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四章 林二蛋

第四章 林二蛋

  “我的意思就是压根儿不信回魂儿这一说,要说被人盗墓,尸体放你床上是啥意思?盗墓贼想玩你?更何况,咱们这穷乡僻壤的,谁来这里倒斗儿?”他说道。

  “所以您就认为,这是有人想整我家?”我问道。

  “对,你回去跟你爸商量商量,这事儿就别让你奶奶知道了,怕她老人家受不了,问一下,得罪了什么人了。这事儿很明显的,想要把你们家搞臭,特别是你,都到了找婆娘的年纪了,谁要是知道你跟死人睡一起过,谁敢嫁给你?”村长道。

  我点了点头,村长说的话,极为在理,甚至把动机都给想明白了,山里人,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愚昧。

  爷爷再一次被安葬。

  我们想要隐瞒的消息却不胫而走,迅速的传满了整个村子。说到底,就几十户人家的村子,我们送葬的时候又没有避讳人,这消息想藏也藏不住。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人知道,我爷爷的遗体是在我床上发现的,他们都认为,是在我奶奶的床上。

  甚至还有好事儿人传讹,说我爷爷舍不得我奶奶,要来带她一起走。更有甚着,说林老么就是被那一鞋拔子打死的,这是回来报仇呢。

  山里人没有娱乐活动,地里活忙完之后,张家长李家短的议论本正常,我也没放心里去,我奶奶以前也是七嘴八舌队伍中的一员,可是这一次她竟然成了焦点。说的还是她心中最痛的地方,她脾气有火爆,一口气儿没提上来,就病倒了。

  这下我愤怒了。因为不信鬼神之说,所以我发誓要揪出干了这缺德事儿的人。

  “我们家得罪了谁?不可能,根本就没有。你还不知道我?”老爹在我问他的时候道。

  “就没有因为过地边儿,鸡毛蒜皮的事儿跟别人闹过?”我问。

  “真没有,我说小凡,你也别瞎想了,就是你爷爷想你了回来看看,就算不是,也当成这样想,街坊邻居的,谁会干出这种事儿?”老爹有点气恼。

  我也感觉不可能,因为父亲的确是一个好人,他也没空跟别人吵架,家里我老娘需要他照顾,爷爷在去世之前身体也不好。整个家都由他一个人扛着。

  可是如果是这样,事情得动机就站不住脚儿,如果是人为的,他为什么这么做?纯粹的闲着蛋疼了?

  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层面,如果不是我家里人得罪了人,那么,问题可能就在我的身上。

  可是我会得罪谁呢?我这个人死宅死屌丝一个,除了学校之外家里的农活儿父亲不让我插手,所以一般都是宅在家里。会得罪谁?

  想来想去,灵异我不信,仇家找不到。事情就是一个无解的方程式?

  我有一个发小,也算是本家兄弟,名字叫林二蛋。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小,只是他初中就选择了毕业,然后就在村子里游荡,后来娶了一个媳妇儿,娃儿都一岁多了,一直吵着要跟我喝酒,可是因为他的酒量太大,所以我一直没敢去。

  现在因为我心里烦,学校现在因为我的关系就是无限期的放假,我就买了一瓶二锅头,从家里带了一捧花生,想去跟他聊聊。

  酒过三巡,我就说了我这几天遇到的事儿。

  他眯着眼跟我说道:“小凡啊,你还别说,我看这事儿,你二叔的嫌疑最大,他那个人,长的挺有男人味儿,一看就有钱,你说怎么可能来认你家这个穷亲戚?而且那么大年纪了没老婆?总之一个字儿,我看他就感觉奇怪。”

  “你说的这个我也想过,但是看那张跟我老爹一样的脸,谁都不能否认他是我爷爷的娃儿。我怀疑他可能是城里犯了事儿,所以逃到这里来避难,但是你说这事儿是他做的,不可能,再怎么着,我爷爷也是他亲爹。我在村子里不熟,也不通人情世故,我是怕我在无意间得罪了什么人了,你就没听说过有人说我家的不是?”我也喝的二麻二麻的。

  “你要说这个,我还真听别人说你了。”二蛋打了个酒嗝道,“来,再走一个!”

  “喝你大爷,快说,别人说我啥了?”我一听,马上就来了兴致。

  “别人说你眼光高,也不看看自己家里啥条件,小凡,这话我可就跟你说,你这不回来了,别人给你说姑娘?本来咱们村儿这条件,稍微有点姿色的都不愿意来,可是你不一样啊,你是大学生文化人,我看着都羡慕,可是你倒好,不管长啥样儿,你都看不上人家,能不遭人嫉恨吗?”二蛋说道。

  我一听这人说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就说道:“来,继续说,你要是能把这事儿给兄弟整明白了,我天天来找你喝酒。”

  “其他的也没了,就是我听那些老娘们儿这么说你来着,她们还说你再这么挑下去,就是大学生也得打光棍儿。不过我觉么着,就因为这个,别人也不至于吧林爷爷的坟地没挖了,还把遗体放你身边儿去,这是明摆了要搞臭你!”

  “等等!小凡,老哥还有一句话想对你说,你感觉,林三水这人咋样儿?”二蛋忽然来了一个大转折道。

  林三水就是我们村儿的村长,我家里这些事儿,他也忙前忙后的,我对这个人的感觉还不错,虽然不明白二蛋为什么这么问,我还是回答道:“他,我感觉人还不错。”

  “不错个屁!”二蛋已经喝麻了,这瓶白酒几乎都是被他一个人给干了。

  “怎么,你对他有意见?”我问道。

  “意见大了去了!我告诉你小凡,我可听说了,乡里拨下来给你这个教师的款子,可是一月一千五,他个犊子一个人就克扣了你五百,这还不说,你知道他是怎么当上的村长不,别人说呐,是他老婆去跟乡长睡换回来的!”二蛋神秘兮兮的跟我说道。

  这时候,二蛋他媳妇儿跑过来捂住他的嘴巴,照着脑袋就一巴掌呼了过去。骂道:“我让你乱说。”

  二蛋他媳妇儿,体重估计比他要多一百,黑不溜秋的一个人,偏偏还起了一个名字叫白珍珠。外人都有人议论要真是动起手来,二蛋不一定是他媳妇儿的对手,这个女人咧着嘴对我笑道:“小凡啊,二蛋喝醉了胡说,你可别信他,出去了,可不能说这话是他说给你的。”

  我点了点头,笑道:“没事儿嫂子,我知道轻重,放开二蛋吧,别给闷死了。”

  白珍珠又对我咧嘴笑了笑,放开了二蛋,二蛋可能是仗着点酒劲儿,又有我这个外人在,扯着嗓子道:“谁他娘的说我喝醉了?我说的全都是真话,不信你随便拉个人去问问,也就是我这兄弟老实不知道,小凡我还就跟你说了,上面拨的扶贫款子,全被狗日的贪污了!”

  白珍珠横着眼睛,要不是今天我在这儿,估计二蛋子跑不了一顿胖揍。

  “哥,你喝醉了,你跟嫂子先休息,我回去,咱改日再叙。”我看二蛋说的也越来越不靠谱,就起身告辞,再让他说几句,白珍珠估计会在我走后打断他一条腿。

  “兄弟,你别走,我跟你说个事儿,林三水家的那姑娘林小妖喜欢你,你要说是为了搞臭你,说不定就是她干的!”二蛋扯开脖子吆喝道。

  我站起来就走,白珍珠也再也忍不住,抓起二蛋的衣服领子就把他拉进了里屋。

  我站起身,天已经黑了下来。

  我在思索着二蛋的话,林三水真的黑了我五百块钱?估计这事儿也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我也不好意思问。毕竟我来村儿里教书,不懂的人以为是我吃水不忘挖井人,事实上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对于我来说还是美差,要知道,教三年,是有希望转正的。

  至于二蛋口中的说的林三水的村长是因为他老婆跟乡长睡换来的,我反倒是很有兴趣。

  这可能是我年少时候的一个冲动,因为我看到过林三水的老婆洗澡。那一年我十一岁,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年纪。

  大家会感觉,一个山村儿妇女,她洗澡有什么好看的,可是林三水的老婆不一样,她很漂亮,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林三水他老婆那个村儿,就是一个出美女的地方,村儿其他的的女人,因为要下地干活儿,所以一身皮肤都是粗糙的很。

  可是林三水的老婆不一样,林三水早年种过大棚,赚了点小钱,所以日子过的相对宽敞,他又疼爱自己媳妇儿,加上这女人本来皮肤就好,白嫩的都能掐出水来。

  所以我们村儿有两个女人最漂亮。

  一个是我老娘。

  一个就是林三水的老婆,吴妙可,就这名字,就跟村儿里人不是一个档次。

  看她洗澡那一次,是去她家里找林小妖玩,因为是小孩子就没敲门儿直接推开,就看到了惊慌失措的她。

  我当时的想法就是白,真他娘的白,雪一样的白。

  以至于以后那一个香艳的场景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让我打了不知道多少次水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