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四章 纸人

第六十四章 纸人

  二叔的醒来绝对是让大家舒出一口气的事儿,虽然二叔这个人平时不苟言笑,跟大家的关系并不好,但是起码大家也是把他当成一家人的,他出了问题,大家也一直都在担心。

  今天早上,吴妙可已经惯例的早起起来做早饭,等他们叫我们出来吃饭,家里已经陆续的来了人,林三水是一早就来了,跟胖子一起站在门口,不敢进门儿。

  胖子还在愧疚自己昨晚的落荒而逃,林三水对我家的情绪颇为纠结,一是吴妙可在,而他作为村长,昨天晚上就该来的,可是他没有。

  “小凡,你爸爸他没事儿吧?”林三水看到我,愧疚的道。

  “情况还不明确,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我道。

  “要不要送医院去检查检查?我们不说,医生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出事儿的,不是吗?”林三水道。

  “再看看吧,现在我更相信刘先生和我二叔。”我对他道。

  又寒暄了一会儿,他们两个都没有进家门,而在他们走后,村民们陆续上门儿,有的人提来一只母鸡,有的人拿来一篮子鸡蛋。这是村民们表示慰问的最高礼节。

  他们都表示要看一看我爸爸,问我情况怎么样,我无法回答什么,只能说现在情况还不明了,我也不知道。忙完这一切的说不上应酬的应酬,已经中午了。

  我奶奶,本来已经病的很是严重,现在她却坐在堂屋,林小妖站在她的旁边,像是古代的丫鬟一样,奶奶这么一搞,倒是有点老太君坐镇大观园的感觉。

  包括九两在内,都在奶奶的面前都格外的安静。

  “小凡,去看看你妈,我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在我们家装疯卖傻了这么多年,但是总归是你妈,早上都没有出来了,午饭也不吃?”奶奶坐在那里,对我发号施令道。

  我想想也是,以前母亲也偶尔会上饭桌吃饭,但是大多时候都是父亲端着饭碗进房间给她吃,从昨天晚上父亲被抬回来之后,母亲她一天都没有出过房间门了。

  我走过去敲了敲门儿,轻声的叫了一句:“妈?”

  没有人回答我。

  如果是以前,我还可以接受这样的一个母亲,她回答我才算是奇怪了,可是现在,我却很不习惯,母亲已经不再装傻,为什么还会不理我呢?

  我轻轻的用力推了一下门儿,却发现,门在里面,被顶上了,我心里一沉,顿时涌现出不祥的预感。

  老娘不会是在父亲昨天晚上不行了之后想不开做了什么事儿吧?——我虽然现在对母亲满是疑问,却从未怀疑过她和父亲的感情。

  昨晚的贵妃醉酒。

  他们彼此看向对方的眼神。

  足以证明他们彼此真心相爱。

  “不好,门顶上了!”我对着院子叫了一声。

  “撞开!”奶奶的脸色一变,直接就对我叫道。

  这时候,二叔也听到我的叫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看向他,想听一下他的意见,毕竟昨天晚上他说了,如果惊醒了我父亲,那他就绝对的没救了,而现在撞门,就绝对不可避免的会发出声音。

  二叔走了过来,看到我看他,做了一件让我羞愧难当的事儿,他只是慢悠悠的走到窗户旁边,从裂掉的窗户处往里面看。

  我乱了,我慌乱了,连最基本的智商都没有了?!

  我赶紧走了过去,伸出了脑袋,看到了房间里的场景。

  床头前,摆满了红烛,一根一根,全部燃烧着。

  父亲安静的躺在床上,母亲就躺在他的旁边。

  “妈!”我对着房间里叫了一声,躺在那里的母亲一动不动,这下我彻底的慌了,刚才我是以为他故意不理我,现在则可以确定她是根本就听不到我说话!

  我直接跑到门口,也不管能不能惊动父亲的事儿,在我的世界里,父亲和母亲同样的重要!

  门本身就已经非常的老旧,被我几下就给撞开。

  “妈!您没事儿吧!”我直接奔到床上,晃动了一下。

  下一刻,我直接吓的一个后退,蹲坐在地上!

  二叔也走了进来,我刚才被吓的大叫了一声,院子里的人听到我的叫声也一股脑的冲了进来。

  他们长大了嘴巴,想要问我发生什么事儿,可是看到床上的老娘的时候,却都闭上了嘴。

  奶奶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在家里蒙受灾难的时候,这个没文化,在爷爷去世之后其实已经跨掉的女人选择了坚强,可是这个时候,看到床上的我老娘,强装的坚强不够用了,这个诡异的情况彻底的击垮了这个老人。

  病床上的,躺在我父亲旁边的老娘,她身上穿着昨晚的花旦戏服,脸上画着花旦妆,头戴凤冠霞帔。

  可是,她是一个纸人。

  苍白的脸。

  再美的装扮,到了一张纸人的脸上,都会显得格外的诡异恐怖。

  几个女人都齐齐的去救昏倒的我的奶奶,二叔则在这个时候,关上了房间的门儿。

  “这里发生的一切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准说出去一个字,不然死。”二叔脸上挂着冷厉的表情,看着让人不寒而栗。

  我此刻呆坐在地上,心中五味杂瓶已经不能形容,只能说是翻江倒海!

  “林小凡!现在最重要的是送奶奶去医院!!”九两红着眼睛叫道。

  我这才一个轱辘爬起来,现在的我如同一个提线木偶一般,你叫我去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一切只是我身体的自然反应而已,跟大脑无关。

  我扛起了奶奶,直接冲出了大门儿,九两跑在前面,打开了车门儿,汽车一路狂奔,直接进了镇上,因为九两身份的原因,到了医院,省略了太多可以省略的繁琐手续,奶奶被直接推进了抢救室。

  直到林小妖和吴妙可在之后赶到了医院,林小妖把我的头摁在她的胸脯之上,像是安慰一个孩子一样的道:“小凡哥,要坚强,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小妖我都会站在你的身边的。”

  我这才仿若从今天发生的事儿之中醒来,从昨晚到现在发生的一切种种,在我的脑海中飞驰掠过,如同梦境。

  我在也抑制不住,竟然哭了出来。

  父亲在交给我那支烟枪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以后我就是真正的男子汉了。

  父亲在昨天晚上对我说,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总比流泪强。

  我在昨天晚上真正的认识了老娘之后,不管我的心里多么的疑惑,可是我却不能欺骗隐藏自己的欣喜!

  我没有因为从小缺少母爱而消沉性格扭曲,但是不代表我不渴望!

  在我终于可以得到一个正常家庭的时候,我的父亲现在奄奄一息,我的母亲在今天变成了一个纸人!

  没有一个时候,我像现在一样渴望无与伦比的力量。

  我林小凡二十多年过的浑浑噩噩,却在我的家庭,我的家人蒙受了灾难的时候无能为力只能泣不成声!

  宿命,债?

  如果我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我还惧怕这些?!

  同时,我也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他娘的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中国人口十多亿,全球有六十多亿的人类,可是却偏偏为什么,这么诡异而匪夷所思的事儿,会发生在洛阳十里铺普通的林家庄更再普通不过的我家身上?

  我家从我爷爷到现在,三代人,不说绝对的善人,但是我自认为从未做过什么愧对良心的事儿,如果真的是天意,老天为何如此的不长眼?

  我所有的不解,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无奈与愤怒,似乎都变成了泪水,一股脑的全部都擦拭在了林小妖的身上。

  等我抬起头,三个女人都在看着我。

  没有因为我此时的无能而鄙视。

  那是发自内心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