖子摆了一下手,道:“不要用他,只有一息尚存!”

  他轻轻的把父亲放回房间,我们要跟进屋,却被二叔拦下,道:“别进去,他现在极其脆弱,让他睡,现在只要他醒过来,就绝对没命了。”

  二叔说完这句话,忽然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看的我一阵的肉疼,赶紧上前扶住他道:“我没事儿,等我回来,记住,我回来之前,谁都不能离开这个房子。”

  说完,他轻轻的推开我,再一次出了门儿。

  胖子在房间里叫道:“快拿一把米过来!”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去房间直接把米袋子都提了过来,也不敢大声说话,生怕真的吵醒了父亲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压低了声音道:“现在要米袋子干啥?”

  胖子没有理我,从袋子里抓了一把米,轻柔的撒在父亲的身上,然后对我摆了摆手,我们俩一起,退出了房间。

  “胖爷,刚才的事儿,跟您说一声对不起。”我在知道胖子回来之后抽了一包烟打了自己几个耳光之后,就特别的愧疚刚才对胖子说的狠话。

  人在面对困难的时候逃跑,是正常的反应,相对于胖子来说,他不欠我们什么,甚至来了林家庄之后,都是人在倒贴钱办事儿,虽然对于这些世外高人来说谈钱俗了点儿,可是不是还有一句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胖子对我摆了摆手道:“胖爷我见不得别跟跟我矫情,小家伙儿,你那个二叔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我如果知道就好了。”我看着他,这倒是我的实话。

  胖子点上一根儿烟,拉我拉到旁边,也帮我点上一根儿,道:“小家伙儿,我告诉你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想知道不?我看到你二叔,他在对着那个棺材磕头!他的嘴里不停的念叨的,竟然是阴文!”

  “什么意思?”我问道。

  胖子摇了摇头,道:“我这么跟你说吧,现在的人,很多自称能通阴入阴,那都是扯淡,像胖爷我,不是自夸,没别的大本事,但是外面自称这个真人那个真人的,胖爷我都不放在眼里,也就是你二叔,我看不透,你可能不明白什么是阴人。”

  “一句话概括,人说人话,鬼说鬼话,你二叔这个人,竟然会说鬼话!”胖子嘶了一口凉气道。

  “还有小家伙儿,你家里现在出了这么多的事儿,胖爷我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但是我既然当你是朋友,就不跟你见外客气,你老娘,有问题,大大的问题。”胖子皱眉道。

  胖子说了几句话,都不好听。

  二叔说鬼话。

  我母亲有问题。

  可是我却无力反驳。

  因为我自己都知道,她说的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