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十五章 女警的哥哥

第六十五章 女警的哥哥

  奶奶最终被推出急诊室的时候,我慌忙跑向医生,问道:“医生,我奶奶她怎么样了?”

  “病人只是受到了刺激昏厥了,不会有什么事儿,你们这些人也真是啊,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有些过分刺激的消息就不要告诉她了,我见过被刺激而死的人,多了去了。”医生对我们道。

  “还有,病人需要静养,不要去打扰她。”医生交代了一句就走了,留下了我们四个人,站在那里,看着奶奶被推进了加护病房。

  “会开车么?会开的话就自己回去,我留在这边照顾你奶奶。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最想知道阿姨发生了什么事儿,我理解你现在心里的心情。”这时候,女警九两把车钥匙丢给了我道。

  “不会,就没开过。”我道。

  “那走,我送你回去。”我现在怀疑九两这次就是故意的,林小妖昨晚接了我母亲的玉镯,已经算是我现在名正言顺的内定媳妇儿,九两肯定不会喜欢我林小凡,但是这个女人以前曾经故意让林小妖吃醋过,那是以前,现在已经不太合适。

  所以她先问我,会不会开车,在我说不会的时候再去拉我回去,这是避嫌。

  我现在还在担心奶奶,却也想立刻马上的回家,母亲二十三年的傻子可以变成一个聪明而睿智的女人我可以接受,我甚至可以想这是她在我家有什么目的,但是我无法接受一个大活人,在一晚上的时间里,变成了一个纸人!

  最近发生的诡异的事情是不少,是我的世界观已经被崩塌,但是鬼附身,鬼打墙,我都可以接受,因为这些事儿虽然少见,但是在传说中却都是耳熟能详的东西,可是活人变纸人?这我无法理解无法相信。

  这并不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儿的是我老娘我才难以接受,而是因为,我一直认为,所谓的鬼附身什么的,这是超自然的东西,但是这些超自然,迟早可以用科学来解释清楚。

  我是一个大学生!所以我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化学反应,添加了什么催化剂,可以让人,变成纸!

  在上了车之后,我不停的在想这些事儿,更不停的催促九两开的快一点儿,昨晚我已经错过了二叔处理那个棺材,我今天就算不看到二叔怎么处理事情,也要搞明白我老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九两,开快点,再开快点!”我不知道我的表情是什么样儿的,可是我感觉的到,此时的我像是一个疯子,一系列的事儿,把我本来就说不上坚强的神经折腾的几欲崩溃。

  九两却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车。

  她非常安静的看着我,然后伸出小手覆盖在了我的手上,看着两只叠着的手,我才发现,我全身竟然颤抖的如此剧烈。

  “小凡,你已经慌了,我十分的理解你,但是我也不得不告诉你,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慌,慌乱不能解决任何的事情,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是什么感觉么?那天,在那样的环境里,你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淡定的站在那里,给我的感觉,倍儿帅。”她不知道是真心话,还是安慰我的话。

  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我竟然无法回忆,我们两个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相识的。——还是那句话,直到现在,我还感觉一切放佛都在梦中。

  “你既然理解我,就应该明白,这时候我不慌不行,我想不慌,我也想淡定,但是我做不到。”我对她道。

  九两拿回了手,轻轻的发动了车子,这一次,没有加足了火力的猛开,而是一直走的非常平缓。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故事,我不说别的,就在昨晚看到叔叔阿姨的琴瑟和鸣的时候,我感觉,他们那样深情的看着对方的眼神,之后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我一直以为,像我们的父辈,他们哪里会有爱情?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为了传宗接代而结婚,昨天晚上他们的合唱,很美,这是我看过听过最美的戏。”

  “舞台上的戏子是为了表演而表演,而叔叔阿姨,却是为了感情而唱,别说叔叔的二胡,阿姨的嗓音都可以称绝,就算他们全部跑调,也丝毫不影响他们的美感。”女警此时像是一个话痨一样的,不停的跟我说话。

  而我此时,也正是需要这么一个人,可以跟我说说话,听着九两这么说,我斜靠在椅子上,回味昨晚父亲和母亲的表演,真的感觉如果此生我可以与一个人如此,那就算马上步入阴阳两隔,也死而无憾。

  我竟然真的,就被九两的三言两语给劝的平静了下来。

  “谢谢你。”我对她由衷的道,印象里的女警九两,可完全不是一个会劝慰人的人。

  “以前我感觉我算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最倒霉的人了,可是直到我遇到了你林小凡,发现还真的有比我还倒了八辈子霉的人存在。之前我不想告诉你我哥哥的事儿,是因为我不想揭开我自己的伤疤给别人看,从小到大,我爸都告诉我要坚强,要靠自己,我也是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女警九两神经病一样笑的花枝乱颤的说道。

  我现在也急需一个事情转移注意力,就对她点头道:“说吧,你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或许我还能帮的上什么忙。”

  女警的双手轻轻的晃动着方向盘,她在说她以前不愿意告诉我的事儿的时候,语气非常轻松,似乎是在跟我拉家常一样随意愉快。可是她张嘴,说的却是足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我爷爷跟你爷爷一样,之前是个老军人,胜仗之后担任了一官半职,后来文革的时候,被批斗的相当的惨,还没等平反,他就受不了无边无际的大字报游街,用一跟麻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是在死后被正的名,当时他的老上司在被平反之后,兴许是对死去的他有愧疚,提拔了我的父亲一把,这算是我爷爷给我家最后的余荫,后来我父亲一心仕途,人又聪明,更是得了那个老人的照拂,也当的上是平步青云吧,你没进过官场,不知道,在一定等级的升迁上,婚姻还是一个巨大的考评标准。因为不结婚,就代表了政治思想上的不成熟,父亲为了自己的仕途,当时选择了算是联姻吧,娶了一个可以让他再至少少奋斗十年的女人,那就是我的老娘。”

  “所以我才会羡慕叔叔阿姨的恩爱,这是我在我的家里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因为我父亲在官场上,并且现在身居算是要职吧,他们本来是打算,只要一个孩子,我爷爷只要我父亲这一个儿子,应该可以称作是单传,我父亲那个人,在这方面比较封建,事实上,越是在意事业前途的人,就越是看重这个,所以他们在之前,打掉了前面的几个孩子。”

  “那时候没有B超,或者说有了并不兴起,他们判断孩子的性别,甚至是用的清宫表去推算,只要推出来不是男孩儿,就不要了,就是这么草率和绝情,当时的他们两个,几乎为了前途走火入魔,为了按照清宫表的算法来确定胎儿的性别,他们甚至连同房的时候都控制好,以便在那个月怀上的孩子,是男婴。”

  “最后他们如愿以偿的,有了我哥哥,可是你知道的,我哥哥在生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个死婴。”

  女警在说这些让我听了都颇为沉重的话的时候,脸上一直洋溢着笑意,可是在她的微笑背后,隐藏了多么深的无奈?

  “这就算了,我没有当过母亲,不知道怀孕是什么感觉,但是我听我闺蜜说过,孩子没出生之前打掉,就像是上了一次厕所,不会像电视上演的那么撕心裂肺,我想我母亲也是一样。”

  “她在之前打了很多次胎,都可以无动于衷,只是在哥哥生出来就是死婴的时候,她却无法接受,当时她在抱着那个生出来就没有呼吸的哥哥,像天龙八部里面疯了的叶二娘一样叫着宝贝吃奶的时候。”

  “哥哥他,竟然真的吸了她的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