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三章 债

第六十三章 债

  可是胖子说的我二叔的问题,我可以理解,现在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我二叔的问题,可是老娘的问题在哪里呢》 就因为她装了二十多年的傻,然后在今天一下子顿悟?

  “我妈是怎么回事儿, 你说。” 我对胖子道。

  “胖爷我说实话, 你也别难受, 不管我怎么看, 都看着你妈她, 不像是一个人。” 胖子看着我道。

  “不像谁?” 我纳闷儿道。

  “我是谁, 不像一个人。 人!” 胖子道。

  我一下子就捂住了他的嘴巴,道:“ 事情到此为止, 我不想再听了!” 因为越听, 我越胆战心惊, 如果说二叔以前是我家最神秘的人的话, 他的神秘在于他的来历,他的气度不像是属于可以安心在林家庄待的人。 我无从得知他来林家庄的目的何在, 但是却敏感的知道, 他肯定是抱着一定的目的来的。

  可是母亲今天的一个逆转,让我的脑袋现在想起来还在眩晕。

  二十三年前,父亲花了三百块钱买回来了老娘, 那时候的三百块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几乎是家里所有的积蓄, 但是这也是相对来说。

  我还曾经说过, 母亲在买回来的时候, 是个痴呆,但是当时给父亲在给母亲买了一身新衣服回村儿的时候,半个村子的人都要口水流下来, 由此可见母亲是一个极其貌美,端庄的一个人,像极了电视上民国时期的那种大家闺秀。

  但是每个人在垂涎我母亲美色,羡慕我父亲的时候 ,他们会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酸的说道:“ 长的好看又咋地? 那是个憨子。”——甚至在很长的时间里, 我考上大学的事儿在方圆几个村子颇为励志,别人会说, 你看看人家老娘是个傻子,孩子都能考上大学, 我不憨不傻的,孩子咋这么不争气呢?

  我说这么多, 可以用一句诛心的话来总结。

  一个貌美但是是傻子的女人, 在二十三年前的行情里,三百块,不少了,真不少。——我父亲年轻时候也颇为帅气,并不是娶不到老婆的那种人, 那个年代,长相和勤劳是评判男人的唯一标准, 女孩子还没有那么现实, 偏偏的,长相和勤奋, 父亲都有, 所以在当时也是有很多人不理解我的父亲林语堂, 你什么女人找不到,偏偏找了个傻子? 还花了三百块?

  母亲的美貌,不止值三百, 却因为她是一个傻子, 所以才只能是三百。

  我一直这么想,从小到大, 我有很多次的思考这个问题, 假如母亲不傻, 冲着她的长相和性格, 父亲当时是绝对买不起的。

  可是,我的设想, 在此时变成了现实, 我发现我还是无法解答这个题目。

  一个不傻而且貌美的女人, 为什么三百块被父亲买回了家?

  二十三年前, 民风还比较淳朴,但是我也听说过当时有买卖人口的现象发生, 可是现在我看母亲,不仅不傻,而且还颇为智慧。

  如果她是在当时被人贩子拐卖,迫不得已的来到了我们村, 那么二十多年了,她为什么可以这么安静, 并且任凭大家,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为自己是傻子,而从未出声辩解?

  我忽然发现, 我们家里, 最大的谜团不是二叔, 而是我老娘, 一个只知道是被三百块钱买来, 却不知道她的过去, 她这样一个人又是为什么可以在林家庄装疯卖傻二十多年呢?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 感觉异常的冰冷, 二叔我看不透, 不知道敢不敢相信, 这无所谓, 他是一个外来人, 不管怎么样融入我的生活都还需要时间, 可是母亲呢? 一个我认识了二十多年的人, 忽然颠覆了我对她所有的印象。

  我林小凡在此时, 忽然发现, 我竟然不认识我自己的老娘了。

  但是这是自己的老娘,她能忽然变的正常,我也高兴, 所以我不想听胖子说她的问题,怎么说呢,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自欺欺人。

  “走去, 看看我二叔。”我对胖子道。

  胖子是个七窍玲珑心, 他在我捂住他的嘴巴的时候就知道我在此时做出的选择,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我们两个一起出了门儿,直奔打谷场,去看我二叔,他再一次去做什么。

  我们还没有到打谷场,就看到二叔蹒跚的身影走了过来, 他看到我们,直接沉声道:“ 走, 回去。”

  说完这句话,他整个人就瘫软了下来。

  此刻胖子抬头,看到天上的两轮明月,渐渐的合二为一, 也舒了一口气, 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看到胖子的表情我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

  终于要完事儿了么?

  我们搀着二叔回了家, 到家里的时候,看到了我奶奶, 她被林小妖给搀扶着, 红着眼睛,目光呆滞。 这么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儿, 让这个本来非常泼辣的老人哭干了眼泪, 奶奶本来是对二叔无感的人, 平时只是默认他在这个家的存在, 但是却从未跟他说过话。 此时看到被我和胖子抬回来的二叔, 奶奶道:“ 小凡, 你二叔他?”

  “只是晕过去了, 不会有事儿的。” 我红着眼睛对奶奶道。

  一夜之间,我家里躺下了两个男人, 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 是一场灾难。

  此时家里的人看似忙碌, 却根本就不知道在忙碌什么玩意儿, 假如是寻常的病人晕倒, 那肯定是抓紧时间送去医院, 可是这样的情况, 我们连他们经历了什么都不知道, 又怎么对症下药。

  父亲是不能惊动的。

  二叔的晕倒,又要何时才能醒来?

  “天色不早了, 该睡就去睡! 天塌了, 咱们老林家抗的住!” 奶奶在这个时候, 却忽然发话, 根本就容不得别人质疑。

  我不想忤逆这个现在故作坚强老人的意图, 虽然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我们还是各自回自己的房间, 看着躺在我身边气若游丝的二叔, 和隔壁命悬一线的父亲, 我这个村民们眼中的大学生, 彻底的慌了神。 不知不觉之中,抱着脑袋竟然睡着了。

  这一夜,我又做了一个梦, 梦到我爷爷,跪在我家门口, 任凭我怎么跟他说话, 他都不抬头, 他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青白相间的寿衣。

  跪在门口轻轻的抽泣。

  当我从梦中惊醒的时候, 睁看眼, 刚好看到二叔睁着眼在看着我, 我道:“ 二叔, 你什么时候醒了?”

  “就刚才。”二叔直起了身。

  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我有千言万语想要问, 却无法在二叔最虚弱的时候张口。

  “小凡, 我知道, 你肯定对我有很多的疑惑, 我也的确有很多事儿瞒着你, 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 但是有一句话, 我从未想过害林家, 你爷爷的死, 是与我有关, 却绝非我所愿。” 二叔缓缓的道。

  “没事儿, 您先养好身子。” 我听他这么说, 只感觉深深的无奈。

  “其实昨天晚上, 你爸他是必死之局, 他能不能醒来, 还不一定。”二叔道。

  “二叔,现在我不想说这个, 我现在最后悔的是, 为什么我当初不听爷爷的劝告, 为什么没有搬出林家庄, 如果早走了, 你和我爸就都不会有事儿。” 我低声说道。

  “躲不掉的, 这是债, 总是要还的。” 二叔幽幽的对我道。

  这是债,这是天意,这是命。 这三句话, 是我这辈子听过最让人失落的话, 毕竟,像毛太祖那样可以说出与天斗地斗人斗其乐无穷的荡气回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