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阴阳师

返回首页最后一个阴阳师 > 第九章 杀气

第九章 杀气

  “我不懂这个,但是我感觉,如果真的有鬼的存在,肯定是阴阳两界有阴阳两界的规矩,不然这世界就乱套了,你爷爷不去投胎,应该是有放不下的东西,也就是你,或许是担心你的婚事呢,你一结婚说不定这事儿就没了。”二叔难得的跟我开了个玩笑。

  但是他至今都没有称呼我爷爷一句爸。只是用“你爷爷”来代替。

  我没有在意这个,对二叔的这句玩笑,我只是说了一句:“我宁愿相信是他放的有私房钱。所以去世了也一直牵挂着。”

  之后我们就无话可说了。不过就这么几句话,我都已经很满意,因为我感觉,只要继续由着这样的交流,我跟二叔的关系会越来越融洽,并不是说我看不惯他的沉默,只是一家人在同一个屋檐下,谁不希望相处的好好的?

  过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此刻都已经凌晨两点,我倒是不怎么困,就对二叔道:“叔,要不你眯一会儿?”

  我话刚落音,忽然听到有人叫了一句:小凡。

  祠堂之内全是牌位,除了这之外,就只有我们俩,还有棺材里的三爷爷,我以为这么晚了还有人来祭拜三爷爷,就回了一句:“谁啊?”

  可是,没有人回答我。

  我在一瞬间就汗毛炸起。虽然说这个祠堂里都是我们林家的先人。可是这并不能阻止我的恐惧。

  我大声的叫了一句:“谁!别闹了!”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叫了一声:“小凡。。”

  这声音非常的空灵,像极了鬼片之中那种幽灵一样的鬼声,这一下,就把我全身的冷汗都吓了出来。

  我看着二叔,他也一脸的凝重。

  因为我听出来了,这是我三爷爷的声音。而声音的源头,竟然是在我面前的棺材里!!

  遇到这种事儿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捧了一捧纸钱丢进了火盆儿里,马上就是几个像头磕下去,对着棺材叫道:“三爷爷!您老人家别吓我!”

  我并不是一个很怂包的人,但是遇到这种事儿,不怂都不行。——现在谁还敢跟我说这世界上没有鬼的话,我非一耳光胡死他不成!

  “三爷爷,有什么吩咐您说。”我磕着头叫道。

  我承认,我这个时候真的被吓惨了!大脑几乎都是一片空白。

  二叔,却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向棺材,我分不清楚状况,但是我知道,此时靠近棺材绝对是不明智的,可以说,如果这里不是有我跟二叔两个人,我在刚才都已经落荒而逃了。

  “二叔,你干什么!”我叫了一声。

  他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缓缓的靠近棺材。

  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心里的恐惧一多半儿都转给了对二叔的担忧。

  就在二叔接近棺材的时候,那个放在一条长桌上的棺材,忽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并且里面传出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像是一个人在放了很大一连串的屁一样。

  “二叔快跑!”我眼见着这情况,如果在港台的恐怖片之中,估计下一刻就会有一个僵尸一样的三爷爷冲破棺材板儿跑出来。

  可是二叔却在这个时候,猛的一跃,站在了棺材板儿上,冲我叫道:“去捉一只多色的大公鸡来!快点!一定要身上的毛有多种颜色!”

  这时候我根本就管不上其他,现在就是有人让我去捧一碗热翔回来只要能克制鬼怪我都能现场来一坨,立马就冲出了祠堂。

  公鸡,哪里有公鸡?山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玩意儿。

  祠堂里有个鸡舍,里面就是三爷爷生前养的鸡。我跑过来,打开了鸡舍的门,像一只疯子一样的去找多色的公鸡。

  可是,没有,黑色的有,白色也有。就是多彩的没有。

  我急的都快哭了,这个时候,我身边儿忽然有一个女声问我道:“小凡哥你在找什么?”

  我一听声音,顺着月光看过去,看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这个时间还在叫我的女人,还是叫我小凡哥的,除了林小妖还会有谁?

  “小妖,快告诉我,哪里有公鸡,彩色的公鸡?”我跑过去,摇晃着她的肩膀道。

  “我家就有。你找彩色的公鸡干嘛?”她赫声声的问我道。

  “快带我去!”我拉着她,就冲向林三水的家里,这时候我就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二叔出事儿。

  一路狂奔跑到了林小妖的家,我疯狂的拍门儿,给我开门的,是吴妙可。——映入眼帘的,是她半漏出来的两个酥胸。

  白,依旧是雪白。

  可是我这个时候除了狠狠的看一眼之外,还能做什么?

  “婶儿,我要捉一只彩色的公鸡!”我急切的道。

  “你快去捉,还说别的干什么,不用打招呼。”林小妖在后面推了我一把叫道。

  我回头看了一眼在整理衣衫的林妙可,道“婶儿,等会儿再跟你解释。”

  “快去吧小凡,她对我说道。”

  我在鸡舍里抓到一只彩色的公鸡,也顾不上在跟他们打招呼,疯了一样的冲回祠堂,到了祠堂,我看到二叔,此刻竟然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在棺材板儿上。

  他在一开始是站立在上面。可是此时竟然在棺材板儿上,玩倒立。

  “二叔,彩色公鸡来了!”我叫道。

  他在空中一个腾移翻转,跳在地上,接过了我手中的公鸡。而这时候,棺材板摇晃的几乎要在下一刻就被冲破。

  “推开!”二叔对我道。

  “推开什么?”我道。

  “棺材板!”他道。

  “能成么?!”我忽然感觉二叔很陌生,或许这就是真实的二叔,可是他的做法,让我非常的不确信,万一他不行呢?

  “快开,等他自己出来我们就治不住他了!”二叔脸上也有汗水。

  这时候我管不了那么多,二叔应该也不是不靠谱的人,我在角落里拿出一根儿撬棍,敲开了还在晃动的棺材板。

  这绝对是找死,等于是放虎归山,我在敲开了一条缝儿之后,立马就拿着撬棍退到了一边儿紧紧的盯着棺材。

  然后我看到了里面的有一只长满了白毛的手,攀上了棺材的边缘。

  “二叔!出来了!”我看到那只手的时候,差点没吓尿。

  只见二叔这时候,从棺材前得祭坛上,上面摆满了对三爷爷的祭祀品,还有一只筷子,他折断了筷子,用非常熟练手法,一根筷子,刺入了手中公鸡的脖颈之中,他的手孔武有力,在他手中的彩色公鸡疯狂的挣扎,可是不能晃动分毫。

  二叔一只手抓着两条鸡腿,一只手拉着鸡的脑袋,走近棺材,把还在滴着的血,滴在了那只满是白毛的手上。

  “嘶!!”的一声,那一只手在接触到猩红鸡血的时候冒出来一股白烟,像是是开水灼烧上去的声音一般。

  那只手迅速的退了回去,二叔还不停止,把手伸进我刚才敲开的裂缝之中。任凭鸡血全部都滴了进去,棺材之中不停的冒出白烟,还有剧烈的惨叫声。

  这一切,足足有五分钟时间才归于平静。

  “没事儿了?”我问道。

  “嗯,合上棺材板儿,记住,不能让别人再看到里面的东西。”二叔擦了擦脸上的汗道。

  我刚要点头,就看到了二叔眼中的精光,让我再次的打了一个哆嗦,这个精光,在三爷爷说嫡出庶出的时候他显露过一次,我感觉这是杀气。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站在门口用嘴巴咬着自己的手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的林小妖。

  我感觉到了二叔的异样,他手中抓着另一截断掉的筷子,开始朝门口走去。

  我忽然想到了那一晚在水塘中的相处。

  那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布鞋。