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八章 自然死亡

第八章 自然死亡

  安静下来的吴妙可没有失了分寸。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我抬头,看到林小妖在角落里,偷偷看着我。

  “你说吧小伙子。”这时候,胖警察看着走过去的吴妙可的背影对我说道。

  我让给他一支烟,缓缓的告诉了他,从我爷爷头七开始,直到今天的三爷爷的死。

  胖警察本来看到吴妙可之后有点泛红的脸随着我的慢慢讲述,开始慢慢变白。

  “真的假的小伙子,你要知道你是在跟警察说这话!”胖警察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道。

  “王哥,是真的,这件事儿一开始,我还办了。”林三水说道。

  “林三水,说句我这个身份不该说的话,他娘的这事儿你该找个道士,找老子干什么!”胖警察站起来骂道。

  他话刚落音,瘦警察推门儿进来,胖警察赶紧迎了上去道:“老宋,怎么样?”

  这个瘦警察看着我道:“你报的警?这人是正常死亡。”

  “正常死亡?”胖警察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

  “对,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外伤,也没有任何搏斗过的痕迹,应该是死于年纪大的器官衰竭。”那个瘦警察道。

  “那行,老林,改天我们镇上见面再叙,先走了啊!”胖警察拉着瘦警察就走,几乎是夺路而逃。

  “王哥,您去看一下坟地,说不定是倒斗儿呢?”林三水对那个胖警察道。

  可是胖警察根本就是头也不回的就走。甚至都没工夫去跟吴妙可打招呼。

  “小凡,你看这事儿。”林三水无奈的对我道。

  “请个道士吧。”我对林三水道。

  “你一个大学生,也信这个?”林三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道。

  “我信不信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乡亲们信。”我拧了拧眉毛道。

  今天因为三爷爷的死,我爷爷逢七起尸的事情眼见着已经无法隐瞒下去,如果只是起尸去我的床上,这个还好说。

  可是这一次,竟然害死了三爷爷,这个德高望重全村儿人都敬重的长者。

  警察可以说他是因为器官衰竭而死,可是村民们能信么?

  将心比心,就算是三爷爷真的是凑巧刚好死在了那里,换成我,我能信么?

  我跟林三水再次回到祠堂的时候,事情已经证明了我的猜测,警察走之后的村民们群情激愤,都说要给三爷爷讨一个公道。

  都是乡里乡亲的,也不至于为难我们家,但是他们就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烧了我爷爷的遗体。

  一是防止以后再次起尸,而也算是给三爷爷的死有个交代。

  这个要求过分吗?就我来说,一点都不过分,甚至我自己都有了这个想法,爷爷不能再这么闹腾下去了。

  不然迟早有一天,我得疯掉。

  可是这个不过分,那是对于我来说,对于我的家人来说,这是不可能接受的。所以我奶奶在听到乡亲们说要烧掉我爷爷的时候,马上回家提了一把菜刀跑了过来。

  民间有民间的传统,特别是在我们这里。

  人死了,烧掉火葬,就意味着让这个人魂飞魄散,受尽烈火焚烧之苦,永远都不能轮回。

  “谁要烧我家老头子,就先弄死我。”提着菜刀的奶奶就这么一句话。

  我父亲跟我的想法几乎是一样的,但是因为这个传说的存在,我们不能容忍他们去烧掉我爷爷的尸体。

  二叔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村民们在跟奶奶理论的时候站在了奶奶的身后,就这一个动作,让我对他的好感倍生。

  有些人,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一个动作,就表达了他全部的想法。

  我就在你身后,我们是一家人。

  事实不会跟小说中的遇到这样的情况群情激愤的要爆发惨烈的矛盾,都是乡里乡亲的,都不至于搞得太难受。

  但是,理解是相互的,他们可以理解我们拒绝火化掉爷爷的心情,我们也要理解他们的担忧,这么一具不消停的老头尸体放在村子里,估计胆子小的睡觉都要睡不好了。

  所以我刚才才会跟林三水说,必须要找个道士了。

  因为我们必须给三爷爷一个交代,给所有村民一个交代,一个处理的态度。

  而且这一次,不是一般的小病小灾,或者说是鬼上身鬼压床之类的事儿,这事儿闹大了,出了人命,所以在一开始我们找到村子里平时的“奶奶”的时候,她直接说,林老么生前上过战场,杀人太多,现在无数冤魂找他的麻烦。

  意思就是这事儿大了,她管不了。

  其实我明白,这个平时给村民们看个小病小灾的所谓巫婆,装神弄鬼唬人可以,真放在实事儿上,她压根儿就不敢接这个活儿。

  “你们可以去十里之外找一个人,这个人是个阴阳先生,此人早年过阴的时候,与阴司有交情,你们去找他,他一定会有办法。”奶奶道。

  我们给了奶奶三块钱的喜钱,这是辛苦钱,是个规矩,农村的巫婆其实大多数就是土郎中,很多时候她给你辟邪的药,就是药片,或者是对症下药的中草药。乡里乡亲的,也就收个几块钱意思一下,而这个奶奶的规矩就是三块钱,少给不行,多给她也不要。

  “小凡,十里之外的这个阴阳先生,我认识,这样,我刚好要去一趟镇上,就顺道帮你把他请过来,三叔的葬礼,既然这事儿是因为你爷爷而起,你家就包了,成不?钱不够的话,我可以再预支给你几个月工资。”他说道。

  “没事儿,应该的,家里应该还有点钱,就不给您添麻烦了。”我听他说要去镇上,心里情绪就很复杂。

  恼他家里有这么好的媳妇儿,跑镇上干嘛?

  又高兴,去吧,去了就可以离吴妙可远一点儿。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奶奶还在那边儿哭泣,爷爷,我甚至已经不知道这是被第几次重新下葬,后面的几次都没有之前第一次下葬的时候看时辰什么的那么多规矩,都是草草的下葬,谁家也经不住这么折腾的。

  安葬完了爷爷之后,回到家,我们三个就立马去找木材,着手做三爷爷的老屋。我爷爷可以因为死的并不光彩,加上天气热,在两天的时候下葬,可是三爷爷绝对不行,因为他在我们村儿的地位,完全不是我爷爷可以比拟的。

  他生前是族长,是一个死守规矩的人。——我爷爷在两天的时候下葬,还是我老爹跟他费尽了口舌他才勉强同意。

  所以三爷爷必须依照我们这里的老规矩,停灵三天。

  所以棺材,一定要尽早的做出来,因为现在天热,三爷爷停灵要停在棺材里,不然过了今天之后,尸体就会浮肿发泡,再入殓就非常的麻烦。

  搞定完这一切,天已经苍黑,因为三爷爷膝下无儿无女,这一次他的丧事儿我们家又责无旁贷的要大包大揽,所以守灵的事儿,还是要我家来。

  前半夜的时候,还陆续的有村民来给装在简易棺材里的三爷爷上香,后半夜人越来越少,慢慢的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在那边给三爷爷烧着香。

  要说最近压力最大的是谁?绝对不是我,而是我的父亲,他才是我们家的一家之主,要考虑的比我多的多。此刻在三爷爷棺材前的他看起来非常憔悴的对我道:“小凡,出了啥事儿我都不怕,可是这事儿一出,你以后娶媳妇儿,谁还敢来我们家?”

  “爸,您放心,打不了光棍,您先去休息。这里我有我和二叔就行。”我劝他道。

  “你去休息,这事儿完了,赶紧去上课,拿了人家的工资,不能耽误了娃娃的功课。”他执意不去,后来我们说好,他先去睡,等一会儿我叫他,我们三个来个轮流休息,毕竟守灵是要整整三天。

  父亲走后,我异常的无聊,二叔又是一个闷极了的人,我跟他有什么好说呢?就这样安静了半小时后,对着棺材和燃烧的纸钱,炎热的让人烦躁,我就找了个话题问二叔道:“你感觉,三爷爷的死,会不会是爷爷做的?”

  “不会。”他没有犹豫道。

  “这话怎么说?”我问他道。

  “你感觉你爷爷会做这种事儿出来?更何况,族长身上没有一点伤,很有可能,是在夜晚,凉气入体,而他本身就很苍老,离死亡只是一线之隔,那一口凉气,刚好成了他死亡的契机。”二叔这一回不怎么沉默,而是对我道。而且我听他说的,似乎还蛮有道理。

  这一下我来了兴致,问他道:“这样的话,二叔,爷爷的事儿,你怎么看?真是爷爷以前杀人太多被人找麻烦,还是说是人为的?”

  “不会是人为的。”他说道,“逢七的晚上,我根本就没睡着,可是,他是怎么到你的床上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没有丝毫的动静。这事儿,应该是玄乎的。”

  “那您的意思就是,爷爷真的是被阴间的鬼找麻烦?”我对他的称呼,由你改成了您,足见他说的话挺有道理,更何况,他刚才的那一句逢七没有睡,正说明了他是一个默默做事儿的人,让我心里流过一股暖流。

  “屁,杀人太多被鬼找麻烦?那上过战场的每个人死后都得被人算后账?且不说这个,我倒是听说,杀过人的人身上有股煞气,连鬼都怕。古代的侩子手,他们行刑的凶器用来镇宅的,大有人在。”二叔道。

  他说这话我绝对表示认同,因为我之前在上大学的时候,宿舍有一哥们儿喜欢看港台恐怖片,上面的基本上都是有这个说法的。

  二叔果然机智!

  我这下也不犯困了,甚至手里都停下了烧纸钱的动作,问二叔道:“那您的怎么看爷爷这种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