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六章 只怪自己当初太年幼

第六章 只怪自己当初太年幼

  父亲和奶奶还有二叔,几乎在我叫了一声之后,就冲了出来,跑进了我的屋子。父亲看到躺在床上的我爷爷的遗体,吓的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而奶奶,拿起棍子就要冲上去打爷爷,哭骂着:“你个死人,死了还不安心去投胎,老吓自己的孙子干什么!”

  我赶紧抱住她。再怎么说,这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死者为大。

  同样诡异的场景再一次的出现,一下子打乱了我的生活,我拿着手电,去检查大门,因为我在睡觉之前确定我锁好了大门儿。可是等我过去看的时候,锁还锁着,却只锁了一边。

  是我自己锁错了。

  还是有人开了锁,故意造这么个假象?

  在那一刻我非常的恍惚,相信大家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虽然我在睡前特地的看了一下锁,我在那时候都无法确定自己之前是不是看错了。

  等我回到房间。奶奶已经给爷爷的遗体盖上了东西,父亲愁的在那里吧嗒吧嗒的抽烟,二叔一言不发。

  “您一点儿都不感觉到恐怖么二叔?”我看着他的表情说道。

  “不恐怖,只感觉诡异。”他回答我道。

  这个回答,还说的过去。

  “去叫你三爷爷来。”父亲对我说道。——在这个村子,不管是红白事儿,都要三爷爷经手,而且他对那些老规矩和避讳,懂得特别多。

  看来此时的父亲,才算是真正的六神无主了。

  别说他,连我也一样。

  此刻的我,实在想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也只能去找三爷爷,或许他的老规矩有用呢?我甚至已经不想去找出这到底是谁干的,也不纠结这事儿是人为的还是鬼怪,只要不再发生就好!

  三爷爷是一个忠厚的长者,再听我说完之后,穿着鞋子就跟着我来到了家里,嘴巴里还一直骂:“老么这个兔崽子,活着时候没那么多事儿,咋死了死了就不消停呢!”

  到了家里之后,父亲请三爷爷坐下,道:“三伯,你说我爸这事儿,可咋办?”

  “趁天没亮,埋了。这事儿有一次可以,有第二次就不行,小凡到这个年纪,总不能让咱们家成别人的笑柄。”三爷爷做事儿,有跟他年纪一样的沉稳。

  我们像上次一样,这一次很赶时间,只是送葬的队伍少了一个林三水,我们去了祖坟园儿,看到了今天才填了新土的坟再一次破开。棺材板儿翻到了一边儿。

  奶奶一直在哭,父亲一筹莫展。

  葬好了爷爷,三爷爷在坟前说道:“老么,再这么闹,我就要收拾你了,在那边缺什么短什么的,跟老哥我说,何苦为难孩子们呢?消停吧!”

  ——做完了这一切,我们回了家,这时候,天几乎已经亮了。

  “看来老么是逢七不安静,他以前打过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国民党还是土八路,这下我看啊,就是国民党,杀过人的人,死之后那些小鬼儿要找他麻烦的,他这是吓得要往家里跑。”三爷爷喝着茶道。

  “那三伯,你看这事儿咋办?”父亲道。

  “等三七吧,三七我去看着他,要是他再敢胡闹回来,我就抽他!”三爷爷道。

  老人们,胆子都大。

  就好比,此刻屋子里除了二叔我看不懂之外,奶奶和三爷爷是唯一不怕爷爷的人,他们甚至敢打他。

  在他们眼中,活着的,逝去的,都是一个人。

  等三爷爷走后,我找了一个和父亲单独的机会,问他道:“让你盯着二叔,你盯着没?”

  “别怀疑你二叔了,我昨晚其实一晚上没睡,他也一晚上都在房间里。”父亲皱眉道。

  “你没睡,爷爷这样,你都没听到动静?!”我问道。

  “没有。”父亲摇了摇头。

  “看来这一次,真是你爷爷闹腾的,等三七,你三爷爷治不住他,就只能去找个阴阳先生了。”父亲说道。

  我口干舌燥,不知道说什么好。

  接下来的一星期,让我整天都是精神恍惚,只恨自己老师上学的时候没有教我遇到这种事儿的处理办法,看来上学还真他娘的没一点儿用。

  我虽然竭力的告诫自己,这一点不是灵异现象,这世界上跟本不存在所谓的鬼。

  真有鬼的话,我应该看到的是一个虚体的爷爷,而不会是一具尸体。

  我想要抓出做这一切的黑手,可是我发现我整个人都要被这件事儿给整疯了。看谁都不顺眼。

  本来就在别人眼中孤僻的一个人,在此刻,更加的孤僻了。

  甚至我自己看到我的房间,都感觉恐怖了起来。

  ——星期三晚上,我又提了一瓶酒去找二蛋喝酒。在路上,我竟然遇到了一个人。

  吴妙可。林三水的媳妇儿,林小妖她妈。

  看到她的一霎那,我甚至想落荒而逃,本来都已经要忘却的十一岁的那一刻香艳的场景,在那天抱了林小妖之后,再一次的冲进了我的脑海。

  吴妙可十五岁就跟了林三水。

  现在,也才三十六岁。

  她不嫌老,此时看她,还如同三十岁的样子,正是一个女人熟透的年纪。

  看到她,我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我不知道我自己这叫不叫少妇控。

  吴妙可一边走,一边流着眼泪。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动人,走近了,我红着脸硬着头皮道:“婶儿,吃罢饭了?”

  她慌乱的擦了一下脸上的泪,红着眼睛挤出一个很不自然的笑容道:“是小凡啊,吃过饭了,这是去找二蛋?”

  我点头笑道:“对,我去找他喝两杯。”

  “好,你去吧,有空去找小妖玩,她可是没少在我面前念叨你,婶儿刚吃了饭,去转转啊。”说完,她几乎是夺路而走。

  这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我甚至可以想象,在乡下,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无法怀孕,女儿还是那副摸样的她,要顶多大的压力。

  我忽然想到了二蛋的话,林三水的村长是她跟乡长睡换来的,心里莫名的一阵疼。

  ——到了二狗家,他让胖媳妇儿给炒了两个菜,我们俩就这么说起话来,对于自己这个唯一的朋友,我没什么可隐瞒的。等我说完,二狗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要不要请个阴阳先生给看看?”他问我道。

  “等三爷爷在三七的时候去祖坟吧,实在不行再说,现在的先生,都是骗钱的。”我道。

  “人要是遇到这种事儿,小凡,说明你这阵子点子低,我听说点子低的人都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我看,你还是赶紧结结婚,冲冲喜,这事儿就过去了,得,我看林小妖就不错,长的那张脸不怕啊,关了灯,你看那身材,简直跟她老娘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关了灯就当她是西施,要是我,摸着那身软肉,得死床上!”二蛋淫笑道。

  “滚一边去,小心我告诉嫂子,你还别说,刚才我来的时候,还遇到吴妙可了,估计跟林三水吵架了。”我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单身寂寞太久有点发春的关系,只要提到吴妙可这三个字儿,我就能自动脑补十一岁那年的场景。

  “什么吵架了,是林三水这两年手里有了点小钱,在外面找了一个小的!闹离婚呢!”二蛋说道。

  “啥?林三水找了个小的?”我一口酒水差点喷出来。

  “这事儿都快传遍了,你竟然不知道?你是有多久没出门儿了?林三水在城里找一个小年轻,都怀孕了!不过这事儿也可以理解,他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没个儿子,心里也的确受不了,就是可惜了吴妙可那娘们儿,那身段,啧啧。”二蛋子道。

  “身段是不是很好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二蛋那体型巨大的老婆站在了他的身后,妩媚的道。

  这一下,差点儿把二蛋的魂儿给吓掉了。

  “媳妇儿,我就是喝了两杯酒,醉话,胡话,您老别跟我一般见识。”二蛋道。

  我一看情况不对,落荒而逃。

  走出了门儿,我还在想刚才二蛋子的话,心里竟然有些窃喜,那么美的人,那么白的肌肤,我实在难以想象,她和林三水那人睡在一起是什么场景。

  离婚了好。——并不是说我对她有什么想法,这是每个男人都会有的心态。

  好白菜,不能总让猪拱了。

  ——这件事儿应该说算是意外收获,因为它起码得吸引了我这几天的注意力,让我不再单纯的为我爷爷的事儿焦头烂额。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一个二十三岁的小伙子,竟然对一个三十几岁的美貌妇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让本身都不怎么混迹在人群中的我。这几天都竖着耳朵听那些老娘们儿议论纷纷。

  外面的传言,多个版本儿。

  但是不管哪个版本儿,都无外乎一个原因——吴妙可是一个不会下蛋的鸡。

  有人说是因为她被乡长那个啥之后,给林三水换来个村长,但是林三水因为这个嫌弃她,很久都没碰她了。

  有人说,林三水就是单纯的想要个孩子,跟镇上的一个小姑娘好上了,那个小姑娘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五个月,做了B超,查了清宫表,都是带把的。那小姑娘逼着林三水离婚。

  还有一个最玄乎的说法就是,吴妙可的那个地方,光秃秃的。林三水以前不知道,现在遇到个风水先生,说就是因为她的这个,克夫,林三水是没事儿,但是他的几个孩子替他挡了灾了,不然他们家,也不至于绝后。

  最后一个说法,让我使劲儿的回忆那一个香艳的回忆,可是我却悲哀的发现,任凭我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我当年看到的,是否是跟传言的一样。

  只恨自己当时太年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